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83章 最美和最悲伤的回忆

    “傻罗衣……你这又是何苦。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叶凌月的眼眶有些湿。

    成为灵傀,罗衣至少还能活,但若是和薛仲炼化为一体,那她等同于是死了。

    “他死,我亦心死。与其行尸走肉般的活着,不如和他永远在一起。”

    罗衣说罢,剧烈地咳了几声,她的嘴角流出了金色的血液来、

    体内,剧疼一阵阵的袭来,她知道,自己的大限已经到了。

    罗衣的脑海中,断断续续地出现了一些画面。

    那时,她刚通过考核,加入了内门。

    与伙伴们的分离,让她的心中满是彷徨。

    她只知道,每日在了花峰刻苦修炼。

    她犹记得,那一日,花峰峰脚,金色的夕阳余晖中,她练着剑。

    也不知怎么回事,她练来练去,总是不对。

    只听到一阵清朗的笑声,一个带着戏谑的声音,不知从哪里钻进了她的耳里。

    “见过笨的,没见过这么笨的。”

    那时的她,顿时炸毛了。

    “你说谁笨,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

    “哟,不但笨,脾气还挺大。连着五天,都学不会一个剑招,还不笨那?”

    一个俊逸的男子,从一旁的树后走了出来。

    男子的嘴角带着笑,身上却穿着核心弟子的服饰。

    罗衣只记得,当时她的脸刷的一声就红了,弱弱地喊了一声师兄。

    那一日,她才知道,他叫薛仲。

    她笨手笨脚地练剑,他在旁看戏似的看剑,她练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薛仲是个毒舌的人,自打那一日见面后,他次次都骂她笨。

    可也是他,边骂边手把手的教她。

    也是他,劝她不要疏忽了轮回雷之力的修炼。

    一年之后,得知他要去古战场时,罗衣莫名的心慌。

    依旧是那山脚下,他笑着问她,愿不愿意陪着她一起到古战场。

    她清晰地记着薛仲那时伸出了手,他的面上,前所未有的凝重。

    “小笨蛋,陪我一起去古战场。你那么笨,把你留在这里,我可不放心。”

    薛仲,你那么毒舌,除了我,又还有谁能忍受你。

    下面一定很冷吧,把你一个人留在那里,我也不放心。

    记忆一点点地消退开,唯一清晰的,却是两人之间的承诺。

    罗衣的的脸上洋溢出了前所未有的幸福笑容。

    她紧紧地握着叶凌月的手,直到她眼底的最后一丝光芒也换散开。

    “罗衣,你放心,我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叶凌月轻轻合上了罗衣的眼,她决定,一旦领悟了两本傀之上的奥秘,她就将薛仲和罗衣的肉身炼制成一具灵傀。

    这恐怕,是她能为他们俩唯一能做的事了。

    屋内一片缄默。

    良久,秦小川才叹道。

    “她真是傻透了。”

    “不,那是因为没有真正爱过。若是真的爱过,你也会选择那么做。”

    挽云师姐哽咽着说道。

    她和罗衣一样,都有过刻苦铭心的爱恋,只是当初的她,没有罗衣那样的决心。

    若是时光倒转,她宁可当初,自己陪着爱人死在了古战场,也不愿意一人苟活。

    帝莘和黄俊都没有说话,两人眼底若有所思着,却不知到底在想些什么。

    罗衣死了,但是她在死之前,却得到了傀之和一个极其有利但又极其不利的消息,那就是除了金之城外,在水之城,还有妖族的人。

    而且听罗衣的意思,那人的身份和实力很可能还在玉骨妖之上。

    只可惜,叶凌月查看了那封信后,并没有发现那人的具体身份,显然玉骨妖还留有几分警惕。

    叶凌月和帝莘,决定审讯玉骨妖。

    将涅槃盏心莲内的玉骨妖的魂魄释放出来后,那犹如萤火般的魂魄发出了玉骨妖愤怒的咒骂声。

    “落到了你们手上,算是我倒霉,要杀就杀,休想从我的手上,获得半点消息。”

    那司徒南兵败如山倒,他也知道,自己再挣扎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你害死了罗衣和薛仲,这笔账,我自会和你清算。”

    叶凌月怒视着玉骨妖。

    “罗衣死了?”

    玉骨妖的声音,低了下来。

    对于罗衣,玉骨妖可谓是恨之入骨,可得知她已经死了后,玉骨妖的声音里,又多了一丝黯然。

    它对她,是真的动了心的,只是为何,她至死都念念不忘薛仲。

    难道仅仅是因为,它是妖。

    “不用再假慈悲了,你将她害惨了。”一想起罗衣的死,叶凌月对于玉骨妖就憎恨万分。

    “死的好,死的好,那都是她活该。她背叛我在前先,人族都是背信忘义的,我大错特错,就不该爱上一个异族的女人。妖祖,你当真以为,你以前的这个女人会死心塌地的对你?你别忘了,你是妖之本源,总有一日,她会与你背道而驰,兵戎相见,那时候,你会比我痛苦百倍。”

    玉骨妖放声大笑着,可那笑声,却比哭还要难听。

    “冥顽不灵,洗妇儿,不用和这家伙多说。”

    帝莘听得眉头一皱,玉骨妖的话,他自是不会相信。

    可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却因为这句话,隐隐有些不安。

    妖祖之力,日益觉醒,他也不知道,若是真的有一日,他彻底成了妖,那洗妇儿……

    玉骨妖的笑声,落到了叶凌月的耳中,只觉得分外刺耳。

    叶凌月抬起了右手,掌心中的乾鼎旋出,悬在了半空中,将玉骨妖的魂魄吸入了其中。

    那妖魂一入鼎,乾鼎的四周,就扑腾燃烧起了一簇灰色火焰。

    灰火骤然出现,玉骨妖的声音,从放肆变为了惊恐。

    他已经感受到了,那一个神秘的小鼎,以及那灰色的火焰的厉害。

    “你想要炼化我?不可能,你区区一介人族方士,怎么可能炼化我。不不”在灰火之中,渐渐地小了下去,直到彻底被淹没。

    叶凌月回想着早前式神炼药鼎传授的妖元丹的炼制之法。

    约莫是一个多时辰后,乾鼎中,散发出了一片奇异的丹香。

    伴随着一片幽绿色的光芒,一颗闪动着珍珠般的光泽的妖元丹破鼎而出。

    第一颗妖元丹,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