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28章 新鼎,新丹药

    “嘤嘤,原来当年娘亲死的这么惨。”

    听完了玉手毒尊的那段回忆后,小鼎灵显出形来,很是难过,虽是嘴上没说,可小鼎灵一直很纳闷,为何当初娘亲丢下自己,就走了。

    “鼎灵,不要难过了。相信我,我一定会努力,找齐其余的几块鼎片,替玉手毒尊、九洲鼎灵、鸿蒙方仙前辈完成未了的心愿。”

    叶凌月安抚着小鼎灵。

    她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凡事有因果,若是没有了鸿蒙方仙和玉手毒尊,就没有如今的叶凌月。

    此生,若是有余力,她必定想法子,找出当年迫害两位前辈的黑手,也算是替小鼎灵报了杀母之仇。

    每一代的鼎灵的孕育,都是结合天地阴阳罡煞之气,经千百年,甚至是上万年,才能形成灵识,是一件艰难无比的事。

    九洲鼎灵是小鼎灵的娘亲,它想来,当时就孕育出了小鼎灵,只可惜因为机缘巧合,没能等到小鼎灵形成灵识,就魂飞魄散了。

    叶凌月听完玉手毒尊的那段话后,可以肯定的是,叶家祠堂的那一口黑鼎,应该是九洲乾鼎九块碎片的中的两片炼制而成的。

    其一是鼎魂,也就只九洲乾鼎最本源和最根本的一片。

    其二就是鼎息,那黑白鼎息,乃是天地造化之物,兼具救死扶伤和毁灭之力。

    也是这两片极其重要的鼎片,组合在一起,才能让叶凌月重新开启了鸿蒙天,拥有了小乾鼎。

    只是叶凌月一直不知道的是,小乾鼎原来还不是一个完整的鼎,它只是一个残缺的鼎,这也就意味着,小乾鼎的真正实力,压根还没被激发出来。

    按照玉手毒尊所说,九洲乾鼎若是炼成,甚至可以炼出天地间难得一见的奇丹。

    “加上鼎铭,我如今已经有了三块鼎片,余下来还有六片,才能让乾鼎脱胎成为真正的九洲乾鼎。”

    叶凌月沉吟着。

    按照大陆方士的级别,最初的是方士,从一鼎到九鼎。

    再之后,乃是方尊,但即便都是方尊,也不是人人都能炼出鼎来的,更不用说鼎灵了。

    方尊级别的鼎,只是寻常的虚鼎,只有突破到方仙,才能拥有实鼎。

    要从方尊晋级到方仙,要经过无数次的炼丹炼器,再就是让虚鼎吞噬各种灵石,吸取灵力,才能凝聚成威力无比的实鼎。

    像是早前丹宫的陈鸿儒和月沐白,虽都是方尊,月沐白甚至还拥有了鼎灵紫嫣,但都还只有虚鼎。

    叶凌月这阵子,也发现了,就算是小鼎灵吞噬了大量的灵石,乾鼎也没有真正凝聚成型。

    如今看来,却是因为,乾鼎凝聚成实鼎的法子,和一般的虚鼎不同,靠吞噬灵石那是完全不够的。

    最根本的法子还是找到余下的六块九洲鼎片。

    一想到这里,叶凌月就有种哭笑不得的冲动。

    勒个去。

    玉手毒尊用了一百年时间,也没找到一块鼎片,她别是用了五六百年的时间,也收集不全全部的鼎片吧,前提还得是她能活那么久。

    据叶凌月所知,武者和方士的寿命,是可以根据修炼者修为的提升而改变的。

    一般而言,轮回境的武者,大致可以活一百二十岁,神通境的武者两百岁。

    九鼎方士,最高寿元是一百岁,方尊则是一百八十岁。

    听上去,方士因为疏于身体修炼的缘故,一般都比武者短命,可事实上,方士总比武者活得久,具体原因,不外乎方士可以炼制一些延年益寿的丹药。

    但事实上,哪怕是嗑再多的丹药,方尊也活不过两百五十岁。

    但若是突破了更高一阶,无论是方士还是武者,都可以达到五百年的寿元。

    当年的鸿蒙方仙和玉手毒尊,大抵都已经是五百岁寿元这一个层次的人了。

    “看在想要找到全部的九州鼎碎片,光靠运气还不够,还得拼命长啊。”

    叶凌月说罢,自嘲地摇了摇头。

    “主人,你怎么看上去一副想吐血的样子?”

    小鼎灵纳闷着。

    “呵呵,小鼎啊,你家主人只是有点郁闷,也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会想到法子的。”

    叶凌月苦笑道。

    不过好在,按照玉手毒尊所说,鼎片越多,彼此的感应越强,她眼下就只求着,九洲乾鼎的碎片,都在古九洲大陆上。

    看完鼎铭后,叶凌月还按照玉手毒尊的回忆,得到了一些玉手毒尊在离开鸿蒙天的百年间,在毒术上的新发现。

    叶凌月细细领悟了那些记忆后,眼瞬间亮了。

    这就不难解释,为何昙素的毒,鼎息无法根治。

    玉手毒尊的五毒宝录,乃是她早年所写,避居到秋林遗迹后,她大彻大悟,反倒在毒术上更进一步。

    她甚至还涉猎了一些医术上的东西,结合她和鸿蒙方仙一起生活多年,两人医毒上的共同成就不可估量。

    其中除了有解开小乌丫等人的毒的解药外,甚至还有一味,可以改造妖兽的神秘丹药。

    这一种丹药,让叶凌月欣喜不已,她一直想要找寻,改造三足鸟人体质的丹药,只是一直没有找到窍门。

    不得不说,玉手毒尊真是一个当世少有的奇女子。

    “事不宜迟,小鼎灵,我们这就开始收集药材,炼制新丹药。”

    几天几夜过去了,外界斗转星移。

    小茅草房里,时不时会传来或是懊恼或是欢喜的声响。

    那些在田间、河边劳作的三足鸟人们,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

    它们都知道,那两间茅草屋是它们的新女王的炼丹房和炼器房,说不准,新女王大人又在里面捣鼓什么东西了。

    这一日清晨,鸿蒙天里,清晨的露水调皮地在叶间上滚动着。

    已经安静了多日的茅草房里,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只见一道旋风般的身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那人影站定,在晨光下伸了个懒腰,不正是披头散发,几日几夜没有睡好的叶凌月嘛。

    “巴图。”叶凌月气沉丹田,冲着鸿蒙天内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她的手间,捏着几颗淡蓝色的丹药。

    ~1月最后三天,抖抖每个人的小兜兜,还有月票的,投啦投啦,周末应该会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