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36章 赤赤的反常

    等到蓝彩儿回过神来时,刀戈和蓝应武连忙命人去追赶。

    可群英社行事诡异,走得又不是寻常路,蓝府的人又怎么追的上。

    蓝彩儿又想到了阿骨朵等人,可等到她们赶到了雇佣兵城时,阿骨朵等人也早就已经启程离开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古九洲,把九念找回来。”

    阎九没回来,九念也失踪了,蓝彩儿的天都要塌下来了。

    “彩儿,你不要急,古九洲也不是人人都能去的。群英社的人,来去无踪,很难联络,除非我们能先联络上凌月他们,否则我们也没法子找到九念。”

    刀戈也是心急如焚。

    他万万没想到,小九念竟会做出如此大胆的行径。

    “先联络到凌月,可是该怎么联络?对了,我可以向孤月海求助,凌月说过,若是真有十万火急的事,可以找孤月海的紫堂宿。”

    蓝彩儿也是病急乱投医,她当即就写了一封信,送往孤月海。

    而此时,小九念却已经通过群英社的帮助,离开了青洲大陆的界面。

    对于从出生就没离开过夏都的小九念而言,他一路都很是好奇,东问西问,一点都没有给那就到,自己闯了大祸,直到他和阿骨朵等人遇到了。

    “乖乖,这小娃是谁?”

    阿骨朵和金乌老怪以及几名阎城的骨干,看到小九念时,个个都一脸的惶恐。

    这不是要去古九洲,怎么连这种小奶娃都带上了,可别是要去过家家的。

    “这位是蓝九念小小少爷,是叶城主的外甥。”

    群英社的人介绍道。

    得知蓝九念的身份后,阿骨朵和金乌老怪才知道,九念就是蓝彩儿和阎九的骨肉。

    只是,小家伙才这么点大,他的家人怎么舍得让他一个人上路。

    “小九念,我是你金乌伯伯,小时候还吃过你爹娘的喜酒。你这只小猫是什么品种的,长得和你一样可爱。”金乌老怪见小九念长得粉嘟嘟的,脸笑得跟菊花一样的灿烂。

    哪知小九念和他怀里的小赤赤一听,都不乐意了。

    小九念道,他可是小小男子汉,说他勇敢可以,说他可爱,不可以!

    小赤赤就更恼了,开啥玩笑,老家伙眼睛白长了啊,谁是猫了,你全家都是猫!

    小赤赤也就对小九念好脾气,被金乌老怪这么一说,牙齿一咧,张开了虎口,对准了金乌老怪,啊呜一声就咬了过去。

    金乌老怪哎呦了一声,手背上多了个血口子。

    “好家伙。”金乌老怪定睛一看,小赤赤动怒时,额头闪动着个“王”字,这才意识到,只是头灵虎。

    只是,小家伙也甭厉害的,才是只小兽,居然能伤到轮回境的他。

    “老怪,你这次,可是阴沟里翻船了。这只灵虎可不简单,小九念,这宝贝,你哪里得来的?”

    阿骨朵是百兽教的传承人,对灵兽的认识非同小可。

    这次到古九洲,由于人员限制,她连自己几头灵兽,包括紫微垩象都带不上,不免有几分遗憾。

    但她也在信中听叶凌月说过,古九洲妖兽肆虐,她的百兽教传承在那里,大有作为。

    小九念怀里的这只小虎崽,她却是认不出是哪种灵虎。

    尤其是它的背上,那花纹纹路,就如一条卧龙,让人不由生出了一种震慑之感。

    小九念瞅瞅阿骨朵,见这位大姐姐比金乌老怪长得顺眼多了,随口就答道。

    “大姐姐,赤赤是我干爹刀戈送给我的。他说,他是从一名游商那买过来的。”

    见赤赤那么神勇,小九念还是挺得意的。

    “始魔窟的刀戈是你的干爹?小家伙,刀戈可是你爹阎九的死对头,你这可是认贼作父。”

    金乌老怪被小赤赤咬了一口,只觉得伤口疼得厉害,心里很是郁闷,就趁机吓唬起小九念。

    “我干爹是好人,才不是什么贼,还有阎九不配做我爹,他是个负心汉。”

    小九念没好气道。

    听小九念这么一说,阿骨朵和金乌老怪都听出了小家伙言语里的埋怨之情。

    阎九和蓝彩儿、刀戈的孽缘,两人也算是亲身经历的。

    “哎,你怎么是非不分,我金乌老怪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我平生只尊敬过几个人,我家主人算一个,鬼帝巫重也算一个,还有一人,就是你爹阎九。他能为自己的兄弟两肋插刀,是条汉子。”

    金乌老怪正欲和小九念理论。

    这时,三人乘坐的那辆马车停了下来。

    “几位,前方的道路,马车不能通行,需下路行走”

    群英社的几名社员提醒道。

    他们如今,已经离开了青洲大陆,进入了古九洲的界域。

    群英社进入古九洲的道路,说白了,就是一些偏离官道的小道,因为人烟罕至,连车马都很难行。

    不过路难走归难走,这一段路,相对而言,很安全,没有妖兽出没,这也是为什么,群英社会选择这条路的缘故。

    但是只要走过了这段路,就会有人来接应。

    众人只得是下了车。

    车马,正停在了一条狭窄的山谷涧道内,两旁是高约两百多米的山壁,乱石嶙峋。

    在两条山道之间,只有一条羊肠小道。

    人行走过时,还要时不时提防山谷上方滚下碎石来。

    看清了前路时,金乌老怪和阿骨朵这样的大人还好,可小九念就比较麻烦了。

    群英社的人要搬运物资过去,能兼顾着小九念的也就只有金乌老怪和阿骨朵了。

    “小家伙,老头子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背你过去。”

    金乌老怪没好气着。

    “我自己可以过去。”

    小九念倔强地说道,他出发前,就告诉过自己,一路上,绝不能拖累别人。

    他可是有骨气的小小男子汉。

    说着,他就跟着阿骨朵,往前走去。

    金乌老怪摇了摇头,暗骂了一句小鬼头,这才尾随着,往前走去。

    山路难行,众人走得很是谨慎,走了半段路时,小九念已经体力不支了。

    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就要牙,硬着头皮往前走。

    可就在这时候,小九念的怀里,原本一直闭着眼睡觉的赤赤,猛地昂起了头来,它全身的汗毛倒竖,忽地冲着高处,发出了一阵阵的吼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