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55章 罗衣的异样

    “老家伙,这样的刑罚,我以后每天都回来实施一次,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骨子硬,还是罗衣的轮回雷之力更厉害。   (  .    .   )”

    司徒南说罢,大笑着,走出了房去。

    罗衣站在了原地,直到司徒南招呼了一声,她才抬脚走了出去。

    在走出去的一瞬间,罗衣骤然抬起了头来,她没有半分温度的眼神,和匍匐在的房梁上的鬼娃娃恰好撞在了一起。

    “不好!”

    在金之城的某处,正用着精神力控制着鬼娃娃的叶凌月心中一紧。

    若是此时罗衣识破了鬼娃娃,那就麻烦了。

    罗衣盯着鬼娃娃,缓缓地收回了视线,在她收回视线的一刹那,叶凌月仿佛在她那双波澜不惊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异色。

    但是罗衣的动作太快,叶凌月也无法断定,她有没有看错。

    房中,又恢复了平静。

    鬼娃娃悄然落地。

    它抬起了手来,掐了掐杨城主的人中。

    杨城主又醒了过来。

    鬼娃娃又取出了早前的那颗丹药,就要给杨城主服下。

    杨城主迟疑了下,没有立刻吞下丹药。

    杨城主心中还是有困惑的。

    鬼娃娃的来历实在是太过诡异,他若是贸然服用了对方的丹药,万一对方也是司徒南那样的险恶之徒。

    再或者说,鬼娃娃根本就是和司徒南一伙的,特意使出了这出苦肉计,骗取他的城玺,他岂不是又要上当。

    “杨城主,我如果是你,不管丹药的真假如何,但总好过现在这样,像块木头似的。”

    鬼娃娃忽然开了口。

    杨城主大吃一惊,他和鬼娃娃是见过两次,从未见它开过口。

    “不用吃惊,鬼娃娃是我的丹傀,我可以用精神力控制它,和你短暂的做一些交流,最多只有两三句话。”

    叶凌月的话,虽是不中听,可也说到了杨城主的心坎上。

    结果再差,也好过这样被司徒南肆意侮辱的强。

    杨城主张开了嘴,那颗丹药,滚入了他的咽喉里。

    丹药一下肚,最初没有任何反应,杨城主不免有几分失望。

    可很快,他感觉到丹药融化了,丹药里,有什么东西,一下子钻了出来。

    那东西,不是其他,正是叶凌月融合在了丹药里的一缕白色鼎息。

    这颗丹药,只是普通的滋养身体的丹药,丹药的关键之处,就是那一缕白色鼎息。

    白色鼎息正在迅速在杨城主的体内扩散开。

    他原本没有半点知觉的手脚还有僵硬的犹如石头般的舌头,竟慢慢又有了知觉。

    他的身子,开始发燥发热,大量的犹如汗水般的液体,从他的皮肤上不断排出来。

    但那些汗水的颜色,是淡淡的金褐色的,就如熔化的金水般。

    那是杨城主体内的金毒,叶凌月得了杨城主的血后,就仔细检查一番。

    经过了比对,终于在玉手毒尊的五毒宝录上,发现了这种毒,这种毒是金属性的毒。

    人中毒之后,身子会慢慢僵化,到了最后,就和金属石头一样,动弹不得。

    这种毒,很难解,可以说,整个青洲大陆加上古九洲,能解这种毒的,最多不超过三人。

    若非是叶凌月拥有了治愈力今天的白鼎息,恐怕也要束手无策了。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杨城主身下的被褥,已经湿透了。

    在鬼娃娃的搀扶下,杨城主缓缓地坐了起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我又能动了?”

    杨城主惊喜不已。

    “长话短说,杨城主,这间小院里,应该有其他通道吧,我需要和你碰面。”

    叶凌月留在鬼娃娃体内的精神力,正在急速减少,既然丹药解开了杨城主的毒,叶凌月的第一步计划就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她需要亲自见见杨城主,弄清楚金之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杨城主瞠目结舌着。

    他没想到,这位黄泉城的新城主,连他的城主府游密道的事都知道。

    其实叶凌月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她在被迫接手黄泉城的密道后,意外发现城主府密道,听司小春说,在古九洲,几乎每座城主府里,都有密道,不过一般而言,只有城主本人才会知道。

    叶凌月的一颗丹药,彻底征服了杨城主。

    当夜的下半夜,叶凌月和帝莘趁着夜色,避开了院子里的人形战兵,进入了杨城主的院子。

    当看到从密道里走出来的那对年轻男女,尤其是年龄看上去最多只有十几岁的叶凌月事,杨城主一脸的震惊。

    他还以为,继承黄泉城的城主,至少也应该是个中年。

    “杨城主,我就是叶凌月,你的毒虽然已经去了七七八八,但是要彻底恢复功力,还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叶凌月对于杨城主的惊讶之色,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叶凌月将自己因为遭到几位老城主的弹劾,途经金之城,前往水之城,以及中途秦小川被抓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她同时还出示了自己城玺,确认了身份。

    “叶城主,说起来,我和司老城主还有些交情。第一次见面,就让你看到如此落魄的模样,在下真是羞愧不已。关于几大城主弹劾的事,在下因为身体的缘故,一直不知道,想来也是司徒南瞒着我,参与了此事。你放心,若是在下能夺回城中的实权,一定会撤去弹劾,改为支持叶姑娘。”

    虽然只是和叶凌月短短地说了几句话。

    但是杨城主不得不钦佩黄泉城主的眼光,眼前这位小姑娘年龄虽轻,可无论是谈吐还是胆量,都非比寻常。

    她身旁的那名年轻男子,看上去像是她的侍卫,一看也是身手不凡,若是金之城中,也有这样出类拔萃的年轻人,杨城主也会巴不得把自己的城主之位交付出去。

    “若是如此,还真是要感谢杨城主了。只是听杨城主的口气,似乎对于处置司徒南一事,还有些棘手?”

    叶凌月留意到了杨城主说起司徒南时,愤恨的同时,还有些无奈。

    “哎,叶城主果然是敏锐。实不相瞒,就算是在下恢复了身子,再加上两位的帮忙,只怕也没法子,打败司徒南和他手上的人形战兵。”

    杨城主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