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70章 保护洗妇儿的男人,爆发了

    十八个金刚一出,叶凌月和帝莘的心中顿时咯噔一响,两人同时意识到,这金刚和其他的那些金刚截然不同。

    他似忽还有人的智慧。

    而且只要有他在,其他的金刚,就如同被赋予了无穷无尽的生命般,周而复始,永远无法击败。

    “帝莘,这金刚有些怪异。”

    因为紧张,叶凌月的嘴唇有些发干,她不由舔了舔自己的唇,看了眼那黄金金刚首领。

    “嗯,这假货不好对付。洗妇儿,这次只怕你我都要使出全力了。”帝莘也不由握紧了手中的剑。

    “不错,使出全力……等等,你的意思是说,你早前都没使出全力?”

    叶凌月一听,猛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她咋觉得,听帝莘说话的声音里,带着难以压抑的兴奋之色。

    “那是必须的啊,洗妇儿。你家男人要是就那么点本事,怎么保护你。”

    帝莘咧了咧嘴,眼中,冷冽之光迭起,他的周身,翻滚起暴戾之气。

    “洗妇儿,把你的雌剑借我一下。”

    叶凌月迟疑了下,下意识地要将九龙吟递给帝莘。

    可这时,她手中一空,雌剑九龙吟落到了一旁另外一只手上。

    自己的身旁,却是多了另外一人。

    “帝莘”就站在了叶凌月的身旁。

    元神?

    叶凌月瞅瞅身旁的另外一个“帝莘”。

    一样的脸,一样的身形,就连那气势都差不多。

    只见帝莘本尊心神一动。

    叶凌月身旁的那一个帝莘的“元神”发出了一阵闷响,他的身子瞬间化为了一道旋风。

    迎面对上了那十几名金刚。

    那拳,那剑法,却是和帝莘本尊相差无几。

    以叶凌月的眼力,竟也只能看到自己的那把雌剑九龙吟的剑影,在金刚的包围圈中,如灵蛇般梭动。

    叶凌月这才明白,帝莘让她交出雌剑九龙吟的原因。

    “好小子,什么时候居然把元神分身修炼到了如此厉害的地步了?

    居然还一直瞒着我?

    叶凌月却不曾想到,她这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她修炼出元神分身的事,帝莘还一直蒙在鼓里呢。

    早前叶凌月还有心想在金刚阵的最后关头,用上元神分身,给帝莘一个惊喜呢。

    想不到,反倒是让帝莘捷足先登了。

    这事,若是让金刚阵外,一直苦苦等待的黄俊和挽云师姐、还有那些押叶凌月和帝莘支持不了多久的新手们知道了,必定会吐血三升。

    ****啊,这简直就是赤的****。

    两个人进入,金刚阵的难度提高两倍。

    但这两人可都是有元神分身的人啊,金刚阵的难度比起来,反倒是大大降低了。

    看看身旁左右两侧的帝莘,再看看和金刚们战得真酣的“帝莘”的元神分身,叶凌月有些哭笑不得。

    难怪,帝莘方才在金刚阵外,那么胸有成足,说是有绝对把握可以保护她。

    帝莘的这个元神分身的实力很强,在叶凌月看来,大致有帝莘本人七八成的实力了。

    严格上来说,帝莘修炼元神分身,要比叶凌月更早,但是叶凌月由于“神蚕诀”的缘故,在元神修炼方面,精进很快。

    她原本以为,自己至少在元神上,要比帝莘强悍一些。

    可如今看来,却是她低估了帝莘。

    这厮,在修炼身的同时,元神的修炼也是毫不懈怠。

    砰砰

    只听得几声爆炸声。

    那一边,帝莘的元神在知道了那些青铜和白银金刚的命门所在后,被帝莘的元神几招呼之内,*得二度爆裂。

    十二具金刚一毁,帝莘的元神只需对着另外五具黄金金刚,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

    那黄金金刚首领一见,哪肯作罢,他作势,又要吟唱咒语,复活那些金刚。

    “你的对手是我。”

    帝莘话音才落,周身卷起了一道飓风,电石火光之前,狠狠撞向了那一名黄金金刚首领。

    原来,帝莘早就是谋划好了,以元神分身拖住那些金刚,自己则是拖住那黄金金刚首领,如此一来,就算是那黄金金刚首领有复活金刚的能耐,也根本没有机会和时间去实行。

    “凌月,金刚阵的阵眼就在早前黄金金刚首领出现的方位,我拖住他,你立刻进入阵眼,寻找傀之书。”

    帝莘边和黄金金刚首领拆着招,边让叶凌月寻找傀之书。

    身为阵法师,帝莘在过去的四个多时辰里,已经发现,这个金刚阵中还蕴含着另外一个阵法,那个阵法,应该就是傀之书的所在地。

    叶凌月顿时也心领神会。

    她目光在阵法中来回扫了一圈,不再迟疑,身影一快,当她掠到了金刚阵的某个角落时,金刚阵内,一阵灵力波动,叶凌月的脚下,出现了一个传送阵,她的身子一下子消失了。

    眼看叶凌月消失了,那黄金金刚首领的脸上,也闪过了一抹异色。

    他像是被*急了,手下的攻势,一下子猛烈了起来,就如暴风骤雨般,疯狂地攻向了帝莘。

    “呵~我猜得果然没错,你和其他的黄金金刚不同。是不是司徒南让你守护这金刚阵,防止有人窃取傀之书?”

    帝莘再仔细观察出了黄金金刚首领后,见他和一般的金刚不同,心中更加怀疑。

    但是他的问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黄金金刚手中的长矛舞动着,一股惊天的气息,从他的长矛上暴涌而出,那黄金长矛以惊人之势,毫无防备,就如一道金色的雷闪,刺向了帝莘的胸口。

    嗤的一声,帝莘的身子斜斜一划,尽管他躲闪的极快,但是那黄金长矛还是挑破了帝莘的衣服,一丝血痕,渗红了帝莘的衣服。

    帝莘低头一看,眼中,怒浪滔天。

    “你居然敢!敢把洗妇儿给我炼制的战衣给挑破了,混账,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

    对于帝莘而言,伤了不算什么。

    但是洗妇儿给他炼制的战衣却是独一无二的的。

    好在,叶凌月此时不在。

    天知道,叶凌月若是听到了帝莘的这番话,准保会给他一个天大的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