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14章 水鬼事件

    见罗千澈等人先行离开,叶凌月并没有立刻进入城镇。

    她走到了汉水旁,望着涛涛波浪不绝的汉水河。

    河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为什么鲛人王的神情看上去有些不对。

    他那眼神,是如此的惆怅,就好像那一日,他在运河旁放花灯时的神情一样。

    “汉水外,是墨离海。那里是古九洲大陆,所有鲛人一族的故乡。听说这一任的鲛人王,以前就是在这里的遇到水神血脉的继承人的,也就是已经过世的城主夫人罗绮雪。”

    光子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随口说起了往事来。

    罗绮雪当时还是个十一岁大的孩童,跟随前任城主外出视察。

    她救了鲛人王后,因避讳他兽族的身份,将他藏在了水之城。

    一直等到他鲛人王伤愈后离开,返回了鲛人部落,直到几年之后,夺回了王权。

    鲛人王为报答罗绮雪的救命之恩,返回水之城,成为了水之城的守护半神,但他回来时,罗绮雪已经难产身亡。鲛人王后悔莫及,答应了罗谦守护水之城、守护罗绮雪的后人。

    叶凌月恍然大悟,故地重游,难怪鲛人王会如此反常。

    从早前鲛人王在河边放花灯的情形看,鲛人王只怕是喜欢罗绮雪的,但是罗绮雪又选择了罗谦,鲛人王最后成了炮灰般的角色,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

    记忆终归是记忆,再美好的回忆如今也都已随着悠悠汉水向东流,消失殆尽了。

    红颜薄命,两人如今已经是生死永隔了。

    光子说到了这里,不由想起了自己当年和阿姐,也是生死相隔,不由触景生情,眼睛都红了。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那时候,你应该还没出生。”

    光子正酝酿着感情,哪知这时候,帝莘冷不丁插了一句,他越看,越觉得光子不对头。

    “额……我是听人说的。月光戏班子常年四处巡演,我听说的事,可多了。不说这些了,累死了,我们还是找一处地方,先住下吧。”

    光子尴尬地咳了两声,该死的翻版夜凌日,差点就让他露馅了。

    众人进镇,准备找一家客栈投宿。

    就在叶凌月等人安顿时,罗千澈和薛策已经早一步找到了渔寮镇的镇长。

    罗千澈可没忘记,她这次来渔寮镇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帮助薛策赢取镇上镇民们的民心。

    她是水之城的人,是渔寮镇的上级管辖,以水之城的名义行事,无疑可以抢占先机。

    “镇长,我是水之城的少城主罗千澈。我听人说,渔寮镇这阵子出了一些事。这消息可是真的?”

    罗千澈询问着镇长。

    一听说众人是从水之城来的,镇长忽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他说道。

    “少城主,您来了真是太好了,求求你救救渔寮镇,这个镇一直在闹水鬼。”

    罗千澈和薛策一听,都大吃了一惊。

    再看看村长的模样,不过四旬开外的镇长,看上去神情萎靡,面黄肌瘦的,就如害了大病似的。

    “胡说八道,什么闹水鬼,水之城乃是水神庇护之地,哪来的水鬼。”

    罗千澈俏脸气得发红,把镇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少城主,属下说的句句属实,你若是不信,明日一早可到镇中打听一番,再这样下去,渔寮镇都要成为死镇了。”

    镇长老泪纵横着,他早前已经将闹水鬼的事,上报到了水之城,可当地的反应就跟少城主一模一样。

    城主的官吏说,水之城有水神保佑,群邪不侵,根本不可能闹水鬼。

    镇长见上报无用,慢慢地也就寒了心,本以为少城主这次来了,事情会有所好转,可是如今看来……

    而此时,叶凌月等人也到了一家客栈门口。

    大白天的,客栈的大门紧闭,一个人影都不见。

    秦小川走上前去,拍了拍门。

    半晌,才有个人打开了门,店小二一脸惶恐地打量着众人。

    “小二,我们要住店。”

    秦小川刚说完,那店小二就跟见了鬼似的,把门嘭的一声给关上了。

    “客栈打烊了,不留客。”

    众人一脸的莫名其妙,找了一家客栈。

    可是才刚询问,又是被人赶了出来。

    如此走了大半条街,几乎每家客栈都是如此,全都不留客。

    一直等到了天黑前后,众人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多。

    “看样子,镇上的客栈是不留外客了。我在镇上有一家相熟的民家,不如我们今晚先去投宿一晚,明日再看看有没有其他落脚的地方。”

    光子见状,提议道。

    罗千澈和薛策一行人,早已是不知去向,想来已经有了落脚点了。

    叶凌月不过是外城来的城主,没有身份证明,不好直接和当地的镇长打交道,她权衡了一番后,答应了光子的提议。

    光子认识的那户人家,就在汉水码头旁,是一家渔民,家中有渡船。

    早前光子的戏班子途径渔寮镇时,都是租借这家的渡船渡河的。

    “大姐,你们在家吗,我是光子。”

    光子到了一家渔民的屋舍前,拍了拍门。

    一听到光子的声音,门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了几个小萝卜头来。

    看到了光子时,小萝卜头们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光子姐姐,真的是你。”

    从屋子里,跑出来了三个孩童。

    他们看到了光子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围着光子说个不停。

    “怎么就你们几个,你们的爹娘呢?”

    光子说着,让随行的几名戏班子的人把马车上的行李都卸了下来。

    早前在水之城出发的时候,就属光子的行李最多,当时帝莘还翻了个白眼,吐槽光子麻烦,现在一看,却是因为这些孩子的缘故。

    “爹爹很久没回家了,娘睡着了,她睡着前,让我们把门关好,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我们也是看到了光子姐姐,才敢让你们进门的。”

    那几个小孩,因为爹娘不在的缘故,已经好些日子没吃饱肚子了,一看到吃的,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这对做爹娘的,怎么这么不负责,把孩子关在里头,也不看管着,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挽云师姐给孩子们分发着食物,不由发起了牢骚。

    “我进去看看。”

    光子的脸色不大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