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64章 九洲中原令

    风萧萧雨兮兮,紫堂尊上一去就不复返兮了。

    就这样,孤月海的无涯掌教成了史上最悲催的一任掌教。

    紫堂宿“离家出走”了。

    他走之前,带上了三界鹰还把式神炼妖鼎塞进了叶凌月的那口生命乾坤袋里。

    天亮前后,紫堂宿已经站在了古关口。

    眼前是九座被历史风沙磨砺地没了棱角的城门关卡。

    任何人进入古九洲,都需要从新手城辗转才能到古九洲的其他城池。

    而紫堂宿眼下要去的是叶凌月信上提到的九洲荒狩的所在地。

    古九洲的信可和现代意义上的信不同。

    它没有邮戳,也没有地址。

    但是紫堂宿依旧有法子找到叶凌月。

    虽然话少且面瘫,但紫堂宿脑子很好使,他的脑中已经勾画出了一条清晰地前往宣武城的路线。

    “通关令。”

    古关口的守卫们拦住了紫堂宿。

    每个从九洲到古九洲的人,都需要一枚门派的通关令才能进入古九洲的新手城。

    眼前这位男子虽然满头银灰色的发,但面容却年轻的离谱,守卫们理所当然把他当成了某个门派出来历练的新人。

    紫堂宿的唇抿成一条线,除去自家徒弟外,紫堂素的为人处事准则是能动手就不要动口。

    他继续抬步往前走,就好像那几名城卫是空气。

    “岂有此理,没有通关令还要硬闯。”

    侍卫们对于这种擅自闯关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遇到了,他们举起了手中的灵器,扑杀而来,想要将这个不识好歹的新人撕成碎片。

    可眼前,流光一纵,侍卫们的灵器刹那间化为了齑粉。

    一股寒气自侍卫们的脚底窜上来,他们面面相觑,眼睁睁看着那新人飘然而过。

    这时,跟在了紫堂宿身后的三界鹰落到了众侍卫的眼前,把一块令牌在众侍卫的眼皮子底下晃了晃。

    三界鹰替这些无知的侍卫们默哀,真是一群没脑子的蠢猪。

    区区的地阶灵器,居然敢在自家主子的黑火面前显摆,一般的灵器遇到了黑火早就经受不住黑火的威吓,自毁了。

    不过说起来,主子的记性还真是越来越差了。

    他好像完全不记得了,多年前他得了这块通关令时,随手就赏给了它当项链了。

    三界鹰摇头晃脑着,跟着自己主子走向了传送阵。

    看到了那块令牌时,那些侍卫们就如触电般,吓得脸色都变了。

    “那是九洲令?”

    在古九洲,最高的权势无疑就是九洲盟,包括盟主在内古九洲的九大洲长,也就是九洲盟的长老会成员,各有一块令牌。

    九洲令共有九块。

    一块九洲令意味着在古九洲的任何一个区域,持有者都能畅行无阻。

    难道方才那人会是九洲盟的长老不成?

    可这也太年轻了吧?

    等到侍卫们回过神来时,紫堂宿和三界鹰都没了踪影。

    “嗨,那真的是九洲令,可我怎么看到令牌上有四个字?”

    其中一名侍卫揉了揉眼,呆愣愣地望着手中化成了粉末的灵器。

    他们只是古关口的侍卫,只听说过九洲令的样式,却从未亲眼见过。

    一般而言九洲令上刻的字会是,“九洲。青”之类,代表了不同的洲别,可刚才那年青男子……的兽**的翅膀上挂着令牌分明刻着的是“九洲。中原”。

    九洲。中原到底是不是九洲令?

    那些侍卫们困惑着,可是他们也不敢将此事禀告上头啊。

    要是那人真是九洲盟的长老,他们居然冒犯了九洲盟的长老,可就是死罪了。

    而事实上,这些古关口的侍卫们还真是孤陋寡闻了。

    九洲盟发出的九洲令,并非只有九块,相反九洲盟发出的九洲令共有十块。

    而传说中那块最神秘、份量也最重的九洲。中原令不仅仅是九洲盟发出来的。

    它同时也是中原地区的妖族联合了九洲盟联合发放的,整个古九洲只有一块的九洲。中原令。

    这块令牌,不仅仅意味着在九洲盟的地位的独一无二,它还同时象征着中原地区妖族的妥协,持有九洲中原令者甚至可以自由进出中原地区。

    可在它颁发出去没多久,就失踪了。

    谁也不会想到,它居然成了一头兽**的项链。

    在紫堂宿收到信离开青洲后没多久,夏都内蓝彩儿也收到了信。

    信到了蓝彩儿的手中时,已经是三日之后。

    “九念他自己去了妖界?”

    蓝彩儿放下了手中的信,面有愁容。

    九念刚走的几天,她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都神魂不守着。

    她生怕九念在古九洲吃了苦,又生怕他被人欺负,直到收到了叶凌月的这封信。

    叶凌月的信中说道,小九念是自己前往妖界的,看上去他似乎是想去找寻自己的父亲。

    看到了这里,蓝彩儿沉默了。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在儿子的心目中,父亲的份量一直很重。

    他从不提,只是怕她这个做娘的伤心。

    而她还天真地以为,小九念还不懂事,要等到他成年之后再慢慢告诉他阎九的事。

    也许小九念早就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亦或者他在外头听到了些风言风语。

    她应该早点告诉九念,他父亲的事。

    她要告诉他,阎九是多么地期盼他的出生……只可惜,这一切都太迟了。

    也许正如凌月在信中所说的,小九念身上的妖血,指引着他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路。

    她这个做娘的,也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想到了这些,蓝彩儿的眼眸,愈发清澈了起来。

    “彩儿,你不要担心,凌月和薄情一定会找到小九念的。他虽年纪小,但却是个很有主见的孩子。”

    刀戈低声安慰着蓝彩儿。

    小九念失踪时,他也心急如焚,这几年阎九不在,他抱着复杂的心态守护者蓝彩儿以及她和阎九的孩子。

    他并非没有纠结过,可是看着小九念一天天长大,他慢慢喜欢上了那个孩子。

    若果有法子前往古九洲,他一定会不计一切赶过去。

    尽管他知道,他到了古九州后,很可能会看到蓝彩儿一家三口团聚的画面。

    可他就是不愿意让这对饱受磨难的母子再受任何委屈。

    蓝彩儿放下了信,她的眼神有些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