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40章 再显神通

    海浪声不绝于耳,当看到罗绮雪被杀,沉入海底的那一刹那,如雾似梦的幻境消失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罗千澈再也压抑不住,她声嘶力竭地尖叫着。

    “不,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我爹不可能是那种人,那都是幻觉,光子,你究竟做了什么。”

    尽管梦境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罗千澈的心底已经知道了,那一切都发生过,可她嘴上依旧不肯承认。

    一直以来,被她认为深爱父亲的娘亲,原来爱得是他人。

    她不能相信,一直被自己视为骄傲的爹爹,居然是个卑鄙小人。

    看到了梦境的还有罗绮雪的魂魄还有鲛人王,他此时才知道,原来绮雪根本不是难产,她是被罗谦给活活害死的。

    愤怒像是要冲破胸膛,可鲛人王知道,即便是他想要报仇,也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身子,正在发生变化。

    失去了鲛丹后,他没有了神力,也再也不能保持人形。

    鳞片逆生着,他正在变回原形,再过片刻,他会成为墨离海里一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鱼。

    “罗千澈,很可惜,这一切都是真的。它是过去二十多年前,发生在鲛人王、罗绮雪还有罗谦身上的真实的事情。至于为什么这些梦境会显现出来,那是因为,我将他们三人过去二十年里的回忆,编制成了梦,让你们看到了梦境。”

    光子也一脸惋惜地看着一点点鱼化的鲛人王中。

    尽管没有了神力,可鲛人王却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他为了心爱之人,苦苦等候多年,只是等待他的结果实在是太过凄切了。

    光子居然有编制梦境的能力?

    “墨泽,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要把鲛丹交出来,你为了我们母女已经做了太多了。”

    罗绮雪的魂魄泪如雨下,她的魂魄也在渐渐消散开。

    罗千澈凝聚了鲛丹之力的那一击,让罗绮雪的魂魄也遭受了重击。

    “绮雪,是我的错,若是当年,我没有离开,若不是我执意要夺回权力,若是我能够早一年回来,那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鲛人王含着笑,望着罗绮雪,他思慕了那么久的人,终于见到了。

    只是为什么,他看到的她哭泣的模样。

    他在第一眼看到她时,就暗暗和自己说过,绝不会让这个拥有明媚笑容的少女流一滴眼泪。

    可惜,他没能做到。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有眼无珠,错信了罗谦。他竟利用了你……”

    罗绮雪试着搂着鲛人王,可是她的魂魄根本没办法碰触到鲛人王。

    直刀鲛人王彻底化为了鱼形。

    那是一条蓝绿色的美丽大鱼,它扑腾着鱼尾,跳入了海水中去。

    “墨泽,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来陪你了。”

    罗绮雪的魂魄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溃散开。

    周围一片死寂,目睹了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罗千澈在一旁,泪流满面。

    她错了,是她害得娘亲和鲛人王一个永世难以为人,一个即将魂飞魄散。

    “救救她,我求你们救救我娘。”

    罗千澈哀求众人,她先是抓住了光子。

    “你一定有法子对吧,你能够进入他们的梦境,那你一定能让我娘亲的魂魄不消散对不对?”

    光子摇了摇头。

    他是神,拥有催眠入梦的能力,可即便是神,也没法子让一个受损严重的魂魄恢复。

    罗千澈颓然松开了手,她再看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你有法子对吧。你一定有,你那么聪明,任何事都能看破,你救救我娘,只要能救她,我可以求我爹让你当黄泉城主。”

    叶凌月没有说话。

    “还不够?那我可以把鲛丹也给你,那把鲛丹还给鲛人王,你救救我娘,我只有一个娘,我对不起她。”

    罗千澈声泪俱下,身子无力地滑下。

    “我可以尝试着救她,但是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成功,毕竟你娘处于游魂的状态太久了,而且她刚才还遭受了重创。至于鲛丹,那是鲛人王给你的,他既以送出,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行剥夺。你要做的,就是代替他,守护好这一片墨离海和水之城的广大子民们。”

    叶凌月吐了一口浊气。

    她的话,让罗千澈原本已经绝望的眼神里,又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阿姐能修复魂魄?

    叶凌月的举动,让光子都吃了一惊。

    自打知道了叶凌月能够清除煞气,光子就大概猜测得出,叶凌月必定有了不得的手段,可没想到,阿姐的本领逆天到了能修复魂魄的地步。

    决定了修复罗绮雪的魂魄后,叶凌月让众人一起协助将附近海域内的水兽全部驱离。

    独独留下了她和罗绮雪的魂魄在这一片海域内。

    “绮雪夫人,在修复你的魂魄之前,我需告诉你一声,这次修复很是危险,若是稍有不慎,你可能会立刻魂飞魄散。”

    叶凌月郑重其事地叮嘱着罗绮雪。

    “叶姑娘,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此生能再遇墨泽,化解我俩多年前的误会,我罗绮雪即便是死,也该瞑目了,我还要代表渔寮镇的万千镇民们谢谢你。”

    罗绮雪朝着叶凌月盈盈一拜。

    “绮雪夫人,你当真能瞑目,我以为,我们本该是一类人。”

    叶凌月目光灼灼,看向了罗绮雪。

    “叶姑娘还真是了解我。”

    罗绮雪忽地笑了起来,她那张美丽依旧的脸上兴起了一丝波澜。

    “我的确不瞑目,罗谦那畜生害我至死,又以我之名奴役了鲛人王那么多年,更可恨的事,他的纵容让我唯一的女儿,成了今时今日这副模样,我罗绮雪又怎能瞑目。”

    她已经看出了,叶凌月和她,就是一类人,明人之前不说暗话。

    “对,我和你的想法一样。既是如此,我们就开始吧,生死一念,就让我姑且一试,看看能否用乾鼎替你修复魂魄。”

    叶凌月说罢,摊开了右手掌。

    只见一个黑色的小鼎,从她的掌心盘旋而起。

    那是?

    看到了乾鼎时,罗绮雪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