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69章 初相遇

    出乎意料之外的,小九念依旧没看到人,他只看到了一片连绵的山体。

    在山脚下的位置,他看到了一块石碑。

    那石碑,是长方形的,和山连为一体。

    石碑上,刻着稀奇古怪的碑文,有山形图文,碑文上闪动着晦涩的光。

    石碑看上去和人界的墓碑没什么区别,青石质地,但因为常年的风吹而晒,已经满是风尘,大量的野草和一些虫子,不时地从石碑上攀爬过。

    “人呢……”

    小九念狐疑着,东看看西看看。

    “小鬼你还挺机灵的。”

    石碑突然发出了声音来,吓了小九念一大跳。

    他壮着胆,凑近了石碑几分,大大的眼珠子,盯着石碑。

    “哎,难怪你一直藏头露尾不肯出现,原来是个石碑怪啊。”

    小九念说罢,用手指戳了戳石碑。

    “别碰我,你个没礼貌的小鬼。谁告诉你本座是石碑怪了?”

    石碑怪?!

    这是什么鬼。

    石碑里的那个男音一肚子的火气,像他想当年好歹也是玉树临风,迷死了多少的妖界少女,怎么到了这小鬼的嘴里,就成了石碑怪了。

    “不是石碑怪,那难道你是土地公公,原来妖界也有土地公公啊?”

    小九念也不怕,他戳戳石碑后,见对方没有反应,就抱着小腿,蹲在了石碑旁。

    莫名地,他还挺喜欢这个脾气火爆的土地公公的。

    也许是因为,刚才他救了自己。

    “土地公……”

    石碑里的某人真相敲开这小家伙的小脑袋瓜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居然说他是土地公公。

    挣扎只是持续了一丢丢的时间,某人就自我安慰土地公公总好过石碑怪,好歹辈分高。

    “土地公公,方才谢谢您了,我娘说了,做人要知恩图报,我欠你一个人情。可是人情欠起来很麻烦,要不你说说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我顺便还你人情。”

    小九念歪着脑袋,打量着那一块石碑。

    以小九念的逻辑,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土地公公不住在土地庙,而是变成一块石碑。

    “嗤~小鬼就你,能帮什么,再说一次,滚。”

    石碑里的那个声音嗤笑道。

    不过是区区十几头玉面豺都对付不了,又怎么可能帮得了深陷妖帝禁制的他。

    “话不能这么说的,我人虽小,可是本领不小。我真能帮你,你不信,等着瞧。”

    小九念鼓了鼓腮帮子,就跟一只小青蛙似的。

    他眼珠子转了转,他想了想,蹲下了身子,麻利着把石碑附近的野草都扒光了。

    还把几个位于石碑附近的蛇虫鼠蚁穴也该捣了。

    看到了小家伙的举动,石碑了的声音沉默了。

    这小鬼,还挺细心的,他的妖体因为妖帝禁制的缘故,化为了碑体,虽然妖力还在,却没法使用。

    那些野草乃至蛇虫鼠蚁穴里的普通低等生物,确实不怕他的妖威,不分昼夜啃噬着碑体,让他很是不舒服。

    “小鬼,谁让你多管闲事了。”

    石碑里的那个声音没好气着。

    “咦,难道这样你不会更舒服点?每年清明的时候,我娘、外公外婆在我们家先祖墓碑前都是这么做的,说是这样先祖会高兴,庇护我们全家的。”

    小九念摸了摸头,一脸的奇怪。

    清明扫墓……

    石碑里的声音索性就不说话了,他是担心自己一个气得行为失常,把这口无遮拦的小家伙给掐死了。

    反正小孩子的耐性有限,等他都折腾完了,就该滚了。

    果然,把“清明扫墓”进行了一遍后,小九念就起了身走开了。

    “终于走了,真是个爱闹腾的小家伙。”

    石碑里的声音嗫嚅着,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里多了一股淡淡的惆怅。

    千余个日夜,他自从被妖帝禁制缠身后,就再没有和人说过话。

    方才,若非是发现了小家伙的身上有一丝人的气息,他也不会忽然想起了身在人界的妻子和那没见过面的孩子,动了恻隐之心,救下了小家伙。

    那小家伙身上,有妖气也有人的气息,他应该是个妖人混血。

    他和妻子的孩子,也不知是男是女,这会儿应该也已经有三岁了。

    那个小鬼,看上去已经有五六岁了。

    不过,他有双很漂亮干净的眼睛,若是自己的孩子也像他那样就好了。

    这时,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传来。

    一个小身影站在了石碑面前。

    “你个小鬼,烦不烦,怎么还没走?”

    看到了去而复返的小九念,石碑的碑体微乎其微地颤了颤。

    “嘿嘿,我来还人情啊,我这人最讨厌欠人人情了。”

    小九念抱着几根手臂粗细的木头,他又来回搬运了几次,找到了一些干枯结实的树枝一些草,再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找出了一些小工具。

    随即就叮叮当当,在石碑旁开始动工了起来。

    石碑里的那人哑然了。

    这小家伙,是在搭棚子。

    大概是一两个时辰后,小九念又呼哧呼哧爬上了小棚子,将一些干草铺在了上面。

    一个小小的,虽不精美,但是却很舒适的小棚子顶在了石碑的上方,替它遮挡住了猛烈的阳光。

    “怎么样,我很能干吧。”

    从棚子上爬了下来,小九念手上握着小锤子,满是尘土和血迹的脸上露出了个特大号的笑容来。

    他得意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差强人意,这些东西,谁教你的?”

    石碑里的男人虽语气还很冷淡,但比起早前来,已经进步了许多,至少不动不动就让小九念滚了。

    “我外公还有我干爹。你放心,这棚子可牢固了,以前我给赤赤搭窝的时候,就是这么造的。”小九念拍着胸脯保证。

    “混账,你把本座当成狗了!”

    亏了自己这会儿是碑体,否则准保鼻子会被这小家伙给气歪了。

    敢情他忙乎了半天是在搭狗窝。

    “你很没礼貌哎,赤赤是头老虎,它不是狗。”

    小九念一脸的不满。

    提起了赤赤,小九念的脸垮了下来。

    赤赤也不知怎么样了,它要是知道自己不听它的话,擅自引走了玉面豺,一定会很生气,它可是母老虎啊。发起火来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