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98章 求亲

    洪明月整理好了衣物,脸颊上还带着和杨城主**后的痕迹,确定了四周再无旁人后,她再从怀中取出了一只方鹤,投入了水中。

    那方鹤一入河水,就化为了一只灵巧的水鸟,扑腾着翅膀,沿着河岸飞了出去。

    洪明月这才离开了花园。

    花园的假山后,又踱出了一人。

    那人看了眼洪明月离开的方向,再看看飞远的方鹤,嘴角一扯,扯出了个玩味的笑容来。

    “看来,明日的城主府内,必定会有一场好戏上演,不枉我煞费苦心,来到城主府助威。”

    那人摸了摸下巴,悠闲地离开了花园。

    方鹤所化水鸟,一路飞行,到了河岸的某处。

    那是城中一处很寻常的河岸,河岸两边,栽种着南方很常见的垂柳。

    茂密的柳枝倒映出了一地的树影,绰绰约约。

    阳光正好,那方鹤犹如寻常的鸟儿一样,落到了垂柳上。

    地面上,那树影忽然动了。

    化为了一个窈窕的女人身形,正是来历的影姬。

    原来影姬的本体就是影妖,它无形无貌,可以化为任何生灵的影子。

    如此诡异的能力,就算是叶凌月等人想要找它,也是找不到的。

    它一抬手,那方鹤就化为了一页纸,落到了手上。

    “计划顺利进行,但金之城城主杨宣本人,已予今日一早莅临水之城。随行中,并无名叫司徒南之人。”

    洪明月寥寥两句话,却让影姬喜忧参半,喜的是洪明月果然不负它所望。

    “玉骨那家伙,怎么回事,说好了里应外合,难道说它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饭桶,在这种节骨眼上出事。”

    影姬懊恼着,早前它手下的人,刚收到了玉骨妖的一封信,说是他的身份被识破,希望影姬派人去救它。

    影姬对那封信,还是半信半疑。

    玉骨妖和它虽然都同为南幽帝办事,可两人没啥交情,它怎么会向自己求救。

    影姬狡猾的很,为了不留下任何纰漏,它当时就销毁了那封信。

    可如今看来,那封信,十之**还是真的。

    “想要我去救它,真是做梦,占领九大新手城,软禁九大城主,这天大的功劳我影姬要定了。”

    影姬得意着。

    夜幕已经降临。

    影姬的身后,犹如鬼火般的妖气聚集。

    一个个隐匿在暗处的妖人恭维道。

    “恭喜大人,等候大半年,终于等到了占领水之城的绝佳机会。”

    “那罗谦屠杀了鲸人战士,城中的水族虽然表面上不敢反抗,但实则上,却个个暗潮汹涌。水神血脉又如何,明天正午,整个水之城都将会成为我南幽帝后的囊中之物。”

    影姬说着,率着一众妖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夜间,挽云师姐来寻找叶凌月,几人打算趁着夜色,在水之城逛一逛,看看能不能利用天狼找到一些线索。

    帝莘原本也打算坐陪,只是刚出了城主府的门口,就见一名侍卫拦下了帝莘,说是五灵城主有请。

    “帝莘,你就放心地去吧,凌月她们交给我来保护就成。”秦小川拍胸脯保证。

    这厮白天里在船上就成了一条虫,回到了平地立马就生龙活虎起来了。

    最重要的是,秦小川也迫不及待想要进城,他想打听下,白天碰到的那名女舞者到底寄宿在什么地方。

    “四哥说的不错,城主找你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事,我们在城中逛一逛,稍后就会回来。”

    叶凌月和帝莘说了几句后,就在帝莘的目送下,离开了城主府。

    在侍卫的带领下,帝莘在城主府内穿梭而过。

    走了一程路后,帝莘到了一座华丽的院落前。

    只是,在院子里等候着帝莘的,并非是预料中的五灵城主,而是和帝莘有过一面之缘的水之城主罗谦。

    一看到罗谦,帝莘就知道,自己被骗了,要见他的根本就不是五灵城主。

    他转身就要走。

    “你就是帝莘吧,本城主备了些酒水菜肴,既是来了,不妨陪本城主小酌几杯。”

    罗谦发话拦住了帝莘。

    对方终究是水之城的城主,如今他和凌月都是寄人篱下,帝莘也明白,不好和罗谦直接撕破脸。

    见帝莘转身折了回来,罗谦面色稍缓。

    自打知道了女儿心仪帝莘后,罗谦就额外关注这名姓帝的年轻人。

    他还破例,让帝莘住在了贵宾房里,听说女儿的侍女也第一时间,就代替女儿前去示好。

    只是让罗谦很是不快地是,对于他们父女俩的各种殷勤,帝莘非但不领情。

    听说他下午更是直接搬到了那废物城主的房内,而且帝莘和那叶凌月就像是连体婴似的,进进进出出,全都在一起,罗谦想要找帝莘谈一谈的机会都没有。

    不得已的情况下,罗谦只得是用五灵城主的名义,将帝莘骗了过来。

    白日里,罗谦挂心着女儿的伤势,对于帝莘也是惊鸿一瞥,只看了个大概,隐约记得那是个高大的年轻男子。

    帝莘走进时,罗谦借着院落中的灯光,看清了帝莘的模样。

    但见对方生了双让人过目难忘的凤目,气质高雅又不失英气,一袭毫无装饰的玄青色长袍,举手抬足间,却是恍若风景,让人难以移开眼去。

    就是活了数十年的罗谦,见了帝莘那一张当世无双的脸时,也不由暗暗称赞。

    他心道,难怪千澈对这男子死心塌地,此人也的确有那样的本钱。

    “不知罗城主有何赐教,莘身份卑微,想来并没有资格和罗城主把臂共饮。”

    帝莘薄唇微抿,一副不冷不淡的神情。

    “帝兄弟何必妄自菲薄。你年纪轻轻,就在五灵城声名鹊起。不瞒你说,老夫对你很是赏识。今晚请你过来,却是想和帝兄弟商谈一件事。不知帝兄弟觉得小女千澈怎么样?”罗谦开口就问。

    “我与少城主并不熟,她怎么样,我想城主身为她的父亲,比我这个外人更加清楚。”

    帝莘不愿多做评价。

    “帝兄弟,你是个聪明人,我想千澈对你的态度,你应该早就发现了。我就直说了,我女儿千澈喜欢你,在下想招你为婿。”罗谦索性不再拐弯抹角,说明了今晚请帝莘来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