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62章 她的家人们

    “旧识?”

    “姑娘?”

    光子和薄情互看了几眼。

    两人都属于雌雄莫辩,让人眼红耳热的绝世容貌,站在一起,还真是赏心悦目的紧。

    “这女人(男人)未免长得漂亮的过火了吧?”

    两人同时暗忖道。

    薄情以前,可是扮过女人的,也是扮相一流否则也不会迷得当初的洪玉郎神魂颠倒。

    只是他遇到了叶凌月后,就一改红妆,少了脂粉气只有十足的英气。

    但他第一眼看到光子时,总觉得光子有些不对头。

    难道对方也是男人假扮的?

    薄情正欲细看,就见秦小川警惕道。

    “薄情,你可别打光子姑娘的主意。”

    薄情哑然,难不成秦小川这个傻大个看上了光子?

    莫名的薄情举得秦小川要悲剧了。

    “放心,除了凌月,我对其他人一点兴趣也没有。”

    薄情收回了视线,果然不再多看光子一眼,倒是叶凌月因为他看似开玩笑般的一句话,弄得有些尴尬。

    又是个对阿姐有兴趣?!

    光子一听,心中警铃狂响,就跟老母鸡护小鸡崽子似的挡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光子,别听薄情胡说,他就像是我的好姐妹一样。”

    叶凌月大大咧咧道。

    她对薄情的印象还根深蒂固地停留在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完全没往男女感情方面去想。

    薄情听了,眼神暗了几分。

    凌月心中,恐怕只有帝莘才是特别的。

    不过只要帝莘和凌月一日不成亲,不对即便是成亲了也一样,他依旧有机会抢回凌月的心。

    这一次,他一定要把握住帝莘不在的好机会。

    虽然经历一些风波,可这次黄泉城参加九洲荒狩的代表队总算是顺利成军了。

    余下来的几日,叶凌月将黄泉城的事务整顿之后,就带着黄泉猎妖队的成员一起前往宣武城。

    只不过在前往宣武城前,叶凌月被光子缠住了。

    光子要替叶凌月易容。

    上次在水之城暴露了容貌后,叶凌月后来索性就恢复了真貌。

    加之帝莘这次也不再,她也懒得乔装,是女人是喜欢把自己的脸涂得黑黑的,老被人用看丑八怪似的眼神鄙视。

    况且她那妆容每日就寝前都要清洗很是麻烦。

    可光子不干啊,他就像是帝莘上身似的,一个劲劝着叶凌月,到了最后叶凌月只得按照光子的意思,由他亲自操刀,为叶凌月绘制了一个可以长久保持的妆容,而且只有他的独门药水才可洗掉。

    见光子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叶凌月只得是答应了。

    光子偷着乐,这样一来,奚九夜就算是见到了阿姐,也不可能认出她来了。

    光子用了半天时间,涂涂抹抹,将叶凌月彻底变成了个肤色发黑,头发枯黄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女子。

    “再怎么努力,独独改变不了眼睛啊。”

    光子端详着眼前的叶凌月,有些不大满意。

    阿姐长得比较像父亲夜北溟,但唯独一双眼,和医佛云笙相似。

    眸清如水,微微一笑,宛若新月,让人不觉怦然心动。

    “已经很厉害了,光子你懂得东西可真不少,比我强多了。”

    叶凌月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光子这一手易容技艺,简直就是出神入化。

    “你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光子笑了起来,那双承自父亲的狐狸眼,挑了挑,不禁带上了几分宠溺的意味。

    他依稀想起,当年他刚学说话时,比起阿日来,他老是学不好。

    那是他记得直哭,却是比他大不得几岁的阿姐,抱着长得肉滚滚的他,将他放在膝上,用世上最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阿光,阿姐叫你说说话,你看仔细了,听仔细了。跟着我喊,阿姐……”

    那时的阿姐捉着他胖乎乎的手,在她的嘴边画着她的口形,一次又一次。

    他亦学着阿姐,就连睡梦里,都费力地张着嘴,学着叫阿姐。

    想起了往事,光子的眼有些湿漉了。

    阿姐重生后,论起年龄比他小了几百岁,他都差点要把她当成女儿养了。

    去宣武城,光子其实很担心。

    这种心态,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藏在了十几年的倾城名花,刚准备搬出来晒晒阳光,一不留神就会被一个叫做“天下第一渣”的偷花贼给偷走了。

    不成,无论是叫做奚九夜的渣还是叫做帝莘的渣,都不能打他阿姐的主意。

    “光子,你怎么了?”

    叶凌月留意到了光子的异样。

    这厮刚还笑的跟弥勒佛似的,下一刻,就拉长着一张脸,浑身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进”的可怕气息来,也不知道光子的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凌月,你别叫我光子,那是我的艺名,外人喊的。你喊我阿光,我家人都那么喊我。”

    光子咧开嘴,露出了一口白白的牙。

    “我第一次听你提起你的家人,他们都是怎么样的?”

    叶凌月对于光子的性格很没办法。

    光子有时候冷艳逼人,可有时候却跟个小孩似的,真不知怎样的家人才能养出这样的性子来。

    这让叶凌月对光子家人很好奇。

    光子噎住了。

    “他们……都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说着光子红了眼,手很麻利地挽住了叶凌月的手臂,一副凄楚的模样。

    小人版夜凌光却是比了个鬼脸,暗搓搓地说道,阿姐,你可别怪我,我没撒谎啊,父亲娘亲还有讨厌的阿日不就在神界嘛,另外一个世界。

    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这是都过世了的意思?

    叶凌月满脸的愧疚。

    “抱歉,光子,我并不知道。那我以后就喊你阿光吧。”

    “再喊一声。”

    光子的眼都要笑眯起来了,好亲切,就好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

    “阿光……”

    “再喊一声。”

    “……”

    光子一直缠着叶凌月,知道叶凌月喊得口干舌燥了,这厮才顶着一张笑傻了的脸屁颠颠地离开了。

    “家人嘛……也好久没给娘亲和义父义母写信了,还有彩儿姐……哦,还有师傅紫。趁着还没离开黄泉城,先给他们写封信。”

    叶凌月想了想,挥笔下了几封信,分别送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