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94章 有她足矣

    若是叶凌月站出来,罗谦必定就会知道,罗千澈是叶凌月所害。

    帝莘紧紧地抓住了叶凌月,叶凌月恼恨地瞪了他一眼。

    却发现帝莘躲开了她的目光,帝莘整个人看上去冷酷无比。

    他看向了鲛人王,这时候该站出来的,并非是他们这样的异族,应该是鲛人王才对。

    “鲛人王,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子民们,被肆意屠杀?”

    鲛人王面上,有了一瞬间的迟疑。

    “子民,它们不过是些下贱的生灵而已,水神的子民们万万千千,死一些鲸人又如何,没有保护好千澈,它们死有余辜。”

    罗谦冷酷的话语,让鲛人王眼底,暗了暗,没有再发话。

    大量的毒药倾入了运河,数百名的鲛人战士们的首级被砍下,整条运河都翻涌着鲸人的血。

    五灵城主摇了摇头,带着章全等人进城去了。

    挽云师姐她们,瞄了眼帝莘和叶凌月。

    她们都看出了,叶凌月和帝莘之间的气氛很微妙。

    几人使了个眼色,悄然走开了。

    “为什么,要阻止我救它们,帝莘,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酷无情了。”

    叶凌月望着血浪滚滚的运河河面,心底沉重地透不过气来。

    是她害死了那些鲸人,若非是她利用惑心鼓,这些鲸人就不会死。

    她的本意,只是要报复罗千澈,她万万没想到,这些忠诚的鲸人战士们,会因为付出上百条生命的代价。

    叶凌月负气着挣脱了帝莘的怀抱。

    “我,本就是个无情的人。我,有情,只为你一人。即便是你要怪我,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我还是会这么做。叶凌月,我要的只是你一人平安无事即可。况且,身为统治者的鲛人王都无能为力,更何况是初来乍到的我们。你若是真心觉得亏欠,那就应该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而非是自暴自弃。”帝莘也知自家的小女人这回是真生气了。

    叶凌月心中百味杂陈。

    可她又何尝不明白,帝莘说的是事实。

    鲸人们被肆意虐杀,只因为它们的地位低下。

    罗谦父女可以为了一己喜好,随意杀戮,要真正拯救这些水族,根源就在罗家父女身上。

    肩上多了一双铁臂,身子再次被紧紧抱住了。

    帝莘环着她的肩,毛茸茸的大脑袋抵在了她的脖颈旁,犹如一头巨型的小兽,蹭来蹭去,声音里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

    “洗妇儿,我吃醋了,我后悔让你当什么城主了。”

    叶凌月呆了呆,侧过了头来。

    帝莘俊美的脸,近在咫尺。

    玄扇般的长睫下,夜空般漆黑的眸里,闪动着异样的情绪。

    他吃那些鱼人们的醋了,他发现了,自家洗妇儿自从当了洗妇儿,洗妇儿宁可担心他人,也不多看他一眼。

    他也很受伤,很需要关怀好不。

    方才看到罗千澈被鱼人袭击,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家洗妇儿有没有事。

    如果不是叶凌月恰好赶到,他也要去搜寻洗妇儿的下落去了。

    叶凌月被帝莘那副模样,弄得哭笑不得。

    “你以为城主说当就当,说不当就不当的嘛。”她没好气道。

    “不当不当了,你以后,就只当我一个人的洗妇儿,当我未来孩子的娘亲就可以了。”

    帝莘胡搅蛮缠了起来。

    叶凌月忍不住,捶了他几下。

    “我皮糙,洗妇儿要不高兴,多捶几下,消气就好。”帝莘却是嬉皮赖脸着。

    如此一来,叶凌月脸上的阴云,终于一扫而光。

    她望着面前的帝莘,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早前帝莘拦下她时,那般的冷酷,可这会儿的他,总算是恢复了平日的模样。

    也罢,这次的事,说来和帝莘无关。

    罗千澈是罪有应得,唯一愧对的就是无辜的鲸人战士,真要弥补,想法子让城中的水族,摆脱罗千澈父女的控制才是。

    只是事情成败的关键,就在那鲛人王的身上。

    还有,早前罗衣说,金之城中也有妖族的间谍。

    早前叶凌月也曾怀疑过水之城的城主,但是方才挽云师姐也在船上说过了,水之城城主不可能是间谍。

    只因为罗谦的那头半神兽鲛人王,本身就有鉴别妖气的本领,任何的妖族或者是伪装成人的妖人,都不可能逃脱地过鲛人王的双眼。

    看来,还是拜见罗谦城主时,先将此事告诉他本人,让他进一步调查才行。

    帝莘见叶凌月消了气,眉宇间的担忧也散去了一些。

    只是他的眼底,却愈发的深沉。

    水神传说?

    笑话,那该死的罗千澈父女,敢招惹上他的洗妇儿,那就让他,将水神传说,变成了死神传说。

    帝莘搂着叶凌月,走进了主城。

    因为罗千澈的事,罗谦也无心款待各位已经莅临的城主,而是命令手下的侍女们,安排叶凌月等人的住处。

    “她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叶凌月一行人,被安排到相应的院落里时。

    几名偶然经过回廊的侍女走过,其中有一人不由大惊,停下了脚步来。

    洪明月难以置信地看着叶凌月一行人,尤其是为首的叶凌月。

    虽然叶凌月经过了乔装打扮,可背影身形,尤其是她身旁还站着帝莘。

    帝莘那男人,只要是人,见过了就不会忘。

    他方才,正轻声和身旁的叶凌月说着什么,眉宇间满满都是呵护和宠溺。

    除了对叶凌月以外,他何时对其他女人有过好脸色。

    洪明月分明记得,叶凌月因为意外,到了灵气全无的黄泉城。

    早前月沐白还扬言,在黄泉城,叶凌月就算是用上五年都未必能成为正式的猎妖者。

    “那几个黄泉城来的客人,为首的那个丑八怪听说就是黄泉城的新城主。啧啧,那女人长得那么丑,她身旁的侍卫倒是个个都很英俊。”和洪明月一起的几名侍女,议论纷纷了起来。

    黄泉城的城主,叶凌月怎么就成了新手城的新城主?

    从新手到猎妖者,再到城主,这速度,未免太逆天了吧?

    洪明月听了,傻眼了。

    这贱人,怎么回回都那么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