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20章 冤煞之气

    光子没有离开。

    突然发病的镇民,受惊的孩童,离奇死亡的渔民们,一件一件事综合在一起,就是夜凌光这样的从神界来的神主也觉得很是蹊跷。

    “我留下来帮你,秦小川,你别杵着去收拾祠堂照顾老人和小孩。”

    他把手中的几个孩子,交给了挽云师姐和秦小川。

    光子说话时,雷厉风行,早已收敛起了平日狐媚可人的模样。

    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隐藏身份。

    身为浮屠天的掌控,他曾经面对过比这样还要严峻地夺的难民和疫情,娘亲云笙对他自小的教育,让他做不到对病患袖手旁观。

    秦小川担心光子的身子,还要劝说,一接触到光子的眼神,不由一怔。

    光子的眼神里满是毋庸置疑,里面闪烁着一种秦小川读不懂的光芒。

    只见他利索地绾起了长发,撩起了衣袖,不顾自己一身华美的长裙拖沓在了地上。

    他和叶凌月走上前去,也不嫌病患一身都是泥,帮忙叶凌月解开病患的衣服,诊断了起来。

    光子如此的模样,是秦小川从未见过的。

    这时候的光子,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秦小川只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几拍。

    秦小川没有再多说,按着光子所说的一一照办。

    叶凌月看了眼光子,见他绷紧着脸,一丝不苟的样子,嘴角多了一抹笑意。

    叶凌月用特殊的手法,让镇民不能动弹,在光子的配合下,旋即检查起了病患的身体来。

    “咦,这人的模样?”

    叶凌月和光子看清了第一名镇民的模样时,都是一惊。

    那镇民浑身冰冷,皮肤青白色,嘴唇和指甲都泛青,看上去,就像是溺水而亡。

    难怪镇长在内的那些人都会一口咬定,镇民们是被水鬼附身了。

    “他的额头怎么有一团青气。”

    光子指了指那病患的额头。

    仔细一看,镇民的眉心部位,果然有一团犹如蝌蚪似的青气,那团青气很是活跃,就如蝌蚪般,在病患的眉心跳来跳去。

    叶凌月也注意到了那团青气,她探出了指尖就要去碰触。

    叶凌月的指尖还未碰触到镇民的额心,一股冰冷森寒之感,扑面而来。

    “小心,那是冤煞之气。”

    光子紧张着,握住了叶凌月的手。

    光子是浮屠天的神主,他曾在动乱的神域战场上,遇到过类似的冤煞之气缠身的人。

    这种冤煞之气不是毒,但是比毒还可怕,正常人若是沾染上了,会性情大变,犹如疯兽。

    以前光子对付这种冤煞之气,都会用家传的医魄神针来祛除毒性,可眼下,他贸然施针,就怕会引来怀疑,所以他打算想法子先支开阿姐,自己再暗中施救。

    “我不怕冤煞之气。”叶凌月一笑置之,只见她丝毫不受影响,指尖化为指,一股鼎息逼入了那名镇民的眉心。

    光子并不知道,叶凌月以前治疗过凤莘身上的煞气。

    那煞气,可比这镇民身上的冤煞之气厉害多了。

    更不用说,如今的叶凌月拥有了九洲鼎的鼎铭、鼎气和鼎魂,体内的鼎息比起以前浓郁了不少。

    鼎息一进入那镇民的体内,镇民原本被禁制住的四肢抽搐了起来,额头的那一抹煞气,渐渐消失了。

    一旁的光子目睹这一幕,吃惊之余,不由暗诧。

    阿姐这是什么医疗手法,没有用神力也没有用金针或者是任何特殊的手法,这样的医疗手法,即便是医佛云笙亲临,只怕也是做不到的。

    用鼎息除去了第一位镇民身上的冤煞之气后,叶凌月又陆陆续续给祠堂里的镇民们清除了煞气。

    期间,光子又让挽云师姐等人帮忙煎药、清洁。

    一直到了夜明星稀,夜幕降临,祠堂里的镇民们才被安顿好了。

    此时的祠堂,一片整洁,老人和小孩都换上了干净的衣物。

    一口架起来的大铁锅里,“咕咚咚”煮着烧开的粥,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

    这些粥是叶凌月用鸿蒙天里的培植的稻谷熬制的,喝了之后,对营养不良的镇民们而言,大有好处。

    叶凌月和光子还在讨论着早前镇民身上的冤煞之气的来源。

    帝莘目睹了这一幕,走到了祠堂外,他双手抱臂,若是有所思了起来。

    “是不是觉得有些失落,她们俩之间,让人有种插不进去的感觉。”

    秦小川抱着一大捆要劈的木材走了过来。

    他已经忙碌了一整天了,光子差使起他来还这是一点都不客气。

    居然让他这么一个轮回五道的高手,劈材烧水洗衣服,秦小川觉得自己都要成为全能奶爸了。

    方才,光子握住叶凌月的手的时候,两人四目相视,那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帝莘和秦小川都看到了。

    秦小川连牙齿都要酸倒了,而且秦小川事后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这真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尽管对象是叶凌月,但看着笑靥如花的光子,秦小川还是有些沮丧,光子从未对他那么笑过。

    他也打听过,光子身边有很多追求者,可光子从未对任何人有过好脸色,唯独叶凌月,光子总是喜欢粘着她,那份亲近,让秦小川很是羡慕。

    他暗搓搓地想,光子不会是喜欢女人吧。

    对手要是六弟妹,他可该怎么办?

    “失落再所难免,但只要凌月喜欢,我可以容忍那狡猾的女人在我眼皮子地下多蹦跶一阵子。”

    帝莘手中的九龙吟一挥,一剑劈下,前方的木柴倒下了一大片,每块木柴都是整整齐齐的。

    很显然,这厮内心是恨不得手撕了光子。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光子是故意的。

    否则讨论医术就讨论医术,何必整个人都挂在叶凌月身上,还时不时用挑衅的眼光瞪他。

    那女人,真是皮痒。

    “六弟,光子是好女人。”秦小川不满了,那可是他的女神。

    “狐狸一只,也就只有你这种缺心眼的才会看上。”

    帝莘哼了一声,这时恰好叶凌月和光子往外走来,看到了自家媳妇儿时,帝莘眼眸一柔,快步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