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42章 莫名的心疼之感

    提起罗谦时,罗绮雪眼中已经没有了仇恨。

    罗谦的事,是因为她年少是的有眼无珠,但有了鲛人王的不离不弃,罗谦对于罗绮雪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

    但她不愿意让罗谦那样的人成为水之城的城主,所以她希望叶凌月能够帮她铲除罗谦。

    “好,这算是我收下胎玉的报酬。只是,绮雪夫人,你真的不要再和罗千澈见上一面嘛?毕竟,你们母女已经分离了二十余年了。”

    叶凌月感慨着,不远处的海面上,一条蓝绿色的大鱼从海面上跳了出来。

    罗绮雪目光温柔,凝视着那一条大鱼,她摇了摇头。

    “不了,千澈性格骄纵,可经历了这一次的事情后,想来她也已经明白了许多事。我的离开,只是为了让她更好的成长。更何况,我也并非真正的离开,我和墨泽,会一直留在墨离海,守护着这一带的子民和水兽们。我也将用我的余生,偿还过去我所做的一切错事。”

    说罢,罗绮雪的魂魄化为了一道金光,融入海水中。

    伴随着罗绮雪的离开,那条蓝绿色的大鱼也消失在了海平面上。

    远方,有了鲛人的歌声传来,伴随着亘古不变的海浪,越传越远。

    自那一日之后,在墨离海一带航行的船只,再也没有遇到了风暴天气。

    偶尔有在黑夜中迷失的船只,都会在夜晚看到一头美丽的蓝绿色大鱼,鱼背上,坐着一名美丽的女子。

    那女子总是会指引着那些迷路的船只,找到正确的航道。

    墨离海一带的渔民们因此也将这一鱼一人称为墨离海神。

    罗绮雪和鲛人王墨泽一起离开后,困扰了渔寮镇多日的水鬼风波也终于平息了。

    得知了娘亲离开后,罗千澈痛哭了一场,随后她就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叶凌月等人回到了渔寮镇后,镇上的镇民们也都已经恢复如初了。

    码头上,秦小川、黄俊带着恢复如初的挽云师姐以及一干镇民欢呼着迎接着叶凌月等人归来。

    “光子姑娘、凌月、帝莘你们平安无事地回来实在是太好了。昨晚我们正准备攻打祠堂,哪知道忽然镇上的鬼子们全都恢复正常了。”秦小川兴高采烈地说道。

    “光子姑娘,你怎么看上去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舟车劳顿累了?”

    秦小川见了光子,立马迎上前去。

    “小川,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我还没感谢你上次对我的救命之恩,我请你吃一顿。”

    光子立马热烈回应,一把拽过了秦小川,脚下抹油,一溜烟就没了影。

    小川一脸的受**若惊,光子心中却是那叫一个悔啊。

    作孽啊,他怎么就那么不小心,一不留神就在阿姐面前暴露了自己催眠入梦的本事,这下子可好,他这月光戏班子第一台柱子的身份要纸包不住火了。

    为了避免被叶凌月盘问,光子只能是三十六计溜为上计了。

    只是可怜了秦小川嘴角都要笑抽筋了,以为光子看上了他了。

    见光子逃命似的溜走了,挽云师姐和黄俊笑了起来。

    “看来这次小川师兄的春天要来了。”黄俊又是羡慕又是感慨。

    帝莘却是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他只能希望,秦小川自求多福了。

    他此时也没多少心思去关心小川和光子的事,帝莘更担心的是叶凌月。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鲛人王和罗绮雪的触动,叶凌月一路返回渔寮镇时,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洗妇儿,你若是不舒服,我们就在渔寮镇多逗留几天,等到镇上的事整顿好了,再出发返回水之城。”帝莘担忧地望了眼叶凌月。

    他很想询问媳妇儿到底是怎么了,可帝莘也知道叶凌月的性子,她若是想说,自然会说,她若是不想说,他咦不会勉强。

    叶凌月点了点头。

    渔寮镇虽说已经摆脱了冤煞之气,可镇上这一次也是死伤惨重。

    帝莘就和黄俊等人仪一起,在镇上帮助镇民们整顿家园。

    叶凌月则是四处巡查着,帮一些受伤的镇民进行治疗。

    到了夜间,叶凌月手头的活计总算是忙完了。

    这时小吱哟跑了过来,只见它两条小短腿一跃,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

    小吱哟舔了舔叶凌月的掌心。

    “老大,你好像看上去不大高兴,是不是帝莘那小子欺负你?”

    叶凌月苦笑道,自己的情绪就表现的那么明显,连小吱哟都察觉到了?

    “不关帝莘的事,他对我一向是极好的。我只是因为鲛人王和绮雪夫人的事,有所触动罢了。我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只是一想到绮雪夫人和鲛人王本该是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神仙伴侣,却因为罗谦的从中作梗,分离了二十余载很是遗憾。”

    叶凌月不觉摸了摸胸口,那种遗憾,让她的心隐隐作疼,就好像她也曾在遭遇过那样的痛楚。

    可帝莘明明对她很是疼爱,别说是误会,两人甚至连吵架都没有过。

    叶凌月却不知道,她这般难过是因为受了触动。

    她前世的经历,太过凄惨,即便是云笙和夜北溟夫妇封印了她的记忆,可此番恰好目睹了鲛人王和罗绮雪的事,就如触碰了旧的伤疤,虽然不至于血肉模糊,但也是隐隐作疼。

    “老大,你一定是想太多了,这个狗屁黄泉城主当得可真累心,你再想下去,只怕连白头发都要想出来了。”

    小吱哟摇头晃脑着。

    叶凌月笑了起来,她强打起了精神来。

    “谁说着这城主当得狗屁不通了,你们家老大我这次可是有意外的收获,除了修为突破了天地劫第五重外,还得到了秘宝!”

    叶凌月说罢,摊开了手掌。

    小吱哟瞅瞅自家老大的掌心,那个犹如胎记似的鼎印还在那里。

    只不过,小吱哟左看右看,怎么觉得鼎印好像有些不同了,似乎多了些什么。

    “我想我已经知道了九洲鼎九片鼎片中失落的一片鼎片了,绮雪夫人送给我的那块胎玉,正是九洲鼎片中的一部分。”

    叶凌月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