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23章 暗生的情谊

    “我是孤儿,没爹没娘的,真有什么事,也没人心疼的。你放心,我身子壮,这么点冤煞之气不碍事,只要你没事就好。哎,我怎么觉得浑身发冷。”

    秦小川觉得自己的身上,冷汗一片片地往外冒,眼前光子那张美丽的脸,也越来越模糊。

    “你个傻子笨蛋,气死我了。”光子翻了个白眼,可一想到秦小川方才义无反顾,替自己吸冤煞之气,光子的心软了下来。

    这时,秦小川摇摇晃晃着就要站起来。

    “回来,你要干什么?”

    光子摸了摸身上,好在他的神针还带在身上。

    “我得离你远点,待会儿,我一定会变得和黄俊他们一样的,不能伤害到你。”

    秦小川觉得自己意识在模糊,他如今心里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离光子远远的,不能伤到光子。

    秦小川还未说完,忽觉得背后一麻,回头一看,月光之下,光子手中拿着金灿灿的针。

    光子眯着眼看着他,只见他手中一扬,那些金针飞了过来……

    “光子,怎么会有针呢,绣花针……不愧是光子,连用绣花针都那么漂亮。”

    秦小川在陷入昏迷前,脑海里只有这么一句话,随后,他就昏死了过去。

    “蠢货,没我,你死定了。我要是你爹娘,也不要你,这么笨,谁让你自不量力,替我吸取冤煞之气了。”

    光子踢了昏迷在地的秦小川一脚。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嘴上在骂,可眼底却闪动着感动之色。

    原来这傻大个心底还藏了这么多事,平日看上去倒是乐呵呵的。

    没有爹娘嘛……也怪可怜的,他就当同情同情他,姑且帮他一次吧。

    光子想了想,扒开了秦小川的衣服,直把他脱得只剩一条底裤。

    他眼眸一变,瞳孔渐渐化为了金色,秦小川身上,多处要穴在他眼中一目了然。

    手中神针噗噗数声,刺在了秦小川的身上。

    手法之快,比起医佛云笙来,也是不容相让。

    随着神针落下,一缕缕青色的冤煞之气,从秦小川的眉心位置钻了出来。

    冤煞之气一离体,秦小川难看的脸色也慢慢恢复。

    只是和早前的冤煞之气不同,这次从秦小川的体内钻出来的冤煞之气,虽是被排出了体外,却没有溃散开。

    它们就如活物一样,凝聚成一团,大小比起早前叶凌月从镇民身上发现的冤煞之气要多的多,有拳头大小。

    那冤煞之气许是察觉到了光子神针的厉害,迅速想要逃离。

    “还想逃!”光子一把将那团冤煞之气按在了手下。“哼,装神弄鬼的,等到天亮找到了阿姐我再来收拾你。”

    光子将那团冤煞之气收进了生命乾坤袋里。

    看了看天色,已经是黎明前后了。

    也不知阿姐她们在码头那边怎么样了,会不会遭遇不测,光子心里担忧着。

    渔寮镇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恶劣的多。

    罢了,有那个渣男在,阿姐应该不会有事的,想到了帝莘那张棺材脸,光子撇撇嘴,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对帝莘不知何时,多了一丢丢的信任感。

    祠堂里的那群鬼子只怕不会善罢甘休,还是不要贸然出去了。

    光子打了个哈欠,在人界贸然动用神力,还真有些疲乏呢,先睡一觉,天亮之后再去找阿姐会合吧。

    夜色漫漫,在渔寮镇码头上的叶凌月等人已经从鲛人王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如此说来,蒋策是因为被水草袭击才中了毒,其他的船员则是因为被蒋策袭击。”叶凌月听罢,沉吟着。

    “该死的鬼地方真的有水鬼。我要回水之城,将事情禀告父亲,让父亲派兵找出那该死的水鬼。”

    罗千澈提起了水鬼,就一脸的心有余悸,她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她一刻都不愿意在渔寮镇多留,她决定天亮后就回水之城,任凭鲛人王怎么劝说都没有用。

    对于罗千澈的任性,叶凌月也是见怪不怪了,她开始用鼎息治疗蒋策。

    蒋策身上的冤煞之气祛除起来,比镇民身上的要麻烦许多,叶凌月一直到了天亮前后,才让蒋策平静了下来。

    可就在天亮时分,一个更惊人的消息传来了。

    “凌月,事情有些不妙,昨晚镇上发生了镇民袭击镇民事件。大量镇民被祠堂里逃出来的镇民们袭击,越来越多的镇民身怀冤煞之气,据一些侥幸逃脱的镇民们说,带领镇民袭击镇民的正是挽云师姐和黄俊。”

    帝莘面色沉重,走进了船舱。

    这个惊人的消息,让叶凌月罗千澈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尤其是罗千澈,她的反应尤其大。

    “叶凌月,你不是说你已经治好了那些人吗,怎么又发作了?”

    如今半个镇上,都是那些被冤煞之气附体的鬼子,就连罗千澈想要离开渔寮镇都不可能了。

    “不可能,那时候我明明和光子已经确认过了,冤煞之气已经清除了。那光子和小川师兄呢?他们也在祠堂里。”

    叶凌月暗暗后悔,不应该贸然将人留在了祠堂。

    她本应该彻夜留在病患身旁观察的。

    挽云师姐和黄俊出事,她也有责任。

    “暂时没有光子和小川师兄的消息,你也无需过度自责。根据民兵队的目击者们说,在鬼子中,没有看到他们俩。小川师兄一向机警,很有可能他带着光子逃脱了。凌月,这样下去,不是法子,我怀疑冤煞之气会反复发作。”

    帝莘方才去祠堂时,也遇到了几名镇民的拦截。

    那些普通的镇民,在被冤煞之气附体后,变得力大无穷,连刀枪都不惧。

    帝莘又不能去屠杀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镇民,被逼无奈之下,只能是退回了码头。

    如今,镇上的形势很紧急,镇长和民兵队被迫将没有受伤的镇民都集中到了码头。

    但是那些被附体的鬼子们抢占了镇上的粮仓和水源。

    他们还在镇口设置了关卡,这样长久下去,其他镇民们坚持不了多久。

    整个渔寮镇如今就像是一片鬼蜮,四处横行着鬼子。

    正说着,船舱里,传来了罗千澈的尖叫声。

    ~新的一周,翻滚求推荐票月票,很多读者说年假结束了该勤劳了,大芙表示过年到现在,一天都没真正休息过,包括除夕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