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18章 水上风波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当天就在渔寮镇的镇上四处探访了起来。

    但是由于对水鬼的恐惧,早前因为水鬼事件而死的那些死者的尸首都已经被火化了。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分头行事,在镇上打听起消息来。

    再说罗千澈等人的船只,离开了渔寮镇的码头后,进入了汉水。

    行驶了大概半天之后,在临近响午时分,船只进入了一片水草丛生的河谷区域。

    “启禀少城主,前面就是经常闹水鬼的区域了。”

    负责引路的是早前犯事的那名民兵队长,他边说着话,双脚边打着哆嗦。

    阳光正好,前方的那一片河谷,看上去很是寂静优美,偶尔还有水鸟掠过,啄起了一条条小鱼。

    这一点带,以往因为水草丰美,盛产各种鱼虾,也是渔船过往最多的区域,但如今周围不见船只,只有罗千澈等人的船。

    罗千澈等人坐的船,是镇长府里的船,造价不菲,船体坚固且豪华,穿上装有瞭望镜还有司南,可算是攻防两用的好船。

    “四周一片凤平浪静,哪里像是有什么水鬼,再往正中区域划。”

    罗千澈看看四周,也不见任何怪异的地方。

    “少城主,不能再靠近了。”

    那民兵队长只差哭出来了。

    “让你往前就往前,再敢忤逆,我立刻就送你下水当水鬼。”

    罗千澈的左眼一瞪,民兵队长只得命令船员继续往前。

    又行了一刻钟,太阳已经高高地爬过了大船的桅杆,就是这时,原本行驶得很是平稳的船的下方,忽然停住了。

    “启禀队长,船桨被水草卡住了,难以动弹。”

    船员焦急地回报。

    船被水草卡住后,只是在原地打转,不再前行。

    “废物,船桨卡住了还不下下船去割断水草。”

    蒋策一脚踢了几名船员下下水,那些船员只得是抽出了腰上的佩刀,朝着船桨的位置游去,费力地砍着水草。

    一下两下,那些船员拼尽了全力,可水草却没有砍断的迹象。

    这些生长在汉水和墨离海边陲的水草,也是吸收了海水中丰富的天地灵力,比一般的水草要长得坚韧很多,寻常的水草,都有拇指粗细,犹如妖兽的筋似的,很难砍断。

    这些船员是早前从渔寮镇强行征收的,最多也就只是后天武者的修为,一番砍伐下来,船桨依旧被水草困得死死的。

    “一群废物,连几根水草也搞不定。”

    蒋策见了,恼怒之余,有心卖弄,飞身一掠下了水。

    只见他的轮回之力,凝聚成一柄刀刃,用力砍下。

    这蒋策也不愧是九洲盟的巡逻使,实力也是不俗。

    他修炼的是刚而猛的轮回金之力,一刀落下,化成了一片连绵的刀刃。

    水草应声而裂,原本被困住的船桨也摆脱了出来。

    蒋策面露得色,正欲撤力。

    可就是这时,原本被砍断的那些水草,忽的发生了怪异的一幕。

    水草就如活物般,无数的水草藤叶就如无数的章鱼触角动弹了起来,一根连着一根,迅速膨胀变大。

    嗤嗤数声,水草化为了数道黑影,掠向了那些渔民。

    渔民们不待反抗,就被水草穿胸破膛,一时之间,水面上血水横流,血腥味浓重的让人呼不过气。

    不仅如此,大量的水草就如发了疯般,朝着船上涌去,它们刺破了船舱,折断了桅杆,则很难过艘船被死死地困在了水中。

    蒋策见状,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这些哪里是什么水草,分明就是夺人性命的水中恶灵。

    只听得“啪”的一声,大量水草猛地卷向了蒋策。

    蒋策的脚腕手腕上,多了一种冰冷滑腻的触感,他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被被水草死死缠住。

    蒋策面色难看了几分,他手腕一震,体内又有数道轮回金之力涌出。

    那轮回金之力刚猛异常,犹如无数的飞镖,击向了束缚住手脚的水草。

    哪知“哐”的一声,蒋策的轮回之力被击溃了。

    那些水草受了刺激,就如暴怒的凶兽,原本光滑的藤条上,钻出了无数锋利的毒刺。

    那些毒刺刺入了蒋策的手臂腿脚,蒋策身上,顿时鲜血直流,蒋策的惨叫声打破了河面的平静,一众水鸟被吓得拍翅惊飞。

    “鲛人王,快救蒋策。”

    突来的变故,让罗千澈大惊失色,她边命这船员们立刻返航,边自己率着城主府的众卫士们砍断不断往船上攀爬的水草。

    罗千澈眼看蒋策被水草缠住,不能动弹,忙命令鲛人王下水。

    蒋策是她带来的,父亲一路上叮嘱过,要照看他周全。

    在这样下去,蒋策非死不可。

    “属下只负责保护少城主。”

    对于蒋策的惨况,鲛人王却犹如无睹般。

    只听得啪的一声,鲛人王冷峻的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

    罗千澈瞪圆了眼。

    “混账,你敢忤逆我的命令,别忘了,你只是我们家的召唤兽,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

    鲛人王眸光一冷,他手掌一挥。

    水面上顿时起了波澜,几道水之力化为了多柄水枪,只听得突突数声,重重撞在了那犹如章鱼怪一般乱舞的水草之上。

    那些怪异的水草,像是被鲛人王身上强横的轮回水之力震慑住了,也不再恋战,丢下了蒋策和那艘船,钻入了水下。

    很快,这一片区域内的水草消失的干干净净,整个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蒋策被捞上来时,身受重伤,气息奄奄。

    再看船只上,到处千疮百孔,近半的船员都死在了水面上。

    “水鬼,一定是水鬼显灵了,少城主手下早就说过,那水鬼凶猛异常,不能惹啊。”民兵队长惨白着脸。

    “闭嘴。”

    罗千澈此时也是心烦意乱,即便是她再不愿意承认,她也知道,这汉水上的确有古怪。

    船体破损,船员和蒋策都身受中重伤,罗千澈再也无心汉水上逗留,她立刻命令船调转船头,返回小镇先。

    就在罗千澈返航时,一个阴影攀附在了船底,悄无声息地朝着渔寮镇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