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43章 “毒舌”的师父紫

    黄泉城内,叶凌月在得知了小九念失踪的消息后,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写信将这个消息告诉蓝彩儿。

    只是让叶凌月没想到的事,恰好那时候,蓝彩儿启程前往孤月海。

    孤月海身为青洲大陆的超级大宗门,往年只有在招收徒弟时,才会对外开放。

    常人根本没法子找到孤月海的所在。

    蓝彩儿明知如此,但是却不死心,她在刀戈的陪同下,到了海边。

    蓝彩儿记得,叶凌月曾经说过,若是真遇到了十万火急的事,就点燃平安堂送来的信,届时,自然有人回来接应她。

    蓝彩儿照着叶凌月所说的做,燃烧了早前叶凌月写给自己的一封信。

    当蓝彩儿将信燃起后,没过多久,果然有一名俏丽的女子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原来,每一封由平安堂寄出的信里,都留有特殊的法阵,一旦信件被燃烧,平安堂的人就会及时察觉。

    “你们是凌月的好朋友?我是孤月海平安堂的负责人伶。”

    这女子正是叶凌月早前在平安堂时认识的那位伶师姐。

    由于叶凌月在门派大比上的崛起,让孤月海的杂役们改变了多年来受歧视的命运。

    包括伶师姐在内的所有杂役,如今都享有了学武的资格。

    叶凌月虽然已经离开了孤月海,但是她依旧是所有杂役们心目中的精神领袖,伶师姐也不例外。

    蓝彩儿忙说明了来意。

    “简直是胡闹,怎能让一个三岁大的孩童去古九洲。”

    伶师姐一听,大吃了一惊。

    古九洲那样的虎狼之地,别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就算是门派的核心弟子,去了也是凶多吉少,赵天狼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伶姑娘,九念是我唯一的孩子,麻烦你无论如何,也要带我去找紫堂宿,只有他能帮助我,前去古九洲。”

    蓝彩儿哀求着。

    伶很是同情地看了眼蓝彩儿。

    “看在凌月的面子上,我可以破例带你们进入孤月海。但是,你怕是要失望了。紫堂尊上身份尊贵无比,平日里,连孤月海的弟子都见不到他,更不用说你这样的外客了。我只能带你碰碰运气,你未必能见到紫堂尊上。”

    伶带着蓝彩儿进入了孤月海,在得到了掌教的同意后,伶陪着蓝彩儿到了独孤天。

    “紫堂尊上,在下蓝彩儿,有事相求。”

    蓝彩儿望着深不见底的独孤天,高声喊了一声。

    可是,除了她的回音外,没有任何回答。

    “紫堂尊上,在下的孩子,不慎进入了古九洲,如今生死不明,在下恳请紫堂尊上能够帮助在下,进入古九洲。只要紫堂尊上能够帮助在下,在下愿意做牛做马,报答紫堂尊上的大恩。”

    说罢,蓝彩儿跪了下来,冲着独孤天的方向磕了几个响头。

    蓝彩儿来孤月海前,心中也没有底,紫堂宿会不会出手相助。

    只因为蓝彩儿知道,紫堂宿就是当年,封印妖祖的人。

    他同时,也是青洲大陆上,正道的领军人物。

    那样的紫堂宿,应该是嫉恶如仇,像其他正道首脑那样,对妖恨之入骨,恨不得除而后快。

    虽然紫堂宿没有对阎九下手,但是蓝彩儿并不清楚,紫堂宿知不知道,阎九也是妖。

    更进一步的说,紫堂宿会不会知道,小九念身上有妖的血,他又愿不愿意,纡尊降贵,出手助她去救小九念。

    可除了求紫堂宿,蓝彩儿也想不到其他人可求。

    方才在来的路上,伶师姐也说起过。

    前往古九洲的法子,只有掌教和其他两大宗门的掌教,以及紫堂宿才知道。

    可就算是掌教们,也只能在各自的门派大比后才能开启相应的传送阵。

    在日常,若是想进入古九洲,只有紫堂尊上一个人有法子。

    但是也不知什么缘故,紫堂尊长自己是不进入古九洲的。

    直到额头上都磕出了血来,独孤天里除了有刚猛的罡风吹过,没有任何回应。

    “彩儿,你起来,不要求他了,我们再想其他法子,进入古九洲。”

    一旁的刀戈看着,心疼不已,他拉着蓝彩儿起来,可是蓝彩儿倔得很,怎么都不肯起身。

    “哎,蓝姑娘,你还是放弃吧。紫堂尊上不理世事已经多年了。”

    伶摇了摇头。

    可蓝彩儿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怎么也不肯起身。

    她咬了咬牙,犹不死心,再说道。

    “紫堂尊上,上苍有好生之德,孩子是无辜的……”

    蓝彩儿的话,一声比一声凄厉,饱含着一个母亲对孩儿的所有希望。

    那声音,一字不落落到了的独孤天里。

    枝叶繁茂的紫叶梧桐下,紫堂宿盘腿坐着,他身旁矗着三界鹰,不远处,还有那口式神炼妖鼎。

    蓝彩儿的哀求,连三界鹰和式神炼妖鼎灵都听不下去了。

    三界鹰瞅瞅自家主人,忍不住咕咕叫了两声,言下之意,是可怜蓝彩儿的意思。

    哪知道紫堂宿听罢,只是吐出了四个字,继续打坐。

    “与我何干。”

    三界鹰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在心底暗暗骂自家主人冷血无情。

    可就在这时,紫堂宿的神情微微一变。

    三界鹰也竖起了耳朵。

    一人一兽同时都听到了一个名字。

    “紫堂尊上,九念也是凌月的干儿子,请您看在凌月的面子上……”

    独孤天上,蓝彩儿已经说得声嘶力竭,就在她绝望之时。

    身前忽有一阵清风吹过,眼前多了个人。

    那是个男人……一个女人和男人见了,都要叹为观止的男人。

    他一雪般的长发,淡淡的紫眸,气质孤绝冷傲,却有颠倒众生的容颜。

    “紫堂……紫堂尊上。”伶师姐惊呆了。

    此刻,那冷傲的脸上有了一丝丝的异样,他睨了眼蓝彩儿。

    “凌月,儿子?”

    “尊上问你话呢,快回话。”

    好在伶师姐反应快,连忙接过了话茬。

    “不错。不对,是干,干儿子。”

    蓝彩儿还没回过神来,又是摇头,又是点头。

    紫堂尊上又看了蓝彩儿的面相一眼,薄唇抿了抿,憋出了一句话。

    “福泽深厚,有子送终。”

    “……”

    三人呆愣了片刻,半晌,伶师姐才反应过来。

    “恭喜蓝姑娘,尊上的意思是,你儿子不会有事。”

    ~手机临时写出来的一章送上,2月5号前,大芙尽量保持更新。放师父紫出来透透气,剧透下,关于师父紫是身份,他不是人,身份很高。看书的每一位,看完之后,记得点击下一章,有保底月票和免费推荐票的,请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