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70章 无情还是有情

    “连兽宠都丢了……没用的小鬼,那还磨蹭什么,再不去只怕就找到一具骨头架子了。”

    石碑仿佛能瞬间洞察人心般,看破了小九念的心思。

    这小鬼,还是适合笑眯眯的,哭丧着脸可真难看。

    明明是很讨厌这小家伙,可是一想到他要离开了,石碑有些烦乱。

    “土地公公,你说得对,我得走了。你放心,找到了赤赤后,我还会来看你的。”

    小九念有些不舍,这个臭脾气的土地公公让他的感觉很亲切,可是他得去找赤赤了。

    “谁稀罕你来看我了,少来烦我。你朝着太阳的方向走,若是到了夜晚就不要赶路了。一直走,可以抵达妖界的村落。记住不要暴轻易告诉别人……你是妖族混血。”

    石碑没好气地说道。

    “哦—”

    小九念拉了长长的一个尾音。

    土地公公果然就是土地公公,好厉害,居然连他是妖族混血都一眼看破了。

    虽然他的声音恶声恶气的,但是其实都是善意地劝告。

    心中的不舍更强烈了,小九念垂头丧气着,踢着地上的石头往前走去。

    才走了几步。

    “回来。”

    听到了身后的喝止声,小九念一喜。

    “立刻躲到我身后,记住,屏住呼吸,无论听到了什么,都不要出声。”

    石碑的声音沉重了起来,小九念一听,还想询问什么。

    可是他脚下一紧,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被强行扯到了石碑的后头。

    这时,天空忽然暗沉了,天像是要塌下来了般,风声似有笑声。

    一股漫天而来的威压,扩散开。

    周遭,风云变色。

    大量的妖兽闻风遁逃。

    风中,有一股浓郁的花香飘来。

    小九念留意到,四周忽然多了无数的花藤。

    花藤上,没有绿叶,只有一朵朵妖花。

    那是种血红色的花,就像是春天满山开遍的映山红,可是又比映山红旖旎妖艳花朵。

    伴随着花香,一阵玉珰珠钗摇曳的声响,一名红裙女子,出现在了石碑前。

    看到了在棚子下,古里古怪的石碑,那女子的眉微微扬了扬。

    她立在了石碑前,轻声叹息。

    “阿九,故人夕颜来访。”

    听到了那个女人声音时,小九念很是好奇,他很想抬起头看看,那女人到底是谁。

    可早前土地公公的警告还犹然在耳。

    他只能抱着腿,缩成了一团,用石碑遮挡住了自己。

    他的背脊,贴在了石碑上。

    没有石头的冰寒,相反却有一股温暖。

    小九念软软的小身子又贴近了几分。

    “妖后亲自来访,恕阎九有失远迎,真是罪该万死。”

    石碑里的那个声音冰冷冷地回道。

    和早前驱赶小九念时不同,石碑里的那个声音这会儿光是听着就是彻骨的阴寒。

    就连小九念都听出了,土地公公的声音里满是仇恨。

    原来土地公公的名字叫做阎九,和自己的名字一样,都有九字。

    “阿九,你我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疏了。”

    夕颜妖后柔弱无骨的指掸落了石碑上的一抹尘埃。

    “夕颜,我看在老族长的面子上,喊你一声妖后。你竟还有脸面问你我之间的情谊?”

    阎九就如碰触到了什么肮脏至极的东西般,恼羞成怒,怒斥道。

    “阿九,我今日来不是和你吵架的。”

    夕颜叹息了一声,声音力微微多了几分悸动。

    “我只问你,当年……他真的魂飞魄散了嘛?”

    “他?夕颜,人死了这么多年,你不会连他的名字都忘记了吧?还是你连名字都不敢提。他死没死,你不是再清楚不过嘛,别忘了,是谁背叛了他。”

    “阿九!”夕颜的手重重落到了石碑上。

    她的身子,难以遏制地颤抖着,仿佛承受了无穷无尽地压力。

    “你明知道……你明知道我也是被逼的。”

    她娇美的脸上,泪水怆然落下,就如断线的珍珠。

    美人垂泪,本就是世上最让男人心动的一幕,可对于石碑里的阎九而言,他只是冷笑着,仿佛看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

    曾经的妖神卫,流血不流泪。

    曾经的夕颜,对帝莘死心塌地。

    可如今,一切都变了。

    野心和贪婪,让这一切都变了。

    “逼?夕颜,你贵为小公主,谁能逼你?战痕逼过你还是老族长逼过你?说来说去,你不过是因爱生恨,你爱了帝莘多年,他却不爱你。得之不到,你就想要毁去,夕颜,你和战痕还真是天生一对……狗男女。”

    阎九奚落而又冷酷的话,就如一把钢刀,刺入了夕颜的心窝。

    她的泪水凝固在了眼里。

    夕颜能忍受阎九的讽刺,也能忍受那一句狗男女。

    可唯独那一个“不爱”,帝莘不爱她的事实,让夕颜的最后一丝虚伪也土崩瓦解。

    轰!

    一股可怕的妖力,石碑猛地一震。

    石碑的碑体上,出现了一道道犹如蛛网般的裂纹。

    他被战痕妖帝所伤,身化为石碑,石碑就是他的本体。

    阎九闷哼了一声。

    躲在了石碑后的小九念心头一紧,他焦急地看向了石碑。

    他能感觉到,土地公公受了伤。

    这个狠毒的女人,居然敢打伤土地公公。

    小九念的眼中,弥漫起了一股冲天的怒火,他恨不得立刻扑上前去,和那女人拼命。

    “不可。”

    一抹神识,传递进了小九念的脑中。

    小九念一惊,那威严而又带了几分慈爱的声音。

    土地公公……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这也难怪,这么多人中,他只把你当成了好友。不错,我是恨他,恨他冷酷无情。宁可解散妖神卫也不肯继承老族长之位,甚至拒绝娶我为妻。我有什么不好,我对他死心塌地那么多年,与他出生入死,除了我,他还能爱谁?战痕说得不错,帝莘他根本没有心,他根本不懂得爱人。他不爱我,他不爱任何人。”

    夕颜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偏执地大笑了起来。

    见了昔日的同伴,成了这副模样,阎九沉默了。

    良久,他才长叹了一声。

    “我们都错了。帝莘他有心,他也会爱人,只是那人,不是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