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60章 狗男女

    屋内很是安静,听着倒茶水的声响。

    兰楚楚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她舔了舔舌,脑子已经被熏香的香气熏染得晕乎乎的,眼眸里,染上了一层欲望之色。

    熏香里的催(情)成分,让兰楚楚的胸口涨涨的,腹部一阵火热感蹿了上来。

    兰楚楚解开了自己的衣裳,悄然走了出来。

    前方背对着她站着个高大的男人,考究的衣袍,摄人的气息,正是她的九夜哥哥。

    她一口吹灭了御书房的灯,急不可耐地扑了上去,抱住了男人宽厚的背,一双小手钻入了男人的衣服里。

    “九夜哥哥,我要你。”

    身前的人,身子犹如烙铁般灼热,他身子一僵,骤然转过身来,将兰楚楚抱了起来,两人滚落在地。

    漆黑的御书房内,男女白晃晃的身子交缠在一起,传出了难以压抑的声响。

    这一夜,很是疯狂。

    兰楚楚中途昏死了几次,一直到了天亮前后,她才悠悠醒了过来。

    醒来时,她躺在了地上,屋内,一股淫(靡)的气息,奚九夜已经不见了

    这九夜哥哥,也真是的,怎能让她一人留在书房里,若是让人看见了,她可真要丢脸死了。

    兰楚楚瞥了眼自己的身上,不着寸缕,双脚之间,黏答答的,身上,布满了各种暧昧的痕迹。

    兰楚楚轻吟了一声,慵懒地支起了身来。

    她回想起了昨晚自己和奚九夜恩爱的场景,面上浮起了羞红,男人的种子留在自己体内时,她就有种预感,她昨晚一定有了九夜哥哥的孩子。

    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兰楚楚轻声说道。

    “宝贝儿,你一定要快快长大,你可是我和九夜哥哥的心头宝,有了你,我才能成为北之境的神后。”

    她起了身,稍作梳理之后,就心情愉悦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才刚踏进自己的寝宫,侍女就迎上前来。

    “神妃娘娘,您昨晚去了哪里,神尊命人带了话给您,您恰好不在,奴婢们找了一夜,都找不到您,都急死了。”

    “九夜哥哥带话给我?这九夜哥哥,卖什么关子,昨夜整夜都缠着我,这会儿反倒要带话给我。”

    兰楚楚漫不经心着。

    她已经很久没有和奚九夜这般疯狂了,两人虽有了夫妻之实,可是奚九夜在床第之间,一直很节制,有时候,一个月也只会临幸她一次。

    奚九夜就和他的人一样,冰冷冷的,理智的过了头。

    像是昨晚那样,兰楚楚还真是食髓知味,第一次遇到,一想起来,她就觉得自己的腿根子一阵发软。

    “娘娘,您在胡说什么?九夜神尊昨日离开寝宫后,就接到了八百里急件,说是北境边疆发生了雪灾,神尊亲自前往那里查看灾情,昨夜根本就不再寝宫里。”

    侍女听了,一脸的异色。

    “九夜哥哥昨日下午就出了宫,这怎么可能,不,他昨晚明明…”兰楚楚面色唰地雪白一片。

    若是奚九夜不在,那昨晚,昨晚的人又是谁?

    侍女再看看兰楚楚的脖子,只见兰楚楚的脖子上,几个刺目的红痕。

    那红痕,分明就是男女欢(爱)后的痕迹。

    侍女吓了一跳,再一想到兰楚楚昨晚彻夜未归,难道说,神妃娘娘她……

    “你在说谎,九夜哥哥怎么会不在,那昨晚去了在御书房的是什么人?贱婢,你连本宫都敢骗,说,是谁让你骗本宫的。”

    兰楚楚一看到侍女落到了自己身上的眼神,那样子,就好像说她不洁似的。

    “娘娘,奴婢没有,神尊真的不在神宫,他和自己的亲骑一起离开的,宫里的人都看到的。娘娘……饶命”那侍女被兰楚楚掐住了脖子,费力挣扎着。

    兰楚楚这时脑中混乱一片,哪里肯松手,她收紧了十指,一直掐的侍女两眼翻白,双脚一蹬,没了气息。

    手中的尸体越来越冰冷。

    “啧啧,神妃好歹毒的手段。”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兰楚楚尖叫了一声,松开了手,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身后的柱子旁,不知何时倚了个男子。

    男子一身墨色的长衫,身形高大魁梧,容貌算不上好看,但五官轮廓间,透着一股张狂危险的气质。

    和奚九夜相比,这男人无论是从气质还是样貌上,都相差甚多。

    看清了来人后,兰楚楚犹如吃了苍蝇般,露出了嫌恶至极的表情来。

    “主神兰苍,你来干什么?”

    来人正是兰楚楚的同父异母的兄长,兰苍。

    说起兰苍就不得不说兰楚楚的父神。

    兰楚楚的父神,虽是四大神帝之一,却是个天生的风流种。

    他这辈子,女人无数,除了神界的神女外,他的女人可谓遍布数界。

    其中不乏身份卑微之人,兰楚楚的娘亲就是一名很普通的神界平民,因为一次偶然,被神帝看中,有了兰楚楚。

    但是兰楚楚母女俩都很有些手腕,她在认祖归宗后,就刻意讨好父神,得了神帝的宠信,加之后来又有了奚九夜,兰楚楚可算是翻了身。

    至于这兰苍,他的娘亲却是个卑贱的战俘营中的流莺,听说因为手腕了的,勾引了神帝,有了兰苍,后来在战俘营中剩下了兰苍。

    神帝直到兰苍十七岁时,才认了他这个儿子。

    但是因为身份的缘故,兰苍一直不被神界所认可。

    兰苍因为和兰楚楚年龄相仿,有没有娘亲,曾经被兰楚楚的娘亲养过一阵子,那会儿,兰苍就时常对兰楚楚不怀好意,甚至几次想要轻薄她。

    兰楚楚为此,对他很是厌恶,但有一直苦于无法摆脱,一直到了和奚九夜成婚,才避免了兰苍的骚扰。

    兰楚楚没想到,兰苍居然胆子这么大,敢到北境来。

    “我的好妹妹,你这语气,太让为兄伤心了,昨晚,你在为兄身下时,可不是这般态度的。”兰苍看着兰楚楚那张姣好的脸,露出了淫(邪)之色,那双眼,肆无忌惮地在兰楚楚的身上转来转去,最后落在了她饱满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