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71章 金刚的真面目,竟是?

    帝莘就如怒红了眼的雄狮,浑身战意凛然。

    他的脸上,一道道妖冶的妖纹就如滕蔓般,迅速滋生生长起来,体内的元力也在发生了激烈的变化,一股股黑色的妖力,从他的体内钻了出来,他长啸一声,一把抓住了黄金金刚手中的那根黄金长矛。

    只听得卡擦一声,不知用了何种矿石炼制而成的黄金长矛竟是生生被帝莘给折成了两段。

    那黄金金刚首领,眼底的惊愕之色瞬起,他万万没想到,帝莘会突然发生异变。

    面对妖气凛然,频临妖化的帝莘,黄金首领的攻击,却忽然弱了下来。

    而此刻,闯入了阵眼中,寻找傀之书的叶凌月却是进入了一个不同的空间。

    正如帝莘早前所说,金刚阵中,还有另外一个阵法。

    叶凌月进入了那个新阵法后,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密室。

    密室不大,只有五寸见方,整间密室,只有一个书架,在书架的旁边,还有很多没有彻底炼化成功的金刚。

    换成了平日里,叶凌月看到了这些金刚,一定会高兴个半死。

    这些金刚,可都是好东西啊,它们比起丹傀,也是毫不逊色,而且一下子就出现了那么多的金刚,只要修补一下,重新炼制,都是一架架的人形战兵啊。

    看来,这密室,一定是早前那司徒南暗中炼金刚的地方,亦或者是金刚城的前辈先人炼金刚的场所。

    只是此时,叶凌月也无心去查看那么多。

    她的心思,全都在了傀之书上。

    在书架上,陈列着一些古老的书籍。

    叶凌月在书籍中翻找了一番,发现那些都是一些古籍,关于金之城的一些资料,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资料。

    她要寻找的傀之书,却是不见踪影。

    必须得快些找到傀之书,那黄金金刚首领很有些古怪,虽然帝莘实力超群,但是叶凌月始终很担心。

    可是将一个书架都找遍了,叶凌月也没有找到傀之书的上半卷。

    难道说,傀之书根本不在这里,已经被司徒南给带走了?

    叶凌月不免有些焦急,忽的,有什么东西,从书架上掉了下来。

    叶凌月仔细看去,发现了一个迷你版的黄金金刚。

    那金刚,和早前叶凌月在外头遇到的,那一位金刚首领很相似。

    “这是?”

    叶凌月迟疑了下,捡起了那一个金刚,一入手,她就觉得这迷你金刚有些不同寻常。

    鬼使神差的,叶凌月将自己的一抹精神力,注入了迷你金刚之内。

    精神力才一注入,叶凌月就感到自己的精神力一下子被吞噬一空,而迷你金刚的身上,却浮现出了一些文字来。

    叶凌月急忙又输入了一部分的精神力。

    这次,迷你金刚上的文字更加清晰,字数也渐渐增多了。

    “傀之书上半部?”

    叶凌月看到了六个字,她这才知道,原来傀之书根本不是一本书,真正的傀之书,就隐藏在这个迷你金刚内。

    当年留下傀之书上半部的人也算是用心良苦,这傀之书,只有精通精神力之道的人才能用精神力看到,若是寻常的武者进入,即便是闯过了金刚阵,也会因为不懂精神力,而和傀之书失之交臂。

    叶凌月眼瞳微闪,急切地看读起了傀之书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金刚阵内,开始妖化的帝莘的气势,确实已经完全压制住了黄金金刚首领。

    帝莘的手掌,一把探出,扼住了黄金金刚首领的咽喉。

    “我不管你是什么怪物,落到了我帝莘的手上,只能怪你倒霉。”

    帝莘的手指一拢,伴随着一股可怕的妖力,他的手,刺穿了黄金金刚首领的胸膛。

    “帝莘!不要!”

    一阵疾呼声,叶凌月从阵眼中飞奔而出。

    帝莘微微一怔,是因为叶凌月的那句话,同时也是因为他的手上,多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怎么会?

    这黄金金刚首领,竟是个活人?

    他不是像其他金刚一样……鲜血喷洒而出,帝莘难以置信地看向了那名黄金金刚首领。

    嘭的一声,黄金金刚首领的头盔砸落在地,露出了一张苍白年轻的脸来。

    “洗妇儿,我……”帝莘身上的妖气散去,脸上还有几分难以置信。

    “帝莘,我找到傀之书了。我发现了一件事,这些金刚和那些人形战兵一样,都是可以用活人来炼制的。而且,这黄金金刚首领,他,他是……”

    叶凌月眼底有着无尽的惋惜,她怎么也没想到,金刚阵里的这一位黄金金刚首领,竟会是……

    “咳咳,你们也是孤月海的弟子嘛,我是雪峰的内门弟子,薛重,咳咳,也是你们的师兄。”那黄金金刚首领咳嗽了两声。

    “花峰的师兄?薛师兄,你怎么会成了黄金金刚,你等着,我立刻送你出去。”帝莘心知大错已经酿成,忙要送薛仲出去。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击杀的会是孤月海的同门。

    “帝莘……”叶凌月制止了帝莘,摇了摇头。

    帝莘恍然大悟,自家洗妇儿的医术就很高明,她方才就没出手,这么说来,这薛仲师兄只怕已经没救了。

    “不用了。这位师妹,你应该应得到傀之书了……你应该也知道,我在成为金刚的那一天,就已经活不了了。这位师弟,你也不用自责,我不怪你,相反……我要谢谢你。”薛仲惨然一笑,言语间没有责备,只有解脱之意,“我死不要紧,我只求你们……救救罗衣。”

    “罗衣?薛仲师兄,你难道会是那一名,带着罗衣就如古战场的内门弟子?”

    叶凌月大惊,她早前只是看到傀之书上的记载,知道了薛仲是孤月海的弟子,但是却不知道,薛仲和罗衣有关。

    “是我连累了她。若非是当初我起了贪念,想要窥探傀之书,罗衣既不会落入司徒南之手。她是个好女人,是我没有福分,答应我,一定要救……救她。”薛仲骤然握住了叶凌月的手,他的身子抽搐了一下,双眼圆瞪,断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