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54章 黄泉城新城主

    咎由自取,好一个咎由自取。

    洪明月僵在了那里,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血泪从她那双早已没有了眼球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叶凌月,你好狠,我洪明月是卑鄙无耻,可是这一切都是谁的错?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若非是你们母女,我洪明月如今依旧是大夏的公主,洪府也依旧健在。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甚至是我最爱的人,也都被你抢走了。我告诉你,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我诅咒你和你的男人,永世不能在一起,比我痛苦百倍!”

    洪明月说罢,猛地举起了掌来,一掌落下拍碎了自己的天灵盖。

    为了生存,她连尊严都可以不顾。

    但是她不能这般丑陋痛苦的活着。

    她的身体,直挺挺地跌落在地,在冰凝露的作用下,慢慢化为了一滩血脓水。

    “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活该死得这般凄惨。”

    光子见了,啐了一口。

    叶凌月神情复杂,望着洪明月的尸首。

    她和洪明月可谓是死对头,想不到她最终会是这样的凄惨下场。

    洪明月,本该是天之骄女,只可惜洪府扭曲的教育和她骄傲的过了头的性格,成了她最大的负累。

    “父亲……”

    一旁,罗千澈跪在了地上,望着只剩了一具尸首的罗谦,默默垂泪。

    “少城主,罗谦的死……”叶凌月走上前去。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父亲罪有应得。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的兽宠杀死了我父亲,这件事我永远都会记得。我罗千澈总有一日,会正大光明地找你讨回这个公道。”

    罗千澈抹去了泪水,郑重其事地向叶凌月发出了挑战。

    她对于父亲罗谦的情感也很是复杂。

    她深知父亲是个卑鄙小人,可也是他从小到大陪伴在了她的身旁。

    “我等着你。”

    叶凌月颔首。

    “两位,水之城城主已死,城不可一日无主,关于水之城和黄泉城未来的城主人选,我们几人也已经有了定论。”

    五灵城主走上前来,安慰了罗千澈几句,同时也宣布,经过了几位城主的一致同意,决定分别推荐罗千澈和叶凌月成为水之城和黄泉城的新城主。

    经过了水之城的这一场劫难,早前对叶凌月很是不满的几位城主对叶凌月都已经是刮目相看。

    尤其是早前和罗谦站在同一阵营的几大城主,老脸都红的跟包公似的,这一次如果不是叶凌月和帝莘的仗义相救,只怕他们几人都是凶多吉少了。

    那一夜后,水之城新城主继位。

    叶凌月也顺利通过了这一次城主会晤,正式成为了黄泉城的城主。

    可重创之后的水之城,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叶凌月和帝莘也启程准备返回黄泉城。

    可这时候,五灵城主却拦下了帝莘。

    原来五灵城主是想让帝莘暂时不要返回黄泉城,而是与他一起结伴参加即将举办的九洲荒狩。

    “九洲荒狩?”

    帝莘一脸的不明,他来古九洲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荒狩。

    “荒狩就是猎妖的意思,别忘了,新九州的人之所以来古九洲,就是为了猎妖。最近,妖族的活动很是频繁,水之城的事情发生后,蒋策已经将此事上报给了九洲盟。盟里很是重视,所以才提前召开了原本在半年之后才召开的九洲荒兽,就是为了给那些妖族一个教训。”五灵城主解释道。

    九洲荒狩也就是古九洲上所有大部分城池都参加的一项盛事,今年的九洲荒狩不日即将召开。

    五灵城这一次由五灵城主领队,帝莘和舞悦姑娘都被选中了代表五灵城出赛。

    “没兴趣,我还要和我洗妇儿回黄泉城。”

    本以为帝莘会很荣幸地接受这次荒狩的邀请,哪知道这厮一听,想也不想,一口给拒绝了。

    这可把五灵城主给急坏了,帝莘可是他手上的一张王牌啊。

    “帝莘,这可不成,你以前答应过我,我让你离开五灵城,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以后五灵城要求你做的事,你必须配合。”

    五灵城城主不得已,只能是搬出了早前他和帝莘的协议。

    帝莘此人,冷酷决断,但对于自己的承诺还是有约必守的。

    更何况,他的五师姐也还在五灵城,五灵城主就不信,帝莘会置她与不顾。

    听五灵城主这么一说,帝莘回忆起来,好像是有那么回事。

    “有我在,放心。”

    光子的眼闪闪发光,凑上前去。

    终于可以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把这个又讨厌又狡猾的渣男给一脚踢走了。

    “就是因为你在,我更不放心。还有,你去黄泉城干什么!”

    帝莘咬牙切齿状。

    帝莘对于光子的身份倒是不怀疑,只是他讨厌一个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异性跟苍蝇似的,围着洗妇儿转悠。

    “那还用说,自然是凌月邀请我去的。我们月光戏班子可是大陆闻名的戏班子,所到之处,都是人潮汹涌,带动当地的经济……得,和你这种土著说经济你也不懂。”

    光子这话倒是不虚。

    他的扮相,老少男女通杀,在水之城时,就有大量他的爱慕者不惜千里迢迢赶到水之城,就是为了替他捧场。

    这个对于当地的各家商铺,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叶凌月这个黄泉城的城主刚坐稳,但黄泉城百废待兴,月光戏班子能常驻,无疑是一大福音。

    加之叶凌月和光子又极为投缘,两人一来二去,叶凌月就邀请了光子与她同行,前去黄泉城。

    “帝莘,既然你答应了老城主,就按照他说的做吧。有四哥和挽云师姐他们陪伴,我在黄泉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办完事后尽快回来即可。”

    这次城主事件,五灵城城主多次仗义相救,叶凌月也不想让五灵城主难办。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分离,又会是多久,一想到这里,叶凌月和帝莘心底都有些不是滋味。

    许是看成了两人眼底的不舍,五灵城主哈哈一笑,随即说道。

    “帝莘,你放心,你和你家洗妇儿很快就会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