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24章 大危机

    船舱里,罗千澈惨白着脸,瘫在了地上。

    鲛人王制住了蒋策。

    清晨时已经恢复了神识的蒋策再度发作,他身上的冤煞之气,比起早前更加浓厚。

    甚至连他的身体部位,都发生了一定的变化,皮肤开始变得乌青,一双眼激(凸)出来,猩红色的舌头,犹如吊死鬼般吐了出来,指甲锋利无比,整个人看上去早已没了人形。

    “怎么会这样?你对他做了什么?”

    船上人手不足,罗千澈和蒋策又有亲戚关系,所以叶凌月才让罗千澈去照顾蒋策。

    “我什么都没做,方才蒋策喊着口干,我就倒了一杯水给他喝,他才喝完水,就成了那副模样了。”

    罗千澈也吓得不轻。

    这几日的遭遇,对于娇生惯养的她而言,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水?”

    叶凌月连忙打开了茶壶盖,往里一看。

    她定睛一看,茶壶里的水里,竟也有浓厚的冤煞之气。

    “不好,水源被污染了。帝莘,立刻通知镇长和其他人,禁用一切事物和水。”

    叶凌月意识到不对劲,难怪蒋策的冤煞之气又重了。

    昨日明明这些水和食物都是正常的,而且处于严密的监管下,没有任何可疑人士可以靠近,为何一夜功夫,就被污染了。

    难道说真有水鬼作祟。

    不好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传来了。

    污染了的水源和食物又导致了一批镇民沾染了冤煞之气。

    帝莘和鲛人王只得是将这些镇民和蒋策都关押在了船舱内。

    一股前所未有的沉重,笼罩在整个渔寮镇的上空,久久不肯散去。

    渔寮镇的某一条巷道的深处。

    秦小川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他没有变成鬼子?

    秦小川意外不已,正准备抬手,却发现自己的衣物全被脱了,左肩侧靠这个人,正是酣然入睡着的光子。

    光子原本是靠在墙上的,只因为睡得太沉,一不留神就滑入了秦小川的肩上。

    他睡得正熟,长长的发散落在秦小川光着的胸膛上,一阵阵发痒。

    心上人尽在咫尺,秦小川的心跳加快了许多,他一动都不敢动,杵着跟块石头似的。

    和醒着的时候长牙舞爪的光子不同,睡着的光子很是安静。

    他睫毛很长,投下了一片阴影,完美无瑕的五官,仅仅是看着就让秦小川心猿意马了起来。

    “不可以看,不可以看,光子姑娘岂是你可以亵渎的。”

    秦小川在心底反复念叨着。

    可他的手还是忍不住轻轻搂住了光子。

    他贪心地看着光子,这时光子嘟嚷了一句,两只手往秦小川的脖子上一搂,标准的小时候和阿姐撒娇时的树熊抱姿势。

    他的呼吸,一下子喷到了秦小川的脸上。

    秦小川差点没激动地休克过去。

    “光子姑娘的胸怎么那么硬?”

    秦小川下意识地看了眼光子,发现女神的胸口有点平。

    混账,你怎么能亵渎光子姑娘,她长得貌若天仙,胸平点又怎么了。

    秦小川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为了防止自己再胡思乱想,秦小川强迫自己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手。

    他记得,昨晚他明明是中了冤煞之气的。

    可是这会儿,他的手掌好好的,连伤口都消失不见了。

    若是说,有六弟妹在,以六弟妹的医术和丹药,那倒还好理解,可是六弟妹明明不在啊。

    秦小川努力回忆着。

    他记得他昏迷前,好像看到了光子手拿着针,然后……

    秦小川低头一看,恰好对上了睡眼惺忪刚醒过来的光子。

    “傻大个,你居然敢趁我不备,占我便宜。”

    光子一把将他推开了。

    秦小川没个提防,摔了个七荤八素。

    “光子姑娘,你误会了,明明是你睡我身上的,你的力气可真大,跟个男人似的,我的骨头都要被你撞散了。对了,光子,我昨晚好像看到你拿着针,你的针哪里去了?”

    秦小川无辜地说道。

    “我本来就是……”光子忽的神情一变,喝了一声,“住手。”

    秦小川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身后,忽的觉得脖子上一麻,人又昏迷了过去。

    “神主,这小子看到你施展神针,恐怕会暴露了神主的身份,神主为何要阻止属下出手?”

    暗处,夜凌光的护卫说道。

    “他是我的朋友,我会想法子抹去他的记忆的。”

    光子神情复杂地看了眼秦小川,他手间一抖,一枚神针刺入了秦小川的脑中。

    他也不想这么做,可若是秦小川追问起来,知道了他的身份,只会让他的处境更加危险。

    夜凌光自小学医,医佛云笙的医魄神针他到了真传。

    但除了医魄神针外,他也是家族中唯一个继承了云笙的神农瞳的人,他又在浮屠天里得了真传,擅长用编制幻术,改变人的记忆。

    “神主,你对这个人族的态度有些不同了。”

    那暗处的侍卫不解道。

    神主和他的长兄夜凌日不同,他看似很随和,对待病患也都满脸的亲切。

    可作为常年保护神主的人,他清楚神主的脾气,神主的性格其实比起夜凌日来相差无几,他的亲近和笑容都只是一种伪装。

    只有对自己的家人和真正认可的朋友,才会敞开心怀。

    “谁许你多话了,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光子拉长着脸,死不承认自己对秦小川的态度有所改变。

    “情况不大好。这个城镇很古怪,就在昨晚,这里的水源和食物都在煞化,不仅仅是水源,再这样恶化下去,连空气和土壤都会煞化……”

    侍卫提醒着。

    渔寮镇,已经成了一片煞土。

    “怎么才一个晚上,就变得这么严重了。原来是水源和食物也出了问题,难怪祠堂里的那些镇民会都成了鬼子。能不能查清楚,煞气的来源究竟在哪里?”

    光子沉声问道。

    冤煞之气不会无端端的来袭,附近必定是有什么厉害的妖兽或者是魔族出没。

    他的这几名侍卫即便是掩饰了神力,但终究是神级,照例说,应该很快能找到煞气的来源才对。

    “属下们已经尽力了,可是每每用神识搜索,就会被莫名干扰,准确的位置暂时无法确定。”暗中的那几名神族侍卫忧心忡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