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39章 妖王临世?

    小型的兽乱,别说是几名九洲盟的巡逻使,就算是再多来几十名,也会被瞬间撕成碎片。

    可是这一带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妖兽?

    那头目和几名巡逻使都吓得不清,他们四下一看,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他们早前只顾着追赶小九念,没有发现,他们经由那条岔道,偏离了主道,进入了一片荒芜的区域。

    群英社选择的偷渡道路,偏离古九洲的几大洲,选择了靠近中原地区的边缘地带。

    这一带,离中原地区本就很近。

    加之岔道一拐,竟是抄了近道,进入了中原地区。

    可这终究是在中原地区的外围,怎么可能一下子聚集那么多的妖兽,而且全都是不同种类的妖兽。

    这些妖兽,一反常态,对于受伤流着血的小九念全然不顾。

    全都虎视眈眈,朝着九洲盟的人逼近。

    那头目忽的一震,看向了赤赤身上,那诡异的龙形纹路。

    难道说……那根本不是什么虎纹,而是妖纹。

    赤赤的体型,依旧娇小如初。

    只是它身上的气势,大不相同,早前小猫咪般的温驯样,荡然无存。

    一股浓重的,足以让人窒息的妖气,如涨潮的潮水,在四周扩散开。

    “妖……妖王级妖兽!”

    那头目的脑海中,跳过了个让他胆战心惊的念头,听说在妖兽中,只有凌驾于大妖级别之上的妖王级存在,才能利用自身的妖力,引发兽乱。

    只是那头目发现死,显然已经太迟了。

    漫天的兽吼声中,妖兽们暴动了,无数的兽影暴掠而来。

    很快,地面上流淌下的鲜血,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条刺目的溪流,染红了这一片荒芜的土地。

    当最后一名九洲盟的巡逻使也被撕成了碎片后,赤赤又发出了一阵吼声。

    妖兽中,走出了一头长满了长毛的黑猿,它听着赤赤的命令,将小九念背在了背上,嘴里发出了欢呼声,一干妖兽簇拥着赤赤,一起朝着浩瀚无垠的中原腹地走去。

    “就在前头!”

    在妖兽们离开的半个时辰后,嘈杂的脚步声从身后的方向传来。

    阿骨朵带着薄情等人赶了过来。

    这一次的偷渡,因为涉及到蓝彩儿,薄情很是重视,他亲自带人到了这一带接应。

    本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哪知道突然接到了求救信号。

    薄情赶来时,恰好遇上了金乌老怪不敌险些被九洲盟的人击杀,薄情见了当地的情形,已经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一怒之下,将九洲盟的人杀了个精光,他和金乌老怪又沿途追赶,救下了被抓的阿骨朵。

    从阿骨朵的口中,薄情才知道,蓝彩儿没有来,来的是蓝彩儿的儿子蓝九念。

    薄情懵了,蓝九念不就是刀戈的干儿子嘛,那小子才多大,怎么跑到古九洲来了。

    薄情当即就黑了脸,让那几名社员交待是怎么一回事,那几名社员想起了早前叶家送来的那封信,连忙交给了薄情。

    薄情一看,这才知道,蓝彩儿因故不能来,只是蓝彩儿的信中也压根没提起,小九念要过来。

    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一定是小九念瞒着蓝府,偷偷溜了过来,而且听他早前的口气,他分明是恼恨自己的爹爹抛妻弃子,千里寻父来了。

    阿骨朵等人一追上来,看到兽乱袭击过的惨况,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个个都倒吸了口冷气。

    尤其是阿骨朵,她一想到,是自己让小九念往这条路走的,心中更是痛苦不堪。

    “都怪我,小九念,是我害死了他。”

    阿骨朵慌乱着,在断肢残骸间寻找着小九念的踪影。

    “这里已经是中原地区了,他们很可能是遭遇了兽乱。不过……看情形,这里没有小孩的尸首。”

    薄情在看到一地的狼藉时,心也揪了起来。

    他知道叶凌月和蓝彩儿的交情,以及叶凌月对小九念犹如亲儿子般宠爱,若是小九念真的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惨遭不测,凌月必定不会原谅他。

    好在,没有小九念的尸首。

    “这里有小九念的衣服。看样子,他是被一头猿类妖兽给抓走了。”

    阿骨朵抓起了一片衣角,那是小九念被箭射中时,留下的衣角,和衣角一起被发现的,还有一些妖兽的毛发。

    阿骨朵稍一辨别,就认出了这是一种叫做金星妖猿的大妖级别的妖兽留下来的。

    “看着痕迹,妖兽的数量应该有几百头之多,它们是朝着那个方向走的。薄社长,拜托你,让我去找小九念。”

    阿骨朵确定了小九念没有死后,反倒镇定了下来。

    小家伙是因为她出的事,她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

    “阿骨朵,你先别慌。你的判断很对,这是一场兽乱过后留下来的现场。小九念很可能是被它们带走了,但是,你有没有留意到,这些妖兽离开的步伐很整齐,倒像是有序的撤离。”

    薄情虽不是百兽教的人,可他这几年在古九洲出生入死,早前也参加过荒狩,有丰富的猎妖经验。

    兽乱,他也经历过。

    一般而言,兽乱过后,原地的各种脚步会很杂乱,可这次兽乱显然不同。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薄社长,你这话的意思是?”

    阿骨朵不解,追问道。

    “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兽乱,它是一场有组织的兽乱,换句话说,这一带,刚才定有一位妖王级别的大能经过。只有妖王级别,才能引发兽乱。”

    薄情皱起了眉来。

    妖王级别的存在,加上几百头高阶妖兽,以如今他们的人数和实力看,就算是追上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让薄情纳闷的是,什么时候,中原地区的外围,也出现了妖王那种变态的存在了?

    早前,妖界的几大妖王不早就和古九洲的几大世家签订了协议,妖王、神通境以上的古九洲至高存在,不可参与普通级别的战斗嘛?

    “薄社长,那我们该怎么办?”

    阿骨朵和金乌老怪,都担心着小九念的安危。

    “我们如今也别无他法,只能是先返回黄泉城,把消息先告诉凌月。”

    薄情叹了一声,他看了眼天空和荒原近乎融合成了一体的中原腹地,眸光深沉。

    ~从小带大芙子的外婆下午突然去世了,一切来的太突然,忽然觉得,有空还是得多陪陪家人,很多事,后悔时,已经来不及了。下个月月初的更新会不大准时,我尽量稳住,先通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