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53章 了不得的六弟妹

    这次还真是连天要亡他秦小川!

    师父、不知身份来历的爹娘、咱素未谋面的媳妇、孩子,徒儿(孩儿、本小爷)无能,只能下辈子再见了。

    生死弥留之际,秦小川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一闪而过。

    哪知那匕首在半空中时,那管事的眉心,一团黑气氤氲。

    忽的匕身一偏,原本要扎在秦小川脑袋上的匕首,一下子偏离了轨迹,狠狠地扎在了管事的左手上。

    “哎呦喂!”

    管事惨叫了一声,左手手掌,已经被那把匕首给刺穿了,顿时血流不止。

    早前还在一旁看热闹的侍卫们都傻眼了。

    管事大人只是咋的了,好好的,匕首怎么扎到自己的手上来了。

    “快,快找医师来。”

    那管事嚎叫连连,一干侍卫也乱了手脚,簇拥着他包扎去了,把原本正要动刑的秦小川丢在了原地。

    秦小川呆愣了片刻,半晌才意识到,自己逃过了一劫。

    “乖乖,真是吉人自有天相,这都能让我逃过去,真是祖宗坟头冒青烟啊。”

    秦小川事后想着,才发现自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若是方才那管事的一刺没有偏了,这会儿,他脑门上就要多个洞了,他可不想变成不人不鬼的什么人形战兵。

    “切,尽往自己脸上贴金,明明是小噩兔救了你。再说你,你好像连自家祖坟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就在秦小川觉得自己运气好时,一个满满的都是讽刺和打击的声音,很不应景地飘到他的耳底。

    “谁,有本事就光明正大地现身,不要躲在暗处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

    秦小川还以为是城主府的人去而复返,可四周一看,没人啊。

    “看哪呢,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那个声音又来了。

    秦小川这才下意识地低头,看到了昏暗的牢房角落里,多了两头小兽。

    一白一黑的两小家伙,体型都不大,也就跟把小茶壶差不多大小,看上去,就和孤月海里的女弟子们喜欢养的那些小兽宠们差不多。

    只是……兽宠会用那种鄙视鄙视很鄙视的眼神看人嘛?

    秦小川惊呆了。

    “方才是你们同我说话?”

    “当然是我们,要不是老大让我们想法子帮忙,本吱哟才懒得和你这种没脑子又没实力的家伙打交道,简直就是拉低本吱哟的水准。”

    小吱哟一脸的埋汰嫌弃样。

    谁让秦小川是那个讨厌鬼帝莘的四哥,帝莘的几个师兄妹中,除了好脾气的舞悦(关键人家是大美铝),小吱哟一个都不喜欢。

    他居然被一头小狗给嫌弃了?

    秦小川郁闷了。

    “我说哪来的小屁狗,你家老大是谁,怎么管教你的?”

    “四师兄,你不要生气了,小吱哟的老大,也就是我的主人,就是你的六弟妹叶凌月。我们都是她的兽宠,只是平日鲜少在外人面前出现。”小噩兔生怕管事那群人,去而复返,打断了小吱哟和秦小川的抬杠。

    “四弟妹养的?乖乖,四弟妹除了治病炼丹还会驭兽?”

    秦小川大张着嘴,一脸的惊诧。

    秦小川是不懂得驭兽,可他也听人说过,在上古时期,有一些人天生异秉,能够懂得兽语,和灵兽乃至妖兽沟通,甚至能将兽为自己所用。

    那时候甚至有前辈大能,以一己之力,控制数十万的兽军,震慑了无数超级大宗门。

    不过这些都是秦小川当初从一些先人残卷中所知,从未遇到过,更没有想到,叶凌月就有那样的能耐。

    而且眼前这两头小兽,能口吐人言,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啊。

    “喂,姓秦的,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本吱哟,本吱哟对公的没兴趣。兔兔,那管事中了你的噩运诅咒,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我们趁着这个机会,把姓秦的救出去,免得老大担心。”

    小吱哟撇嘴。

    “不,我还不能离开。这城主府,阴气森森的,那放血灌金的法子,一听就是旁门左道,我甚至怀疑,那个司徒大人非我人族。我先留下来,你们回去告诉凌月、帝莘他们,今日的所见所闻。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将城主府的妖邪一网打尽。”

    就当小吱哟和小噩兔想法子秦小川的枷锁时,秦小川制止了两兽。

    早前因为慌乱,秦小川也没有多想,可这会儿一冷静下来,他想起了罗衣来。

    那女人,难不成,也是因为司徒大师的什么妖法,才听命于城主府。

    看她的神情和举止,的确和傀儡没什么两样。

    虽说早前罗衣让秦小川很不爽,可出于同门之义,他又是个男人,秦小川以为,他不能坐视罗衣深陷敌窟而不管。

    “这点我也赞成,我感觉,这城主府里,有很重的妖气,这里面一定有我同族。”

    小噩兔听后,也点了点头。

    它是妖兽,对于妖气本就比小吱哟敏感。

    它方才也注意过城主府的各个地方,还有包括那名管事、侍卫在内的一干人。

    这些人印堂发黑,都带着一股浓厚的妖气,显然是和极其厉害的妖物相处久了,近墨者黑,慢慢泯灭了人性,否则也不会对人形战兵这种残忍无比的事,无动于衷。

    若是放任不管,只怕不久以后,整个金之城乃至金之城里的猎妖者们都会有危险。

    “你们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不过,姓秦的,你要是留下来,只怕会很危险。”

    小吱哟倒是没想到,看着很没用的秦小川还有点义气。

    不过要是换成了被控制的是小乌丫或者是小噩兔,它也不会丢下自己的同伴不管的。

    “小吱哟,你先回去禀告主人事情的来龙去脉,尤其是人形战兵的事。最近我也学会了一些医术,我可以留下来,帮助四师兄治疗伤势。”

    小噩兔权衡了下,只要有它在,它的诅咒妖技加上粗浅的医术,应该能帮助秦小川度过这次的危机。

    两只小兽当即就决定了,就此分开,让小吱哟先行将消息带回去给叶凌月和帝莘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