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31章 奴仆契约

    “哗”的水声响起。

    罗千澈只觉得浑身一冷,原本迷迷糊糊的意识渐渐回来了。

    她张开了眼,面上还带着娇羞之色。

    本以为会看到帝莘那张英俊的脸,可映入眼帘的却是鲛人王。

    她尖叫了一声,站起了身来,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丢进了汉水里。

    身上也只穿了几件单薄的可怜的衣服。

    “怎么会是你?帝莘呢?”

    罗千澈明明记得,昨晚,她照着光子的安排,一切水到渠成,眼看就能和帝莘生米煮成熟饭了,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到了这里?

    帝莘去了哪里?

    “啪”的一个耳光,打得罗千澈一眼冒金星。

    她的脸颊,立时红肿了起来。

    “鲛人王,你敢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我爹都没打过我!”

    罗千澈气得两眼直冒火。

    “这一耳光,是我代你娘亲打你的。是教训你不知好歹,你明知道帝莘和那叶城主是伴侣,你还执意去勾引他,还险些酿成了大错。”

    鲛人王昨夜发现罗千澈不见了,他担心罗千澈一个人偷溜出渔寮镇,就彻夜不歇,寻找罗千澈的下落。

    哪知道却在一个院落里,发现了衣衫不整的罗千澈,她的嘴里还一直嚷着帝莘的名字。

    鲛人王敏锐异常,他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只得是带着罗千澈立刻离开,把她丢进了汉水里,让她清醒。

    “我勾引人怎么了?你不过是我们水之城的一条走狗,有什么资格提起我娘。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听我爹说过了,你一直暗恋我娘,只可惜,我娘眼中压根就没有你,她只爱我爹爹一个人。”

    罗千澈很恨地骂道。

    鲛人王听罢,气得浑身发颤,那双幽蓝色的眸里,犹如暴风雨来临时的汪洋,怒浪滔天。

    他的眼神,像是会吃人一般。

    罗千澈看得,不由心惊胆战了起来。

    可最终,看着罗千澈那张和罗绮雪有些相似的脸,鲛人王眼底的愤怒还是平息了下去。

    “少城主,你说的没错,我没有资格教训你。但是为了你个人的安全,我劝你,最好不要再去招惹叶凌月或者是帝莘中的任何一个人。他们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作为过来人,鲛人王早就看成了。

    鲛人王说罢,步履沉重地离开了。

    “狗奴才,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一个个都觉得那个叶凌月很厉害,我就不信,她能厉害过我。”罗千澈从汉水里爬了起来,气愤不已。

    为什么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认可那个叫做叶凌月的。

    还有那些镇民,也都尊敬地称呼叶凌月为叶城主,就连镇长那一行人也是如此。

    她偏要证明,她比叶凌月能干,她一定要做出一番作为来,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只是,她怎样才能证明,自己比叶凌月强?

    论医术,她不懂医术。

    论民心,现在渔寮镇所有的人,都对叶凌月尊敬不已。

    再这样下去,这次的城主考核,必输无疑。

    父亲送她出城前,可是千叮万嘱,一定不能让叶凌月成为黄泉城的城主。

    罗千澈心有不甘地想着,她眼珠子转了转,想到了一个法子。

    她折回了船舱。

    船舱内,蒋策在内一干被冤煞之气污染的人还关押在里面。

    蒋策已经是二次中了冤煞之毒了,而且他的毒,比起一般的镇民要严重得多。

    叶凌月懒得在这种非常时期,将多余的鼎息浪费在他身上,所以索性就将他关押着,打算这件事平息之后,再处置蒋策。

    看到了有人进来,已经泯灭了神识的蒋策扯动着铁链,作势就要朝罗千澈扑过去。

    罗千澈见了,周身轮回水之力氤氲,只见她的脚下,浮起了一个召唤法阵。

    “万能的水神,赐我水神之力。”

    罗千澈手上,多了一个权杖,她将权杖指向了蒋策,一股水神之力,钻入了蒋策的眉心。

    蒋策的眉心,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契约印记。

    这印记,和鲛人王额头的有些相似。

    只不过和鲛人王的半神印不同,鲛人王乃是半神兽,他虽是答应了保护水之城,成为守护半神兽,但是他的契约印记,是平等契约。

    而蒋策额头的这一个契约印记,却是奴仆契约。

    这就意味着,蒋策就算是以后祛除了体内的冤煞之气,他也无法恢复自由身,而是像兽类一样,听命于罗千澈。

    但是这种奴仆契约,并非是对每个人都有效的。

    否则罗千澈早就已经使用在叶凌月或者是帝莘身上了。

    奴仆契约要求对方的身体和神智处于极度混乱乃至虚弱的前提下,否则一旦被契约人反抗,契约人很可能会被反噬,造成无法估量的损伤。

    罗千澈也就是看中了蒋策如今神志不清,才趁机将他契约了。

    被奴仆契约后的蒋策,停止了挣扎,他匍匐在罗千澈的面前,就如一头哈巴狗似的。

    “蒋策,你听着,带我找到那冤煞之气的来源。等我消灭了那作祟的水鬼,我就能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人还敢小看我。”罗千澈肆无忌惮地大笑着。

    天明前后,帝莘带回了黄俊。

    被冤煞之气控制的黄俊,早已不认得凌月和帝莘了。

    经过了鼎息的洗涤后,他才恢复了神智。

    “我到底是怎么了?好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对了挽云师姐和小川他们呢?”

    黄俊清醒后,看到了叶凌月和帝莘,又是感慨,又是尴尬。

    “挽云师姐我们稍后会想法子找到。倒是你,怎么会被冤煞之气缠身,我记得我在时还给你留了一些水和食物,照理你不应该被冤煞之气污染才对?”

    叶凌月见黄俊恢复了过来,高兴之余,又很是好奇。

    “这件事,说来也是古怪。我记得我那会儿在祠堂里巡逻,忽然听到了祠堂外有女人的声音,那女人好像在唱歌,等到我循声走了过去,一团黑影扑了过来,再接着,我就神智不清了。”

    黄俊努力回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