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01章 第一次搭讪

    躲在了暗处的叶凌月,看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也就不再躲避,踱了出来。

    “想不到,鲛人王竟有这样的好兴致来放花灯。不过看样子,你约的人今晚又爽约了。”

    寂寥的夜色中,蓝发蓝瞳的半神兽鲛人王站在了河岸边,就如一幅画卷,颇为赏心悦目。

    叶凌月也没想到,身为罗谦的召唤兽的鲛人王,也会喜好放花灯这种节日活动,而且还独自出现在这种地方。

    早前,她还小八卦了下,以为鲛人王会和某个相好来这里放花灯。

    方才,她给了那商贩一些灵石,那商贩告诉她,鲛人王买了一盏花灯,要求在上面写上“罗绮雪”的名字。

    听名字,罗绮雪应该是某个人族女子的名字。

    而且听那小贩说,鲛人王不是第一次买他那里的花灯。

    过去的二十年间,鲛人王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来买花灯,而且花灯上,永远都只有相同的名字。

    撇开异族这个身份,从女人的角度看,鲛人王还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美男子的。

    眼前的鲛人王,已经化为了人形,他身姿颀长,蓝色的发蓝色的眸,就如一颗深海的夜明珠,熠熠生辉。

    这样的男人,居然会有女人放他鸽子?

    叶凌月不禁替鲛人王感到郁闷。

    “她没有爽约,她只是来不了了。”

    鲛人王说着,将手中的那盏花灯随手一拂,莲形的花灯,聘聘婷婷,在水中荡漾开,就如一朵盛开的莲花,虽是美丽,却又形单影只,可远处那一片片成双成对的花灯相比,尤其寂寥。

    鲛人王放完了花灯后,他转身就要离开。

    “鲛人王,我有一事不明白,为何你要帮助罗谦那样的人。你明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他从未将水族看成自己的手下,在他眼中,水族只是杀人的工具而已。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的神话传说,你就要将水族的前程交给罗谦那样的人?”

    叶凌月还是挺欣赏这位鲛人王的,但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位鲛人王的身上,流露着一股说不出的有伤感。

    “受人之托。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鲸人之事,只此一次。”

    鲛人王经过叶凌月的身旁时,淡淡说了一声。

    等到叶凌月回过神来时,他人已经不见了。

    难道说?

    鲛人王发现了她在鲸人身上动手脚?

    河岸上,一阵夜风吹过,惊出了一身冷汗的叶凌月不禁诧然。

    只是,为什么鲛人王知道了真相,却没有告诉罗谦。

    照理说,召唤兽应该是对主人绝对忠诚的才对,还是说,鲛人王并非真正忠诚干的罗谦,而是……受人之托?

    是什么人托他帮助罗谦,帮助城主府?

    那人对鲛人王而言,必定很重要,重要到了他宁愿违背本心的地步。

    白天,尽管鲛人王没有出手制止,但是叶凌月看得出,当罗谦下令屠杀鲸人战士时,劝说那番话对于鲛人王,是有所触动的。

    一个愿意等人二十余载,不离不弃的人,即便是只是半神兽,他也绝不是心底险恶之人。

    叶凌月疑惑着,她到了河边。

    一股元力波动,那朵已经漂远的花灯又落到了她的手上,花灯里写着的“罗绮雪”的名字,让叶凌月的瞳孔微微一紧。

    若是没记错的话,挽云师姐说过,罗姓乃是城主府的姓氏,在水之城,只有城主府的直系血脉,继承了水神血脉的人,才姓罗。

    难道鲛人王等待的那人,也是城主府的人?

    “罗绮雪,看来应该到城主府打听下这个名字。”

    叶凌月若有所思着,她将那盏花灯随手又送回了水中。

    和鲛人王的意外邂逅,让叶凌月耽搁了不少时间,她想起了和挽云师姐的约定,就快步朝着城区的热闹处走去。

    遥遥的,她看到了秦小川和黄俊正挤在了人群中,正欲上去打招呼。

    可就是这时,一阵欢声雷动。

    一阵铃铛作响的妙曼乐声,犹如从九天飘落。

    叶凌月朝着音乐的来源看去,却见眼前一花。

    街道的正中,不知何时搭起了一个高高的花台。

    上面有一个戏班子,正在表演。

    恰好这时,是一名女子在独舞,女子有着漆黑的长发,比雪还要白皙透亮的美丽肌肤,一双流光婉转的美眸,她的身上,着了件水之城水之女神的水霓祈福裙。

    犹如流水般的纱裙上,点缀着一朵朵悄然盛开的莲花,女舞者的腰肢如同蛇一般,灵活无比,四肢修长,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味。

    “好魔性的女子。”

    叶凌月在心底暗暗诧异着,看台上的这名女子,就如一块磁石,足以攫取所有人的目光。

    再看看四周,无论男男女女,都目瞪口呆着。

    就连秦小川和黄俊也都是如此。

    尤其是秦小川,他的眼珠子都要看掉下来了。

    他吞了吞口水,死命摇晃着身旁的黄俊。

    “黄俊,你快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这姑娘不就是早前在城门口遇到的那名女舞者啊。

    早前秦小川放花灯时,就一直祈祷着能够遇到她,没想到,在街上还真是遇到了。

    “哎呦喂。”秦小川惨叫了一声,却发现叶凌月在他身旁,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四哥,你这是丢了魂了,咋啦,看上人家姑娘啦?要不我帮你个忙,做个媒?”

    叶凌月暧昧地笑着。

    平日都是秦小川笑话她和帝莘,这下子,总该轮到她吐槽回去了吧。

    叶凌月本还是开玩笑,以为秦小川会落荒而逃,哪知道,秦小川一听,一脸的祈求。

    “六弟妹,那就全靠你了,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打听到那位姑娘的姓名、住址。”

    秦小川红着脸,就跟熟透了的烂柿子似的。

    这下子换成叶凌月头大了,秦小川居然真要去搭讪人?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叶凌月只好硬着头皮,看向了那名美得不可方物的女舞者,心想着怎么开口搭讪才能不显得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