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49章 叶氏杂牌军,出动!

    “入侵者,不用再多说。无论城主府里发生了什么,我们只服从水神血脉的命令。城主要我们捍卫水之城,我们就会誓死捍卫,想要进入水之城,就做好和水族最勇猛的战士们殊死搏斗的觉悟吧。”

    那闪电鳗战士对于帝莘的话,全然不顾。

    它一挥手,那些水兽们黑压压一片,逼近了。

    水族数量众多,而且可以无限量的召唤,这也是当初影姬为什么选择附身罗谦,也要控制罗谦的缘故。

    “愚昧,你们简直是愚昧不堪。一个鲛人王如此,无数的水族战士也是如此,你们所谓的对水神的忠诚,根本就是镜中花水中月,狗屁不通。”

    帝莘面对顽固的水军,忍不住呵斥道。

    “放肆。你胆敢辱骂水神,战士们,杀了这些入侵者。”

    闪电鳗战士也被帝莘的话激怒了,它身上,强大的轮回电之力,凌空落下,朝着帝莘的天灵盖狠狠劈去。

    哪知这时,帝莘冷笑了一声。

    他的身影忽然消失了,就如鬼魅般,出现在闪电鳗战士的身后,雄剑九龙吟冰冷的刺入了闪电鳗战士的咽喉。

    “元神分身?狡猾的人族……”闪电鳗战士激动的声音曳然而止。

    “想一想,当你们为了里面那个男人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他为了你们做了什么?上百名的鲸人战士,他挥手间就斩杀一空。真正的战士,应该捍卫自己的族人,捍卫战士荣耀,而你们做了什么?看看你们身下的这一片河水,它曾经被你们同胞的鲜血染红!”

    帝莘放了九龙吟,可他的话却犹如最锋利的剑刺入了每一名水族战士们的心。

    帝莘在说这番话时,他的体内,血管里的血液沸腾着。

    曾几何时,他也曾站在了无数子民的面前,他高举起了利器,戾气冲天。

    挽云师姐等人都诧然地看着帝莘。

    那一刻,帝莘如同变了一个人般,他的话,让每一名有血性的水族战士们都血脉贲张。

    只听得一阵兵器落入水中的声响。

    一个、两个、十个、一个接着一个,那些水族战士们都愤怒地丢下了兵器。

    “我们不愿意用同胞的尸体,去捍卫一个没有血性的水神血脉。”

    闪电鳗战士也迟疑着,终于,它手中的兵器也放了下来。

    水族战士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帝莘等人见状,鱼贯通过。

    “慢着。”

    就在最后一个光子走过时,那名闪电鳗战士忽然开口。

    “城主府有一条地下暗道,我们可以带着你们进入城主。”

    子时前后,城主府内,一切寂静无声。

    牢房里,几名妖兵正肆无忌惮地饮着酒。

    它们常年隐匿在水之城,一直过着见不得光的日子,好不容易如今翻身做了主,自以为霸占了整个水之城,全都松懈了下来。

    “这一次我们妖族是要扬眉吐气了,听说连人族的九大新手城城主都被影姬大人给抓起来了。”

    “我怎么听说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那也不过是早晚的事,你想以影姬大人的能耐,抓一个人族城主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这时,牢房方向发出了微弱的声响。

    妖兵们停下了喝酒。

    “牢房里的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是,谁过去看看。”

    “声音是从那个女舞者牢房里传出来的,乖乖,那女人可长得真美,被妖族的狐狸精都要美几分。”一名喝得醉眼朦胧的妖兵吹了一声口哨,自告奋勇朝着牢房走去。

    到了牢房时,就见“光子”趴在了地上,痛呼出声,她抬起了脸来,那张娇艳的如花朵似的脸上满是楚楚可怜。

    “大人,贱妾腹痛难耐,能不能麻烦大人帮忙看一看。”

    那妖兵狐疑着看了眼牢房,只见罗千澈蜷在了角落里,一动不动。

    妖兵不疑有它走了进去。

    哪知它前脚刚跨进了牢房,忽觉得眼前一黑,脑袋就跟个皮球似的咕噜噜滚落在地上。

    那妖兵甚至看不清一刀斩下了它脑袋的凶手的真面目。

    只见装病的“光子”摇身一变,成了小乌丫。

    而叶凌月已经掠出了牢房,斩杀了几名妖兵。

    很快,叶凌月也找到了同样被关在了牢房里的秦小川和蒋策。

    “凌月,你没被那妖下禁制啊?”

    秦小川见叶凌月身手依旧,一脸的羡慕。

    他被抓来之后,也不知那妖族用了什么手法,禁锢了身法,如今整个人就如绳索束缚住般,别说是动用元力,就算是手脚灵活都有些困难。

    “我假扮成了光子,那天妖没有堤防,没有给我喜爱禁制。”叶凌月早前也从罗千澈那里得知,那个叫做影姬的天妖,实力非同小可,她擅长的妖术也和一般的妖族不同。

    如今连六大新手城的城主都落到了她的手里。

    她想来就是早前和玉骨妖同谋的另外一名妖族,影姬比起玉骨妖来,更加狡猾也更加难对付。

    “你不会是打算以一人之力,对付整个城主府的妖族吧?依我之见,我们还是先逃出去,等到我禀告了九洲盟,再把那妖族一网打尽。”

    蒋策满脸的担忧。

    他可是见识过了影姬的厉害的,那女人居然将六大城主鲸吞了下去,如今六大城主也不知道生死如何。

    他可不认为,一个叶凌月能够对付得了天妖。

    “谁说我们老大只有一个人。”

    小吱哟、小乌丫还有小噩兔、囚天走了过来,在它们的身后跟着黑压压的一堆。

    “这……这是?”

    蒋策和罗千澈看清了叶凌月的那群帮手后,全都懵了。

    他们不约而同,睁大了眼,这也是帮手,这是哪里来的杂牌军?

    一只短腿小狐狸犬、一个萝莉小美女外加一头黑漆漆的兔子、一株比人还高的太阳花,但所有的一切,论起惊悚度,都比不上后头一群。

    嗡嗡叫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嗜血蛇蜂,一群看上去和人族相似,却长着一对鸟人翅膀的三足鸟人战士。

    “你!难道你也能够召唤灵兽,这不可能,你身上明明没有水神血脉。”

    罗千澈难以置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