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78章 妖力禁制

    室外,小乌丫一退出房间,忐忑不安着。

    可她又不敢忤逆老大的意思,她心中默念着,稍安勿躁,要相信老大的话。

    这几年,小乌丫跟着叶凌月,不仅是本事上来了,心性也得到了不少的磨练,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做事毛毛躁躁的小丫头了。

    老大说了,要趁着司徒南不注意时,先救出罗衣姑娘和秦小川他们。

    可赶走到了拐角处,她迎头就撞上了几个人。

    那几人,为首的正是本该去出任务的帝莘,尾随在后的,却是被关押的秦小川、黄俊和以及抱着小噩兔的挽云师姐。

    “遇到你们太好了。”小乌丫一看到帝莘,就知道遇到了救星,她也忘记了自己眼下正是那管事的模样,一把抓住了帝莘。

    “是那个狗管事,狗奴才,看我不杀了你。”秦小川一看到小乌丫,火冒三丈,拳上轮回金之力涌动,作势就要袭向了小乌丫。

    “等等,她是小乌丫,和我一样,都是主人的兽宠。”小噩兔及时出声。

    小乌丫一拍脑袋,立刻解除了幻影状态。

    看到了眼前那个长相猥琐的管事,一下子变成了个俏生生的少女,众人都愣了。

    “这这这……我说六弟,六弟妹到底有多少兽宠,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

    秦小川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他和六弟妹认识了那么久,六弟妹简直就像是个无底洞,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的秘密。

    “不要再多说了,老大可能会有麻烦,她为了救罗衣姑娘,以身犯险,被那个司徒南,困在了房中。”

    小乌丫说罢,身前一道疾风闪过,帝莘已经消失不见了。

    帝莘赶到了的大院前,一靠近大院,那一条五兽路上,五头灵兽的魂魄毕现。

    “滚!”

    帝莘心急如焚,见状哪里有空理会那些灵兽,一道黑气从他体内涌现,妖力一出,那些灵兽顿时吓得肝胆欲裂,一下子就消失了。

    只听得一阵破空声响,帝莘直冲进了院落。

    一进入院落,前方就出现了一个球形的禁制。

    整个禁制上,闪动着大量的符文。

    在禁制的作用下,整个大院都散发出一股死气,四周,一切生灵的灵力,都在被禁制缓缓吸入体内。

    帝莘才一靠近,那禁制就发出了一阵强大的反弹力,迫得帝莘倒退了几步。

    “这禁制,有古怪。”

    帝莘眉目一沉,他抬起了手,挥出了一拳。

    凛冽无比的拳风,一碰上禁制,就瞬间消失了。

    禁制对上了拳风,非但没有被削弱,相反,还略微膨胀了一些。

    目睹了如此的情况,帝莘眸底的深沉之色更甚。

    “帝莘!”

    身后,秦小川、黄俊等人都赶了上来。

    “这里……”包括秦小川在内的众人,一进入院子,就觉得浑身难受,咽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扼住了般,呼吸困难,就连小乌丫也是如此。

    不仅如此,众人都发现,自己体内的元力,就如石沉大海般,消散了很多,很难运起元力。

    “这究竟是什么鬼禁制。”秦小川懊恼地瞪了眼禁制。

    这当中,唯有帝莘和小噩兔稍好一些。

    帝莘迅速瞥了眼小噩兔。

    这禁制,独独对他们俩没有太大的影响,只因为,这个禁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禁制,它是来自妖界禁制。

    这种禁制一旦设下,对于寻常的人神族武者而言,都是一种压制。

    只有一定修为以上的的妖,才能抵得住禁制的影响。

    “四哥,挽云师姐,凌月这里交给我即可。你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这禁制,是一种生长禁制,它能不断地蚕食周围的灵力,你们立刻兵分两路,一路人马负责救出罗衣和杨城主。另外一对人马,把城主府所有的生灵都疏散出去。”

    帝莘很快就做出了部署。

    “六弟,哎,都听你的。你和六弟妹都要小心了。我带着大伙先离开。小噩兔,你也随我们走,一路上,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助。”

    尽管不愿意承认,可秦小川也明白,自己几个人留下来只会拖了后腿。

    他望了眼帝莘,咬了咬牙,带着众人立刻退了出去。

    很快,大院里,就只留下了帝莘一个人。

    帝莘剑眉紧皱,一双朗目凝视着还在不断扩大的球形禁制。

    不能袭击,强行突破也不成,这司徒南,到底是何方的妖物,他又该怎么救出洗妇儿?

    而此时,处于禁制之内的叶凌月又是怎样的一种形势。

    当司徒南一针挥向了叶凌月的天灵盖时,他手中的那数寸长的针发出了“嗤”的一声响声,彻底没入了叶凌月的天灵盖。

    叶凌月原本清朗的眸子,逐渐涣散开了。

    “第一针,桀桀,还有五针。”司徒南说罢了,手法又加快了许多。

    只见他又是接连四针,分别刺入了叶凌月的太阳、太渊、太白、太溪四大穴道。

    每落下一针,叶凌月的眼神就越发迷茫,到了最后一针时,她看上去已经是痴痴呆呆,和傀儡没什么两样了。

    “最后一针,只有最后一针了,就成了,不知道这个新灵傀,比起罗衣来,又如何?”

    因为兴奋,司徒南忍不住吐出了猩红的舌头,舔了舔。

    他手中,最后一根针眼看就要扎向了叶凌月。

    见鬼了,再忍下去,就真的要变成灵傀了。

    原本已经陷入“痴傻”状态的叶凌月,眼睛骤然睁开。

    “司徒南,想要把我炼成傀儡,下辈子吧。”

    只听得一阵哗然作响,原本手上缚着绳索的叶凌月,绳索悉数断开,她的身子,猛地一撞,狠狠地撞向了的司徒南,后者没有防备,被叶凌月撞得猛飞了出去。

    “咳咳,你,你怎么没事?”

    司徒南见了好生生站在那里的叶凌月,满脸的惊惶。

    他明明已经讲丧魂针扎入了这女人的人体要穴。

    “你是说你的那些破针,你以为,就凭那区区几针,就能控制我的魂魄。如果不是为了找到救助罗衣的法子,姑奶奶硬生生忍下你那么多针。”

    叶凌月说罢,体内的天地之力一运,只听得噗的五阵声响,早前刺入她体内的五根丧魂针全都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