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80章 罗衣的背叛

    看到了玉骨妖身上出现了那些符文时,叶凌月恍然大悟。

    难怪她一直找不到傀之书,原来狡猾的玉骨妖偷盗了城主府的傀之书后,就刻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样一来,任凭他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傀之书的下落。

    噗,噗。

    随着玉骨妖催动了身上的傀之书的力量。

    这妖力禁制里,先后出现了一个个的人形战兵。

    “有这禁制在,能进来的,只有我的人。我劝你,还是少做困兽之斗,乖乖成为我的灵傀。同时修炼精神力和变异轮回之力的灵傀,桀桀,只要把你炼制成了灵傀,我玉骨妖就拥有和妖王抗衡的实力了。”

    玉骨妖放肆大笑着。

    叶凌月环顾四周。

    大量的人形战兵和金刚若是全都一拥而上,只怕连她也奈何不了,但司徒南,她非杀不可。

    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看来必须动鸿蒙天里的那些三足鸟人战士了。

    就在叶凌月犹豫之际。

    忽的妖力禁制猛地一抖,就好像,有人当头棒喝,重重击在了妖力禁制上。

    玉骨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了。

    紧接着,妖力禁制又是一颤,这一次,妖力禁制很显然,又弱了一大截。

    “啧,还真是难缠,这破禁制,给本小爷破开!”

    妖力禁制的外围,帝莘凌空而立,他的目光火热。

    只见他忽的一个吞吐,犹如海纳百川般,那球形的妖力禁制,妖力就如云雾般,被帝莘缓缓吸入了腹中。

    帝莘早前发现,那妖力禁制无法用强力打破,既是如此,他就换了一种方式。

    竟是生生用了吞噬之法,将妖力禁制一点点的蚕食。

    只听得帝莘暴喝了一声,那妖力禁制土崩瓦解,四处流窜的妖力,被帝莘一滴不漏,全都吸了进去。

    妖力禁制土崩瓦解的瞬间,禁制里的司徒南,面色惨淡。

    它那张本就惨淡一片的骷髅脸,露出了比死难看的神情。

    “不可能,你,你也是妖?”

    只有妖,才能强行吞噬妖族的妖力,而且妖与妖之间,除非是对方的修为和妖力远远凌驾自己之上,才能吞噬妖力。

    早前,玉骨妖分明试探过了,帝莘的身上没有半点妖力。

    可是如今,他浑身弥漫着的妖力又是怎么一回事?

    先是琉璃妖火被吞噬,再是自己的妖力禁制也被吞噬一空。

    玉骨妖这会儿,脑子一片空白。

    它到底是惹上了怎样的两个怪物。

    “无知的小妖,我不知道你是何人座下,但是,下一次,算计小爷的时候,记得瞪大眼睛看清楚了,有些人,你是永远也招惹不起的。”

    帝莘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腾的一声,犹如天外陨石,身形骤然落下。

    一拳重击,挟带着暴戾的妖力,嘭的一声重响。

    那些人形战兵就如遭受了狂风暴雨的袭击般,一阵东倒西歪。

    这些人形战兵,原本就是玉骨妖用了鬼火妖力炼制而成。

    帝莘的妖祖之力,虽然还未补全,但是妖力一经释放,就是绝对的压制,人形战兵在他面前,顿时成了纸糊的老虎般,压根不足一提。

    “洗妇儿,对付这种糙皮粗家伙,我来即可。”帝莘笑了一声,步步紧逼,朝着玉骨妖走去,他边走,边捏着拳头,发出了犹如爆豆子般的响声。

    玉骨妖一步步地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嘭!

    忽的,一阵怪力夹着狂暴的雷暴之力,从天而降,朝着帝莘霹去。

    “!”

    帝莘和叶凌月俱是一惊,帝莘身影一移,闪得及时,地面上一阵石屑飞扬。

    一道人影,以惊人的速度掠来。

    抓起了玉骨妖,飞掠而去。

    “把人留下。”

    帝莘话音才落,那人影回过了头来,正是罗衣。

    只见她周身雷光闪动,忽是几个惊雷,朝着帝莘砸去。

    看到了罗衣,玉骨妖满脸的欢喜。

    “罗衣,我命令你,立刻带我离开。”

    罗衣颔首,趁着帝莘被惊雷逼退之时,鬼魅般的遁向了天空。

    帝莘眼光骤厉,他的脸上,妖纹隐隐浮动,一双铁臂上,一片片龙鳞浮现,却是盛怒之下,引发了体内的上古龙血。

    “帝莘,不要伤害罗衣。”叶凌月的声音,喝住了帝莘。

    帝莘一怔,强压下了心中的躁动。

    天空中,哪里还有罗衣和玉骨妖的影子。

    叶凌月也是满脸的复杂。

    “凌月,帝莘,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了大院的动静,已经疏散了大部分人群的秦小川等人,赶了过来。

    “罗衣带着玉骨妖逃了。”

    叶凌月叹了一声,望了眼地上,玉骨妖逃跑时,留下来的最后一根丧魂针。

    “什么?罗衣真的那么做了?不可能啊,方才我们在牢里时,为了安全起见,没有放她出来。我们还将薛仲师兄的事,告诉了罗衣,她怎么到了这种时候,还要救玉骨妖,她怎么对得起薛仲师兄。”

    秦小川和黄俊一听,都是懊恼不已。

    “这事,不能怪罗衣。她身中了玉骨妖的六根丧魂针,意识不全,在她心目中,玉骨妖是她唯一的主人。可惜了,我不知道玉骨妖最后一根丧魂针究竟是刺在了哪一个穴道。否则,只要找回罗衣,也许还有机会挽回她。”

    叶凌月咬紧了牙。

    只是,她总觉得,罗衣有些古怪。

    她和完全受玉骨妖控制的那些灵傀不同,她明明还有自己的思考能力,可是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她依旧要救玉骨妖,难道说,罗衣真的无药可救了?

    “洗妇儿,你已经尽力了。那玉骨妖是妖族,它混迹在金之城,必定图谋不轨,它背后,应该还有其他人妖族,只怕这还涉及一个惊天大阴谋。当务之急,我们必须联合杨城主,尽快追捕罗衣和玉骨妖,只有找到他们,才能避免阴谋的发生。”

    帝莘见叶凌月还在自责,忙劝说起她来。

    “说得不错,几位,这一次金之城的事,还真是要多谢你们。若非是你们,金之城和老夫只怕都凶多吉少了。我即刻就命令城中侍卫,追捕司徒南和罗衣两人。”

    正说着,杨城主在挽云师姐的搀扶下,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