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07章 不允许参加的城主会晤

    清晨,当晨曦从窗户的缝隙里钻进来时,叶凌月醒了过来。

    昨夜下半夜,她反反复复做的还是那个梦,梦里,都是那两个像是小肉球似的小男孩的影象。

    可当她试着想清楚那两个小男孩的身份时,却又总是想不清。

    她只能记起来,两个小男孩的名字,一个叫做“日”,一个叫做“光”。

    他们俩,就像是两缕阳光,让她的梦境变得异常的温暖。

    偶尔做个梦,也是不错的啊。

    叶凌月心想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的四肢,居然动弹不得。

    她大吃了一惊,睁眼一看,却发现自己被帝莘抱在了怀里。

    原来是帝莘昨晚生怕叶凌月再做噩梦,一夜都守着她。

    奈何床太小了,帝莘索性就搂着她,为了让叶凌月睡得舒服点,帝莘只能是侧着身子,挤在了这张局促的小床上。

    耳边是均匀的呼吸声,男人的鼻息落到了她的脖颈上,痒痒热热的。

    她一张开眼,发现自己的手还牢牢的被帝莘握在了手中。

    男人的手很大,骨指分明,自己的手包在了他的手中,显得很是小巧。

    她抬起了头,看到了帝莘的睡颜。

    帝莘的眉头紧紧蹙起,昨夜半夜的梦,帝莘一定也担心坏了。

    叶凌月觉得有些歉意,她想了想,试图将右手抽出来,却发现帝莘将她的手,握地死死的,仿佛一松开,就会失去什么似的。

    她莞尔一笑,用左手轻轻揉捏着帝莘那皱成了“川”字型的眉头,才是一碰触,男人就张开了眼。

    他的眼底,有轻微的黑影,是没睡好的痕迹。

    “醒了,你出了一身汗。我让人烧点水,你先梳洗下,再去参加城主会晤。”

    帝莘抚开了叶凌月的额发,见她一脸的汗涔涔,他的视线往下移,忽的顿住了。

    叶凌月也是一愣,顺着帝莘的视线往下一看,发现自己的衣衫,因为汗水的缘故,已经半湿了。

    薄薄的春衫贴在了身上,将叶凌月的曲线勾勒了出来。

    出了年,叶凌月就已经十七岁了,这个年龄,无论是在青洲大陆还是在古九洲大陆,都已经是大姑娘了。

    帝莘的眼神,渐渐地有些变了。

    叶凌月则是浑身僵硬,奶白色的脸上,浮起了一层薄红。

    屋子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了起来。

    “洗妇儿,你胖了。”

    “胖了?”

    叶凌月原本被帝莘看得一阵子耳红脸热,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了,被帝莘这么一说,一下子懵了。

    只要是女人,谁喜欢自己胖啊。

    “这里,胖了。不过我挺喜欢的。”

    帝莘说罢,在叶凌月的胸前比了比。

    他犹记得,他小时候和洗妇儿睡的时候,洗妇儿那里还没那么大,那会儿,也就比小笼包稍大些,现在至少也有馒头大小了。

    昨晚抱着洗妇儿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自己的一只手好像都拢不过来了。

    洗妇儿睡觉时还很不安分,动不动就用那里往他身上靠,害得他连动都不敢动了,出的汗比叶凌月还要多。

    “你,滚出去!”

    只听得一声河东狮吼,帝莘被叶凌月一脚踢了出来。

    身后,一阵整耳欲聋的摔门声,帝莘很是无语地被赶了出来。

    他想了想方才洗妇儿的神情,俊朗的脸上,浮起了笑意,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偶尔调戏下洗妇儿,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这种只看不能吃的日子,过得也是嘎憋屈的,他决定了,这次城主会晤后,他就想法子早点和洗妇儿成亲。

    房内,叶凌月洗漱了一番后,嘴里还骂骂咧咧着。

    “坏帝莘,居然敢吐槽我……明明不是第一次……”

    叶凌月不由想起,自己身中涅槃盏心莲的毒时,巫重为自己解毒时的一幕,那男人还吐槽过,叶凌月前胸和后背没什么两样。

    难道她真的很小?

    叶凌月低头一看自己隐隐已经有波涛汹涌趋势的胸口,莫名地有点郁闷。

    她晃了晃头,想了起来,帝莘还未彻底恢复记忆,过去的事,他只怕还没记全呢。

    “洗妇儿,你梳洗好了没,要不要我进去帮忙,再耽搁下去,城主会晤可是要迟了。”

    好死不死的,帝莘在门外催促着。

    “闭嘴,大色狼帝莘。”

    叶凌月没好气着,看看时辰,城主会晤的确就要开始了。

    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波折,叶凌月等候多日的城主会晤,终于在这一日开始了。

    本以为,一大早,就会有人来通知她会晤的地点,哪知叶凌月和帝莘准备好后,一直等候到了近中午时分,都没有任何人前来,带叶凌月去参加城主会晤。

    叶凌月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她和帝莘,走到了院门口。

    哪知到门口,发现平日两个人影都没有的院落口,今日竟站着几十名侍卫,而且每一名侍卫,都严阵以待的模样。

    见叶凌月和帝莘走了出来,其中的一名侍卫长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两位请留步,城主有令,城主会晤期间,为了保障城主们的人身安全,城主府需严格防御。没有城主的手令,谁也不许擅自进出城主府。”

    此言一出,叶凌月和帝莘无不为之变色。

    听那侍卫长的意思,城主会晤已经开始了,可根本就没有人来邀请叶凌月。

    “这位兄弟,你眼前的这一位是黄泉城的叶城主,还请告知,城主会晤的具体地点。”

    帝莘耐着脾气,据理力争道。

    哪知侍卫长的回答,让让叶凌月和帝莘更是激愤。

    “城主有令,这次的城主会晤,所有有资格参加的城主都已经得到了邀请。至于其他人,只需等待最后的结果,会晤过程,谢绝不相干的人参加。”

    那侍卫长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可眼神里,却满满的都是轻蔑。

    整个城主府的人都知道,其他七个城的城主,按照身份实力,都住在了不同的贵宾房里,唯独这位黄泉城的新城主,住在了普通客房。

    言下之意,却是叶凌月根本就没资格参加城主会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