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299章 她是他的永恒

    招他为婿?

    帝莘蹙起了眉,对于这份突如其来的青睐没有半点欢喜可言。【阅】

    “罗城主,你也许不知,在下已经有双修伴侣了,正是与在下同房的叶城主。”

    帝莘还刻意强调了“同房”两个字,想让罗谦知难而退。

    “那又如何,不过是双修伴侣而已。我想千澈的修为和天赋,比叶城主更适合,当你的双修伴侣。我若是你,会选择最合适的人,做自己的双修伴侣。要知道,一名好的双修伴侣,对你将来的成就,有着不容小觑的帮助。我本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罗谦不以为然着,不过是女人而已,在大部分男人的眼中,女人不过几种用途。

    第一种发泄**。

    第二种,繁衍后代。

    但在罗谦眼中,女人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有利用价值。

    有利用价值时,留在身边,没有利用价值时,则完全可以替换。

    “哦?此话怎讲?”

    帝莘听了罗谦的话后,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反问了罗谦一句。

    “今夜你我既是有缘在此饮酒,我就作为过来人,和你说说我的经历。”

    罗谦城主喝了些酒,许是酒意上来了,亦或者是他在帝莘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的影子,他就讲起了他年少时的往事。

    原来罗谦本名并不姓罗,他也并非土生土长的古九洲人士。

    大概是三十多年前,罗谦像帝莘那样,从新九州大陆,到了古九洲。

    与他一同来的,还有他原本师门的一名师妹。

    两人也是曾经恩爱无比的双修伴侣,罗谦的门派,只是个小门派。

    两人到了古九州后,因为机缘巧合,被迫分离,罗谦到了水之城,而他的伴侣则是去了木之城。

    两人原本约定,一定要尽快成为正式猎妖者,再度团聚。

    可是罗谦在水之城的修炼并不顺利,足足耗费了两年多时间,都没能成为猎妖者。

    他郁郁不得志,就是那时,他与到了城主府的独女,也就是罗千澈的娘亲。

    罗千澈的娘亲爱上了他,她愿意帮助罗谦修炼,只要罗谦能够与她成亲,结为双修伴侣。

    罗谦犹豫了几日,终于还是没能抵得过想要功成名就的**,他丢弃了原本的双修伴侣,成了城主府的入赘女婿。

    在罗千澈的娘亲因为难产身亡后,他又改了姓氏,继承了城主之位,成了如今万人之上的水之城的城主。

    至于罗城主以前的那位双修伴侣,听说后来,成为猎妖者后,就进入了中原地区,在第二年,就战死在了古战场。

    “年轻人,所谓的爱情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再美好也不过一瞬。只有地位和实力才是真正的永恒。你看看我,如今功成名就,坐拥无数美眷。你现在应该知道,该怎么选择了吧?”

    罗谦言语之间,满是骄傲之色。

    这些年来,每每想到自己当年度决定,罗谦都觉得庆幸不已。

    否则,他和如今古九洲无数碌碌无为的修炼者们,有什么两样。

    在罗谦看来,只要帝莘不是个傻子,他的选择应该已经很明显了。

    “城主,你的故事让晚辈受益匪浅。晚辈已经有答案了。”帝莘朗声说道。

    “哦,那你的答案是?”罗谦饶有兴趣道。

    “很显然,你的女儿并非是我的永恒。对于我而言,地位、实力,也不过是一瞬。唯有我心爱之人,才是永恒。所以,这场婚事,我拒绝。”帝莘的话,在寂静的夜中,分外清晰。

    罗谦面上的笑,凝固住了。

    “帝莘,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居然拿那个丑女废物和千澈相提并论。”

    罗谦盛怒之下,手中的酒杯啪的一声被捏碎了,酒水四溢,酒气在空气中扩散开。

    作为一个父亲,他才会好言和帝莘相谈,否则以帝莘的身份,罗城主压根不会和他平起平坐。

    “罗城主,你这话说错了。我没有把你的女儿和凌月相提并论。在我的心目中,她连凌月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帝莘说罢,倏地起了身。

    “放肆,你敢羞辱澈儿,今夜,你休想离开。”

    罗谦长眉一挑,冷喝了一声,数道轮回之力,化为了一片片水纹,那水纹在空气中,化为了一道道的爪风。

    却是水之城的城主府武学,水鬼百爪。

    那水鬼百爪,就如无数的幽灵鬼爪,直抓向了帝莘的后脑抓去。

    帝莘径直往前走去,他的后脑勺,就如生了眼似的。

    手臂一挥,但见帝莘的五指微一收拢,一股无形的元力,弥漫开。

    罗谦的轮回水之力化成了的鬼爪,嘭的一声,如同被怪力碾压过,一下子炸开了。

    轮回之力溃散开,化为了一片片的水汽。

    罗谦面色一白,身形一震,却是没想到,自己的鬼爪,会被一名新手猎妖者一招破解。

    这年头,新人的实力,什么时候这么可怕了,难怪五灵城主会对他另眼相看。

    可是,实力再惊人又如何。

    罗谦此时,已经忘记了女儿早前的叮嘱,他被帝莘的断然拒绝触怒了。

    眼看帝莘大踏步往前走,就要离开了院落。

    罗谦冷笑了一声,他口中忽念念有词了起来,身下,那召唤鲛人王的法阵正在不断形成,很显然,他是想联和鲛人王之手,直接击杀了帝莘。

    只是新手就如此厉害,那再过几年,此人岂不是要逆天了。

    “爹。”

    法阵眼看就要形成,去被一声惊呼给打断了。

    罗千澈奔了出来,原来今晚罗谦宴请帝莘,罗千澈也得到了风声。

    她就悄悄躲在了屋内,想要偷听帝莘和罗谦的话,本以为,帝莘会满口答应,哪知道,罗千澈听到的却是无情的拒绝。

    而且帝莘非但拒绝了,还说她连那个丑女废物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罗千澈伤心欲绝,可一看到父亲要痛下杀手,又忍不住,终于还是跑了出来。

    罗千澈这一打岔,罗谦还未召唤出鲛人王,帝莘却已经离开了,只剩了父女俩相互对持着,站在了院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