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19章 发狂的镇民

    黄昏前后,叶凌月等人已经在镇上挨家挨户的问了一天。

    一提起水鬼,所有人都是三灭其口,别说是回答,连问都不容多问,就将人都赶了出来。

    一天下来,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到了黄昏前后,叶凌月等人精疲力尽地返回了镇口集合。

    “客友打听到什么消息?”

    叶凌月用询问的目光打量着众人。

    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我也一样,大伙都不愿意提水鬼的事,就好像一提到这事,就会惹上什么大祸。”

    叶凌月无奈地说道,因为水鬼的事,整个渔寮镇的人们变得更加封闭也更加自私。

    众人只得先行返回住处,刚进门他们就发现原本在屋子里的孩子们全都不见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早前不是让黄俊看着孩子的嘛?”

    光子面色不善。

    白天里,他们从镇长家回来后,担心民兵们再来找孩童们的麻烦,就留了黄俊在家陪伴孩子们。

    这时,黄俊从外头走了进来。

    “大伙都回来了,方才隔壁的妇人让我帮忙,我临时走开了。”

    他一看屋子里,孩子们不见了踪影,脸也变了。

    “不好,孩子们有危险。”

    众人往外一看,恰好看到了隔壁的那妇人正朝着这里张头探脑的,被挽云师姐一把抓住了。

    “不管我的事,几位大人,我也是被迫的。那几个孩子是鬼子,谁遇到他们就要倒霉,镇长说了要把他们送到祠堂去,否则我们邻里也要跟着遭殃。”

    那妇人吓得不轻,又是磕头又是赔礼。

    原来,她是得了镇长那帮人的命令,刻意引开了黄俊,趁着没人的时候,将那三个孩童关进了祠堂。

    镇上的祠堂原本是祭司祖宗的地方,水鬼事件发生后,一些遇害镇民的家属就全都被关押在了祠堂里。

    叶凌月等人听罢,赶到了祠堂。

    只见祠堂的里里外外的窗户和门都被封得死死的,门板和窗纸上还被涂满了各种黑狗血,里面传来了老人和孩童的哭声。

    被关押在祠堂里的人,每天只能吃一顿饭,食用的还是稀粥和浑浊的脏水,吃喝拉撒也全都在破旧的祠堂里,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活人关在这种地方时间一久都要变成死人了。”

    光子见了那鬼屋似的祠堂,怒火中烧,怒气冲冲,上前就去拆门板。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这些外乡人,就知道你们会回来闹事。”

    镇长带着一干人拦住了祠堂,不许叶凌月等人靠近祠堂。

    面对这群蛮不讲理的闹事镇民,帝莘等人也很是为难。

    若是面对凶猛的妖兽,他们反倒更能放开手脚。

    和他们相比,这些镇民充其量就只是些会些拳脚功夫的普通人,若是下重了手,难免会伤及无辜。

    一时之间,两帮人马都对持着。

    “大伙捂住口鼻。”光子忽的眨了眨眼,摸出了一包东西朝着那群镇民丢了个过去。

    镇民们闻了气味,一个个身子软绵绵的,包括了镇长在内,全都昏了过去。

    “光子姑娘,那是什么东西?”

    秦小川纳闷着。

    “这都不知道,土包子,就是人见人怕,神仙见了也要头疼的蒙汗药。”

    光子撇嘴。

    “蒙汗药,你身上怎么会有蒙汗药?”

    出身名门正派的秦小川惊呆了。

    “我身上怎么就不能有了,不仅是蒙汗药,我还有催情散、化骨水、三步倒等等等等。”

    光子说着,如数家珍,从身上拿出了一堆的瓶瓶罐罐。

    他虽说有护卫保护,但也不能次次都喊人出来护驾,再说了,暴露了身份怎么办。

    偏他自小不学无术,拳脚功夫一窍不通,又因为容貌长得美,离开了八荒神境后,就经常会被一些男神女神骚扰。

    他索性就在身上配了些毒药,从蒙汗药再到春*药,再到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该有的不该有的,光子身上全都有。

    秦小川一听,一把抓住了光子的手。

    “光子姑娘,原来你一直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你放心,从今往后,我秦小川就是你最忠心的护卫,有我在,谁都别想伤害你。”

    光子一听,浑身鸡皮疙瘩狂起,他抬起了拳头,一拳砸在了秦小川的眼睛上,秦小川立马成了个熊猫眼,捂住了眼睛嗷嗷直叫。

    “谁要你保护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需要保护了。”

    光子差点没吐血三升,横看竖看秦小川不顺眼。

    这男人,长得五大老粗高高大大的,怎么办事就嘎不利索。

    小人版的夜凌光真心想拎着他的耳朵大吼三声,爷是男人,你个死变态别缠着我。

    这厮简直比狗皮膏药还要狗皮膏药,一路上粘着他不说,今天白天里,他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光子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可又碍于这人是阿姐的师兄。

    一旁的叶凌月见了这对欢喜冤家,也是耸了耸肩,看来秦小川的追妻之路还漫长的很呢。

    “凌月,你快进来看看。”

    已经冲入了祠堂内的黄俊等人惊呼出声。

    一进祠堂,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屎尿的气味,黄俊和挽云师姐正和几名镇民交手着。

    三个萝卜头缩在了角落里,瑟瑟发抖着,他们一看到叶凌月和光子,就哭了起来。

    帝莘和秦小川见状,立刻冲上了前去,和黄俊他们合力,将几名镇民按倒在地。

    “方才我们才进门,就看到那几个人发了狂似的,抓着几个孩童,地上还躺着几个受伤的人。这些人,根本就不算是人,他们就如兽一样,见人就咬,这里太危险了。”

    黄俊见几个孩童惊吓的模样,自责不已。

    “鬼子,都是因为那几个鬼子,他们才会发狂的,杀了他们。”

    祠堂里,一群面黄肌瘦的镇民嗫嚅着。

    他们不由分说,捡起了地上石头,就往叶凌月几人身上砸。

    “光子,你先把孩子带出去。那几个发病的人交给我。”

    叶凌月看了眼地上不断挣扎地镇民们,眼神凝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