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82章 死还是重生

    玉骨妖怎么也想不到,罗衣竟会对它下毒手。

    “你……你怎么会,你不是已经中了我的丧魂针,你是何时恢复过来的?”玉骨妖怎么也想不到,已经成了灵傀的罗衣,还会有清醒的一天。

    “不错,我是中了你的丧魂针,被你练成了灵傀。以至于我六亲不认,甚至伤害了我的同门,可是我一直没有彻底丧失理智,只因为,我的体内,穴道天生与人不同,你刺入了神门穴的最后一根丧魂针,偏了分毫。”

    神门穴,正是早前司徒南炼制灵傀时,叶凌月不知道的最后一个穴道处。

    此刻,罗衣目光中满是憎恨。

    与叶凌月靠着鼎息,移开体内的穴道不同,罗衣一共中了五根丧魂针,但是前五根丧魂针却是发挥了作用的,唯独她的神门穴位置长得偏离了几分,所以第六根丧魂针只扎准了一半。

    所以,她身中六根丧魂针后,仍旧保持着一点点的意识。

    只是因为其他五根丧门针的影响,她时而清醒,时而完全受控。

    早前,遇到黄俊时,其实罗衣已经意识到不对。

    此后,她又在杨城主房中看到鬼娃娃时,她就是半清醒状态。

    可真正让她醒过来的,却是那一日遇到了叶凌月。

    当叶凌月说出薛仲时,罗衣只觉得,整个人很是难受。

    她回到了房中,言行失常,最终和司徒南起了冲突,被关在了牢房里。

    在牢房的那天,帝莘等人前去营救秦小川,黄俊见了罗衣浑噩的模样,怒其不争,忍不住说出薛仲之死时,罗衣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崩塌下来。

    那几根死死压制着她的理智的丧魂针,竟是一下子碎裂了。

    薛仲死了。

    罗衣那一刻,就如行尸走肉般,一下子失去了说话和行动的能力,悲伤淹没了一切。

    可悲痛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当她再度清醒过来时,她只有一个念头。

    报仇,她要替薛仲报仇,她要替自己报仇,司徒南,那个毁了她和薛仲的罪魁祸首,她要让它付出代价。

    仅仅是杀了它,还远远不够。

    一个计划,在罗衣的脑中迅速酝酿着……

    “所以,你才救了我?罗衣,你难道就不曾对我动过一分心,我待你是不同的,我爱你,我比薛仲更爱你。”

    司徒南犹不甘心,他不信,自己的灵傀,自己费了那么多心血精力炼制而成的灵傀,会背叛它。

    “不同?你个妖物,你有什么资格说爱。我对你,只有恨。我爱的只有薛仲。我不杀你,是为了从你口中套出更多有用的消息,傀之书,还有其他的妖族间谍。我对不起孤月海,对不起真心待我的同门伙伴们,只有这样,我才能谢罪。”

    罗衣手中的匕首,又刺入了几分。

    玉骨妖的骨上,翠绿色的骨身,渐渐变成了墨绿色,最终变成了黑色,它的骨头,发出了卡卡擦擦的响声,一点点脆裂开。

    那匕首上,涂抹了剧毒的毒液,那是罗衣从玉骨妖的丹房里偷出来的。

    “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杀了我?小贱人,要死,也是你先死!”

    玉骨妖大笑了起来,嘭的一声,它那满身的玉骨炸开,竟是自爆了。

    一股庞大的轰炸力,将罗衣掀翻在地,玉骨炸开,大量的断骨犹如无数的利刺,扎入了罗衣的咽喉、身体、丹田。

    她跌落在地,绝望地看向了玉骨妖。

    “不知死活的贱人,你真以为,我们妖族会拘泥于一具肉身。”

    玉骨妖自爆的一瞬,从他的体内,飞出了一点犹如萤火大小的妖魂。

    门,嘭的一声被踢开了。

    只见叶凌月、帝莘等人冲了进来。

    “罗衣?”看到了躺在了地上的罗衣,叶凌月惊呼了一声。

    玉骨妖见形势不妙,妖魂飞快地冲向了门外,想要趁机逃跑。

    叶凌月哪里肯让它再有逃跑的机会,只见她手中忽的投掷出了一物,正是涅槃盏心莲。

    涅槃盏心莲金莲一开,将玉骨妖的魂魄,吸入了选其中。

    众人连忙上前,搀起了罗衣。

    见了如此情景,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罗衣的用意。

    “咳咳,凌月,黄俊,能在死之前,再见你们一面,我死也无憾了。”

    罗衣见到了伙伴们,嘴角挤出了一抹笑。

    “罗衣,你不要多说,我先替你治疗。”

    叶凌月就要用鼎息给罗衣治疗,只是鼎息一入体,叶凌月的眉心一紧。

    罗衣的身体……

    “不用了,我被玉骨妖所伤,身体又因灵傀炼制的缘故,脏腑早已渐渐金属化。况且,薛仲已经死了,我一个人独活又有何意思。”

    罗衣苦笑一声,她是灵傀,体内的生机,原本就是靠那几根丧魂针支撑。

    丧魂针一碎,她虽有了灵识,但也等于自杀。

    这几日,她都是靠着自己体内的轮回之力,苦苦支撑着,为的就是能有手刃玉骨妖的一天。

    只可惜,她千算万算,终究是抵不过狡猾多端的玉骨妖。

    叶凌月没有答话,罗衣说的,是事实。

    鼎息虽然能治愈几乎所有的内伤外伤,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金属化了的脏腑,却是无法恢复如初的。

    罗衣从身上摸出了两样东西。

    “这是傀之书的下半部,我从玉骨妖身上誊抄下来的,还有一封信,是早前玉骨妖联络他的同伙时写的。我一直没送出去,我想交给你们,应该还有些用处。”

    在旁的众人,都是沉默不语。

    “凌月,真的没法子,帮助罗衣了嘛?她……”黄俊在旁,抹着眼泪,泣不成声。

    “也许,还有一个法子,若是重新炼制丧魂针,罗衣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灵傀,她反倒能存活下来。”叶凌月凝视着手中的那半部傀之书。

    “这话……可是真的?咳咳,凌月,我知道你本领滔天,我不要当灵傀,我求求你,能不能,把我和薛仲,炼化成一体。哪怕是金刚亦或者是人形战兵,只要能和薛仲永远在一起,我都愿意。”

    原本已经绝望了的罗衣,在听到叶凌月的提议后,强打起了精神来,她握住了叶凌月的手,就如看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