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04章 姐控双胞胎

    是谁,在她的耳边不停地叫。

    好吵啊,叶凌月翻了个身,脸上湿哒哒的,就好像有条虫,在自己的脸颊上爬来爬去。

    渐渐的,虫变了,像是一只小手,不停地在她脸上轻轻拍打着。

    “帝莘,别闹,我很困。”

    叶凌月惺忪着眼。

    “吧唧。”

    一声清脆的响声,伴随着小孩咯咯的笑声。

    这声音?

    叶凌月陡然睁开了眼,明媚的阳光照得她的眼睛有些发涩。

    眼前多了一张婴孩的脸,那是个很漂亮的小男孩,微微卷曲的头发,绑成了个小辫子。

    糯糯的脸,大的跟玻璃珠子似的眼睛,秀挺的小鼻子,胖胳膊胖腿,个子不高,约莫也就一岁多点,看上去就像是个移动版的小球。

    这时,小男孩摇摇晃晃地站在了她的面前,嘴巴咧开了,正用那双漂亮的过火的大眼睛瞅着她。

    “阿姐”小男孩一看到叶凌月醒来了,就扑了上去,挂在了叶凌月的脖子上。

    他好像很喜欢叶凌月,搂着她脖子的时候,那双短短胖胖的胳膊,就如荡秋千似的,不停地晃来晃去。

    “哎,小家伙,你是谁啊?”

    叶凌月苦手着,她并不擅长应付小孩子。

    “阿姐光光。”

    小男孩牙牙学语着,他刚学会说话没多久,发现直接能叫出“阿姐”时,就兴奋地来找阿姐。

    嘭

    小男孩的手忽然松开了,一把抱住了股,落到了地上,摔了个股开花。

    他委屈着,扁起了嘴,那双玻璃珠子似眼,瞬间泪水泛滥成灾。

    “日坏坏”

    “笨蛋凌光,都那么大了,还不会说话,整天只知道缠着阿姐。”

    一个同样是一岁多的小男孩,站在了身前,他翘着小二郎腿,很是得意的冲着眼睛发红的小男孩做了个鬼脸。

    两个小男孩,有着近乎一模一样的面容,只是两人的眼眸颜色有些不同,这也让两人的气质上,有很大的差别。

    早前偷偷亲叶凌月的那个小男孩的眼珠子是漂亮的浅金色,而那一个恶作剧的小男孩眼眸则是漆黑色。

    浅金色的小男孩,就像是一颗小太阳,而漆黑眼眸的男孩却犹如一黑夜般寂寥安静。

    “阿姐阿姐日好坏。”

    浅金色眼眸的小男孩怒视着漆黑眼眸的小男孩,他才刚说完,那漆黑眼眸的小男孩就挥了挥拳头,抬起了脚,就要往小球的股上再来一脚。

    哪知他脚下忽然一空,人已经被拎了起来。

    “夜凌日!我说过多少次了,不准欺负凌光,不准不准不准!”

    叶凌月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手脚如同失控了般,等到她找回了控制权时,她已经拎着那个小酷哥,一副凶神恶煞地模样。

    小酷哥的小脸一垮,黑色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氤氲。

    “阿姐,最讨厌了。”

    他一气之下,挣脱了叶凌月的手,负气走到了一旁,蹲在了角落里,小肩膀一抖一抖的。

    “日日阿姐”小球见夜凌日那副模样,也忘了哭,他晃悠悠地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踮着脚,抓住了叶凌月的手,摇晃了起来,“阿姐日抱。”

    他知道,日只是讨厌他一直粘着阿姐,才会踢他的。

    日,也和他一样,最喜欢阿姐了。

    阿姐,是他们俩一起的阿姐。

    “哎,真是两个捣蛋鬼。凌日,不准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忘了父亲是怎么教你的。”

    叶凌月无奈着,抱起了小球,走到了夜凌日的身旁。

    小酷哥哼了一声,嘟嚷了一句,似乎是不承认自己哭了。

    “死要面子的小孩。好啦好啦,阿姐也喜欢凌日,阿姐最喜欢你们俩了,我们仨,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在一起哦。”

    叶凌月苦着脸,费劲地把夜凌日和夜凌光都搂在了怀里,晃晃悠悠着。

    三颗脑袋凑在了一起。

    “阿姐,说好了,你以后都要和我们在一起。”

    “阿姐当老婆。”

    “笨蛋凌光,阿姐是我们的姐姐,你不能娶她当老婆。”

    “日笨蛋。”

    两个小男孩就如斗似的,你一句,我一句,谁都不肯相让。

    夜凌日,夜凌光,他们是谁……他们是谁,他们为什么要叫她阿姐。

    头疼得厉害,心更是疼得厉害,像是要炸开似的。

    “洗妇儿,洗妇儿,你怎么了?”

    叶凌月倏地从梦中惊醒,她睁开了眼,看到了帝莘焦虑的神情,帝莘正用手背擦拭着她脸上的

    帝莘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

    半夜时,他抓着叶凌月的那只手,忽然发现了异样。

    **榻上的叶凌月,嘴里反复说着“日、光,弟弟、是谁”之类的奇怪话语,她浑身都在冒汗,抓着他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

    他试图叫醒她,可是凌月就如梦靥了般,就是不回答。

    “帝莘。我没事,我只是做了个梦。”

    叶凌月见帝莘俊脸发白,也知道自己把他吓坏了。

    “噩梦嘛?”

    帝莘见叶凌月总算清醒了过来,舒了口气,可以就紧张地查看着她的情况。

    “不是噩梦。”

    叶凌月摇了摇头,梦中的那两个各有特色的小男孩,怎么会是噩梦呢,梦到他们,她感到很幸福很幸福。

    “一定是这阵子太过奔波了,不要再多想了,凡事有我在。天还没亮,你再睡一会儿,我陪着你。”

    帝莘轻声劝慰着叶凌月,就如她是个易碎的瓷器那样,紧紧搂在了怀里。

    那场梦,也是耗费了叶凌月大量的精力,她枕着帝莘宽阔温热的胸膛,搂着他结实的腰身,在他的柔声细语下,闭上了眼。

    梦虽然是醒了,可心却莫名地受了惊。

    漫漫长夜中,叶凌月反反复复梦到了那两个小男孩的脸,一会儿黑眸小男孩不满地看着她,酷酷地发着牢。

    “阿姐,你为什么骗我们,你说了,要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的。”

    一会儿,那金眸小男孩出现了,他摇晃着叶凌月的手,可怜巴巴地说道。

    “阿姐阿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