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40章 叶凌月的怒火

    薄情等人,赶回了黄泉城。

    看到了阿骨朵和金乌老怪时,叶凌月很是欢喜。

    可是她很快就发现,蓝彩儿没有来。

    为此,叶凌月也并没有太意外,毕竟小九念还小,蓝彩儿很可能不放心他,选择留在青洲大陆。

    只是当薄情告诉叶凌月,因为失误,小九念来到了古九洲,而且在偷渡过程中,被九洲盟拦截,遭遇兽乱,如今下落不明时,她的心,猛地跌入了谷底。

    “小九念被妖王掠走了?我要去救他回来。”

    叶凌月听罢,立刻起身,就要去找寻小九念的小罗。

    叶凌月自责不已,一直以来,她都很愧对蓝彩儿和阎九,如今却连他们唯一的骨肉都没有保护好。

    “凌月,你先不要冲动,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薄情见叶凌月惊慌失措的模样,心里也很是自责。

    “你让我怎么能不冲动,九念是彩儿姐唯一的希望,他偷跑到了古九洲,彩儿姐如今不知道急成什么样子了。若是连九念都出了事,彩儿姐只怕连活的念头都没有了。”

    叶凌月怒极攻心,同时又很是自责,都怪她,她就根本不应该写那封邀请信。

    薄情哑然,不知如何应答。

    “洗妇儿,你先冷静下,事情还没到那么糟的地步。你忘了,小九念是谁的孩子。他不仅仅是蓝彩儿的儿子,他也是阎九的儿子。阎九本就是妖族,他身上更是留有高贵的天妖血统,历任天妖中,出过多名比妖王还要显赫的存在。九念身上有天妖的血,也许,他沦落到中原地区,并非是偶然,而是天意。”

    帝莘见了洗妇儿自责的模样,忙安抚道。

    小九念是天妖之子?这个事实,让在场的众人都很是吃惊。

    天妖,在妖界可是很特殊的存在。

    那曾经是最古老的妖族才能享有的荣耀,传闻,曾经一统妖界的妖祖,乃至如今妖界叱咤风云,堪比神尊的存在的妖帝,都是古老的天妖家族出身。

    妖王中,大部分的人,也是天妖世家所出。

    但是并非每一名妖王都能别称呼为天妖。

    所以多余妖而言,天妖就等于是身份尊贵,实力高强的别称。

    “帝莘,你的意思是?”

    叶凌月这才想起了小九念的身世来。

    方才薄情也说了,小九念原本是被人追杀,但在一场兽乱中失踪。

    难道说,那兽乱和小九念有关。

    “我以为小九念未必遭遇了不测。相反,这件事,对他而言也许是个大机缘。中原地区很大,就连普通的猎妖者,都没资格进入,就算是我们进入了,找寻小九念,无疑是海底捞针。与其如此,我们不如先去水之城,完成了城主会晤后,再想法子进入古九洲。”帝莘分析道。

    他曾经是妖族,深知妖的习性。

    一般的妖兽,要杀人,不会选择掠走人后再杀。

    小九念被带走,很可能是对方不想杀他,相反,对方应该是想救小九念。

    “不错。”尽管很是不情愿,但是薄情不得不承认,帝莘分析的该死的正确。“九洲盟死了几十名巡逻使,这次的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城主会晤时,只怕会再生事端,这时候,你势必不能再出任何篓子。小九念的事,是我的的错,我会亲自进入中原地区,用一切法子,找寻他的下落。”

    “这次,你倒是多了几分脑子。”

    帝莘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薄情。

    “彼此彼此。”薄情也很是不快地瞪着帝莘。

    这两人,就如两头刺猬,不忘在任何时候,相互较劲着。

    叶凌月权衡了一下,她本也是机敏之人。

    只因为涉及小九念,一时混乱了。

    “也罢,如今也只剩这一个法子了,我要先写封信给彩儿姐。薄情,还有没有法子,再把人接到古九洲来。”

    叶凌月可以断定,蓝彩儿此刻必定是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飞到古九洲来。

    “只怕不行了,偷渡的密道,本就很少。这次九洲盟陈堂主的人,发现了那条密道,而且还在那里损失惨重。陈堂主已经派人封锁了那条密道。短时间内,群英社也没法子开辟新的密道。”

    薄情遗憾道。

    “又是九洲盟,这九洲盟三番两次与我作对,这次还害得小九念下落不明,我叶凌月不保此仇,誓不为人。”

    叶凌月恨恨地说道。

    “九洲盟根基深厚,而且和几大外天的世家们关系良好。凌月,你此去水之城,还是小心为好。”

    薄情本想和叶凌月一起去水之城,可发生了小九念的事,他责无旁贷,必须要尽快找出小家伙的下落,只能放弃了和叶凌月同行的计划。

    “这点不劳你操心,有我在,洗妇儿安全的很。”

    帝莘不满意薄情一直觊觎着自家洗妇儿,长臂一捞,将叶凌月圈进了怀里。

    见两男人有针尖对麦芒,针锋相对了起来,叶凌月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同时,她心中也暗暗担忧着,小九念的下落。

    遥远的中原区域,不远处,时不时有兽吼声传来。

    小九念只觉得自己的嘴唇上,有什么东西,痒痒的,湿湿的。

    一股苦涩的紫微从他的咽喉里流淌过。

    他觉得身上很疼,整个人像是被车轮碾压过似的。

    眼皮抖了抖,小九念很艰难地睁开了眼。

    他看到了一双满是担忧的眸。

    担忧?

    小九念愣了愣,发现那双正瞅着自己的眼眸正是赤赤的时,他觉得有些好笑,就算是赤赤再聪明,也不可能拥有人那样的情绪。

    可随机,小九念就想了起来,早前,那些坏人要射杀赤赤,他记得,他为了救赤赤,扑了上去,后来他受了伤,再后来……

    “赤赤,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那些坏人伤害你。”

    小九念一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

    他动作太剧烈,一下子就把他背部的伤口,原本已经渐渐愈合的伤口,又给扯裂了,顿时鲜血直流。

    “笨蛋!你想死啊,我好不容易才把你给救活了。”

    就在小九念痛得厉害时,一个焦急无比,同时又如银铃般悦耳的女童音,飘到了小九念的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