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15章 姐弟俩的相似处

    这户人家的男女主人,光子都认识。

    男主人是个摆渡人,平日送客渡船,可自从汉水一带不太平后,男主人就只能靠打渔为生。

    在前往水之城前,男主人就和光子抱怨过,渔寮镇的生计越来越难了,他想攒些钱,带着一家人搬到外地去。

    至于女主人,她为人和善,一直在家带孩子,绝不会丢下孩子不管。

    光子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进了屋,一入屋,就闻到了一股怪异的味道。

    折进了里屋,女主人就躺在了床上,她的身体已经凉了,身上已经有了尸斑,一看就已经死去了数日。

    “死了?”叶凌月等人也走了进来,看到了这一幕时,众人不禁愕然。

    挽云师姐和黄俊将几个小孩子领了出去。

    年幼的孩子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娘亲睡着了。

    “还是我来看看吧。”

    叶凌月刚要上前看,却见光子熟练地翻开了女主人的眼皮,听脉搏,查看尸身。

    光子的脸上,也没了平日嬉皮笑脸的模样,而是满脸的凝重。

    “死了大概三天了,具体的病因可需要近一步检查。”

    光子说罢,忽觉得屋内一片死寂,抬头一看,众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额……我只是推测的,叶城主,还是你来吧。”

    光子吐了吐舌头,看到病患,他就职业病发作了,不过,他方才大概检查了下,女主人身上没有明显的病症。

    叶凌月纳闷地看了眼光子,方才光子的举动,她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熟悉。

    仔细一想,她想了起来,早前,云神医看病时的手法,和光子还真有几分相似。

    也许,下次再见到云神医时,她可以问一问。

    这么一想,叶凌月意识到,她和云神医已经好阵子没见了,也不知云神医这阵子在忙什么,一直没有音讯。

    叶凌月只是怀疑了下,当她开始检查后,就把这一切抛在了脑后。

    她用鼎息替女主人检查了一番,很快就有了结果。

    “死亡的时间,和光子猜测的一样,大概有三四天了。女主人身上没有任何病症,她的胃里也有一些食物的残骸,应该不是饿死的,也不是病死的。她的死因,很古怪。”

    不是病死,也不是饿死,那是什么时死法?

    饶是屋内的众人见多识广,一直之间也没了头绪。

    “我询问过附近的邻居,这家的男主人,十几天前外出捕鱼,听说捕鱼回来后,就莫名其妙死了。镇上的人都传说这家中了邪。女主人因为此受尽歧视,镇长的人都不肯买米面给这家子。她就把孩子和自己都关在了房里,这阵子都没有外出。”

    帝莘从外走了进来,带回了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这么巧,又是捕鱼回来后死的?”

    光子错愕不已。

    “光子,你是不知道些什么,快说说。”

    光子前往水之城前,经过了渔寮镇。

    在离开渔寮镇前,这家的男主人就曾和他抱怨过,镇上早阵子与不少船只在汉水里,遇到了水鬼。

    那些遇到水鬼的渔夫们受到了惊吓,回到了镇上后就无缘无故地死了。

    镇上的医师全都没有找到病因,时间一久,整个渔寮镇弄得人心惶惶,外地来的船只和客人也不敢再在汉水一航行。

    渐渐地,汉水一带就荒芜冷清了下来,整个渔寮镇的人也越来越少。

    居民们没有了收入,又不敢贸然在汉水上捕鱼,到了最后,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这家的男主人,很显然是因为家里实在没有食物了,不得不偷偷去捕鱼,结果还是遭遇了不测。

    镇上更是有传说,说汉水里的水鬼很是厉害,遇到了水鬼的人,都会被水鬼附体,到镇上害人。

    所以镇上如今人人自危,本地的客栈更是连外地人都不敢收容。

    “光子姑娘,你不要害怕。什么水鬼不水鬼,这一定是什么妖兽,在这一带为非作歹。明日我就去汉水一带看看,真要有什么妖魔鬼怪,有我秦小川在,一定能手到擒来。”

    秦小川见光子“花容失色”,挺了挺胸,一副所有事都包在他身上的豪爽样。

    “周师兄,你不是晕船怕水嘛,你确定你要去汉水一带?”

    黄俊在旁哪壶不开提哪壶。

    “闭嘴,谁说我怕水。”秦小川咕哝着。

    “都别闹腾了,明个一大早,我们一起去找这里的镇长,最好是问清楚,水鬼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见了三个懵懂不知事的孩子,再看看死去了数日的女主人,唏嘘不已。

    这一晚,几人就在民舍住了下来。

    但是由于民舍只有三间,众人只能男女分开。

    叶凌月、挽云师姐、光子住一间。

    帝莘、黄俊、秦小川和几名戏班的人挤一间。

    一听到这个分配结果,光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真是天助他也,他终于有机会和阿姐好好相处了,他有好多心里话想和阿姐说。

    哪知才刚进房,帝莘就把三个小萝卜头丢了进来。

    “这仨小的,今晚跟你们睡,那间房里有尸体,不宜住人。”

    三小孩欢呼着,一个拉胳膊一个拉腿,一个抱脖子,把光子围得水泄不通。

    “光子姐姐,我们要骑马马。”

    “光子姐姐,给我们唱歌听。”

    “光子姐姐,你来说故事嘛。”

    光子别说是和叶凌月谈心,就是连说话的功夫都没了,一直折腾到了下半夜,这厮顶着两个黑眼圈,再也撑不住了,和三个小萝卜头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叶凌月和挽云师姐回房时,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三个小萝卜头枕在了光子的肚皮上,光子很不雅观地睡成了个大字型,还打起了呼噜来。

    “这位光子小姐还真是个奇特的人。”

    挽云师姐见了,不由抿嘴偷笑。

    “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

    叶凌月也笑了笑,随后就替光子盖好了被子,她的嘴角,还带着宠溺的笑。

    “光子姑娘和你很像。”挽云师姐突地说道。

    “很像?”

    叶凌月的心跳,突突加快了几分,不由自主看了眼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