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29章 守身如玉的在室男

    “群妖乱舞”时期,对于每一个神族而言,都是一段灰暗的历史,不愿意去多提。

    若是妖神卫一直存在,那恐怕如今的神界和妖界的格局,会大为不同。

    大约在五百多年前,也就是夜凌光的父亲八荒神尊夜北溟成名前后,让众神闻风丧胆的妖神卫忽然销声匿迹。

    有人说,妖神卫被暗杀了,也有人说,妖神卫内部不和,自相残杀,但那一切,都是谣传,从未被证实过。

    再之后,妖界分裂为两大帝国,包括夜北溟在内的一干神族至尊崛起,反攻域外战场,这才让神界再度占领优势,夺回了域外战场。

    而这些年,随着奚九夜、夜凌日在内的一干年轻神将的声名鹊起,域外战场已经有近三百年没有大的纷争了。

    夜凌光万万没想到,他的一次恶作剧,会让他发现这个妖界和神界都鲜为人知的惊天大秘密。

    “死了死了,这次还真是闯了大祸了。帝莘居然是妖神卫的创始人,这件事太可怕了。我该怎么办?趁着他没苏醒前,将这件事告诉神界,还是先告诉父亲和娘亲?可是若是暴露了帝莘的真正身份,他一定会被神界追杀,到时候阿姐不就成寡妇了。呸,阿姐还没嫁你,帝莘死了关她什么事。”

    光子心神不宁着。

    可就算是光子再不愿意承认,在看过了帝莘和阿姐相处的那些记忆后,光子深信,阿姐和帝莘之间是两情相悦的。

    而且,帝莘对阿姐也是不同的。

    记忆中的那个帝莘,妖神卫的创始人,自小就冷血无情。

    哪怕是对自己好友,他也没有展露过多的表情。

    可他在对着阿姐的时候,那般的笑容,那般的呵护,和身为妖时,完全不同。

    光子越想越觉得纠结。

    “对了,当初妖神卫风头正劲,怎么就突然销声匿迹了。也许可以从帝莘的遗忘记忆碎片里发现什么,没准对神界遏制妖界大有帮助。”

    光子冷静了一些,他打算再继续运用神力查清楚,当初妖神卫解散的具体原因。

    他的目标锁定了帝莘脑海中最后的一部分记忆碎片,只要将这部分记忆碎片重组,应该就能发现些线索。

    可就在光子打算再度运用神力时,忽然一股强大的念力如潮水般扑面而来。

    光子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刺疼,帝莘的意识里,忽然出现了一团明亮的犹如太阳般的能量,一下子将光子的元神赶了出去。

    元神被强行驱赶出来的光子,元神和肉身合二为一。

    他刚回过神来时,脖子一紧,就被帝莘拎了起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你!你怎么醒了!”

    光子目瞪口呆着,他分明用神针封了帝莘的穴道,他怎么的也得天亮后才能醒过来。

    “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帝莘方才被光子用了催眠入梦,原本已经失去了意识,可就在方才,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他运起了体内的元力,冲破了神针禁制。

    在恢复清醒的一瞬,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脑中,多了一段陌生的记忆。

    那记忆中,有阎九,还有两个他不认识的叫做夕颜和战痕的人,还有什么妖神卫。

    “我什么都没做,帝莘,你再不松手,我就喊非礼了。我出来前,可是通知过那个傻大个的,一个时辰不回去,他一定会来找我。”

    光子威胁道。

    算算时间,秦小川应该就要找上来了。

    见帝莘还不松手。

    帝莘眸光一冷,一伸手,一把抓住了光子的衣服往下一扯,露出了光子平平如也的胸。

    “还装,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你早就知道了我是男的,那你怎么一直不揭穿。”

    光子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

    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毕竟他小时候在神界时,每回偷溜出宫,都是打扮成了女装,也就只有夜凌日能够认得出他来。

    “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认出来了。”

    帝莘皱了皱鼻子。

    女人的气味和男人的气味是不同的,就算是光子再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了这一点。

    至于他为什么不拆穿光子,一是因为他发现,光子虽然对叶凌月了表现的很亲近,但眼神之间,并没有男女的那种情愫暧昧。

    二来,四哥那么迷恋光子,若是拆穿了光子的男儿身,帝莘担心一根筋的四哥受不了。

    所以帝莘一直没有拆穿光子的身份,但今日光子的行径,却是把帝莘给彻底惹毛了。

    “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可没说过我是女儿身,一直以来都是你们误以为我是女人。”

    光子打定了主意,任凭帝莘怎么逼问,自己都不能暴露了身份。

    “还嘴硬,你不说我自然有法子让你说。”

    帝莘掠了一眼不远处身中桃花瘴的罗千澈。

    光子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忽然想到了什么。

    “喂,帝莘你要做什么?”

    帝莘脱下了光子的外衣,将光子的嘴堵了起来。

    再解开了罗千澈身上的元力禁制,被桃花瘴所惑的罗千澈,浑身早已是难受不堪,一恢复了自由,身子就往光子的身前凑。

    “非礼啊,该死的帝莘,你居然敢这么对我,你快把这女人丢开,我还是处男啊,我的清白……罗千澈你个丑八怪,你的手别乱摸,我不是帝莘。”

    光子内心惨叫连连,罗千澈这么个大美人在他眼中,就如蛇蝎似的。

    奈何光子这会儿手脚被制,根本没法子反抗,只能由着罗千澈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再看看那可恶的帝莘,他抱着臂,在一旁冷眼旁观。

    他这会儿,只希望傻大个快点过来。

    可是再一想,若是傻大个过来看到这场景,那他真的事什么脸面都丢光了。

    “帝莘,帝莘,我说,我全都说了。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凌月的亲弟弟,你未来的妹夫!”

    眼看着罗千澈已经扒光了衣服,白花花的身子都压到了自己的身上,光子最后的心理防线也崩溃了。

    恰是这时,罗千澈碰掉了光子嘴里的破布。

    光子哀嚎了一声,终于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