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17章 抢占功劳

    叶凌月等人带着三个孩童,一起到了镇长的府邸。

    只是让她们意外的是,罗千澈和蒋策也在镇长的府中。

    “怎么是你们?”

    罗千澈看到了帝莘时,还很高兴,但一看到叶凌月,语气就不善了起来。

    “我们是为了水鬼的事而来。这几个孩子的爹娘出了事,镇民们不由分说要烧房子杀人,还说这是镇上一贯的做法。”

    叶凌月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镇长,真有此事?”

    罗千澈看了眼那几个孩童,见他们长得瘦瘦小小,脏兮兮的,她最讨厌的就是和这种平民的孩子打交道了。

    “少城主,您有所不知,我们也是情非得已。水鬼的事,愈演愈烈。早前我就已经在镇上发布了命令,不准出船打渔。可这仨孩子的爹爹不听戒令私下去打渔,他回来后就出了事。和他接触过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死了,他妻子早几日也死了,他们一家都被水鬼上了身,不烧死他们,镇里的人会跟着遭殃的。”

    镇长一脸恐惧的看着那仨小孩。

    “我们不是鬼子,阿爹和阿娘也没有被鬼附身。我们家没有吃的了,阿爹不打渔,弟弟妹妹都没东西吃,阿爹是为了我们才去打渔的。”

    其中最大的那个孩童听了,擦了擦鼻涕,不甘心地嚷道。

    他大概也就六七岁的样子,是三个孩子中最大的。

    死这个字眼,他也许不懂,可水鬼他却是知道的。

    阿爹自从打渔回来后,镇上的人就一直在背后说他们是鬼子,小孩们也不跟他们玩耍了。

    “无稽之谈,镇上不是一直有发放口粮到每家每户,怎么会没粮食。”

    镇长粗红着脖子,训斥着孩童。

    “那就得问问你的好外甥了,我们已经问过附近的乡邻。此人仗着是镇长的外甥,囤积粮食,高价出售,趁着闹水鬼的事发横财。挨饿的镇民不止一户,那些镇民们没有粮食,又没有钱,只能是外出打渔。”

    叶凌月抓起了那名民兵队长,摔在了地上。

    后者吓得脸色发白,一个劲地磕头求饶。

    “岂有此理,真是个狗奴才。”

    罗千澈一听,心中很是不快。

    她和叶凌月是差不多时间到渔寮镇的,不过是一个晚上,叶凌月居然就查出了这么多事,这让她这个当少城主的很是没面子。

    罗千澈手中轮回之力凝聚,化为了一把灵匕,眼看就要抹向那名民兵队长的脖子。

    “慢着。”

    却见叶凌月劈手拦住了罗千澈。

    “做什么,我教训我的手下,何时轮到你来管了。”

    罗千澈怒目而视。

    “杀了他也没用,这件事,归根究底还在于水鬼,杀了一个贪赃枉法的,渔寮镇的问题依旧没法子解决。”

    叶凌月已经打听过了,水鬼的事在汉水一带的沿河村镇,古来就有。

    但是不知为何这月余闹得尤其厉害,以前闹水鬼最多也就一年数次,可最近几乎出船的渔民都遭了秧。

    镇上因为水鬼而死的人,已经有多人。

    一些民户,因为某一人被水鬼附身,一家人都被当做鬼子,或是烧死或是被囚禁,像是这一次,若非是他们制止,那几个小孩只怕也要成了冤魂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

    罗千澈对水鬼的事,也是半信半疑。

    “很简单,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把水鬼找出来,才能真正化解渔寮镇的危机。”

    得知叶凌月要亲自去抓水鬼,镇长大惊失色。

    “几位大人万万不可。那水鬼很是凶猛,而且毫无踪迹可循,早前我们也组织过民兵卫队去抓人,甚至还花高价请过一些猎妖者,但是统统都没用。而且冒犯了水鬼之后,镇上的死伤会更严重。”

    镇长一提起这件事,就直冒冷汗。

    当初,他也想过要抓出水鬼,可民兵卫队一到了汉水经常闹水鬼的区域,明明是无风无浪的天气,船只却一下子倾覆了。

    那些猎妖者,也试着飞行进入那一片水域一探究竟。

    但是进入了那一片区域后,灵器就会无端端失灵,那些猎妖者都连人带着灵器掉进了汉水里,最后连尸首都打捞不上来。

    时间一长,渔寮镇闹水鬼的事,弄得人尽皆知,就连经验最丰富的猎妖者谁也不敢再提捕捉水鬼了。

    渔寮镇也一天天的冷清下去。

    “岂有此理,你把我们和那些寻常的猎妖者混为一谈,不过是个水鬼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乃是水神血脉,由神族庇护,由我出马一定能手到擒来。”罗千澈听了将镇长训斥了一通。

    “不错,少城主有神兽护体,压根不用怕什么牛鬼蛇神。我与你一同去汉水流域看看,我们是来替渔寮镇的百姓们解决困难的,可不像是一些人,只知道动嘴皮子,实则却是贪生怕死之辈。”蒋策也附和着罗千澈。

    罗千澈和蒋策之所以那么有底气,也全都是因为有鲛人王在的缘故,在他们看来鲛人王就是水域一带的王者,水鬼见了他,也势必无从遁形。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听了,也是无可奈何。

    叶凌月再看看鲛人王,他那双原本就显得很是忧郁的水蓝色眼睛,此时看上去,更加幽深了。

    当日中午,罗千澈就和蒋策等人,强迫着镇长等人派船前往汉水流域。

    看着船只行驶出去,黄俊等人还是满脸的不甘。

    “凌月,你方才干嘛不吭声,抓水鬼的事明明是你先提出来的,反倒是让他们抢了先,要是让他们真的抓到了水鬼,渔寮镇的镇民们就全都要支持他们了。”

    “照我看,那水鬼没那么好对付。民心向背也并非完全只有一个法子。我们先去镇上,查看那些无端死亡的镇民还有其他人的情况。”

    叶凌月望着汉水宽阔的河面,心底有种不祥的预感。

    流水迢迢,不知流向何处,她总觉得河面上有一股看不清的冰冷煞气,不停地扩散开,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水底钻出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