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72章 他是他的儿子

    夕颜睨了眼小九念,发现对方是个脏兮兮的小家伙时,夕颜的眼角扬了扬。

    这股气息,一闻就知道是妖和人的混血。

    在妖界,这种混血曾经只配做奴隶。

    奴隶的下场,往往很凄惨。

    他们和贵族,一个是天,一个是地,连给贵族舔(脚)的资格都没有。

    可直到那个人的出现,他用绝对的实力,打破了妖界数千年的种族歧视。

    自那以后,妖界多了个铁律,那就是实力至上。

    “倒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家伙。”

    夕颜留意到,小九念虽然灰头土脸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可有双特别漂亮的大眼,他的脖颈里还没被尘土血水弄脏的皮肤,白皙柔嫩,加之五官标志,即便是在妖族中,也很难找到这么漂亮的小男孩。

    而小九念也看到了夕颜,他愤怒地瞪了眼夕颜。

    夕颜有了一瞬间的失神。

    时光逆流,仿佛回到了多年之前的某个黄昏。

    那一年,作为小公主的她偷偷溜出来玩,因为迷路,她在族里四处游荡。

    第一次见到他时,也是如此。

    那是,他正与一帮妖族的奴隶抢吃的,尽管一身的污泥,可是听到了有人呼了一声“帝莘”时,他抬起了头来。

    只是四五岁的孩童,却有着足以让时光都为之停顿的惊人美貌。

    从那一刻开始,夕颜就认定了,这个小男孩会是她的人。

    “呸,老妖婆,快放开我。”

    什么东西飞到了夕颜的脸上,打断了夕颜的回忆。

    她用手一摸,发现手指上黏糊糊的。

    “小杂种,你居然敢用口水。”

    夕颜气得容颜大怒,她身份尊贵无比,从未有人对她不敬,更不用说用口水呸她。

    她眼神一厉,只听得那些花藤瞬间勒紧,花藤上长成了一个个的肉刺,扎入了小九念幼嫩的皮肤里,顿时血水横流。

    “夕颜!放开那孩子。”

    阎九的心中,一身莫名的心疼。

    “阎九要我放了他,你就告诉我妖祖的下落。”

    夕颜有些诧异,阎九居然会对一个陌生的孩童动了恻隐之心。

    看样子,这小孩只是偶然经过这一带。

    自从战痕将阎九镇压在此后,这一带也被设了禁制,寻常的妖族根本无法靠近,也不知这小孩是怎么闯入了。

    夕颜的目光,在阎九和小九念的身上来回梭动着。

    阎九迟疑着。

    对于这样的要求,他原本该断然拒绝。

    可是不知为何,在看到小九念受难时,他的心里很是难受,若是可以,他宁愿代替这孩子受苦。

    “土地公公,不要答应这个老妖婆。我……我没事的,老妖婆,有什么本事就全都放马过来,我蓝九念是绝不会服软的。”

    小九念疼得连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可是他愣是咬紧了牙关,怎么也不肯示弱。

    “蓝九念……你,小家伙你今年几岁?”

    犹如遭遇了雷击般,阎九脑中轰的一声。

    他吃惊地看向了小九念。

    尽管尘埃满面,尽管面容不清,可那孩子的鼻子嘴巴,和他长得一模一样,还有那双眼和彩儿如出一辙。

    阎九近乎是颤抖着问了出来。

    难道,他的猜测是真的?这孩子是他和彩儿的孩子?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问年龄,就让我告诉你答案吧。”

    夕颜抿了抿红唇,眼神一闪,一根花藤就如疾驰的厉箭刺入了小九念的后背脊梁骨。

    小九念闷哼了一声。

    “夕颜。”

    因为愤怒,石碑激烈颤抖了起来,就如地震般,地面上的石块滚动了起来。

    “我为何不敢,顺便告诉你,这小家伙的骨龄告诉我,他今年应该是三岁左右。啧啧,想不到妖人混血也可以拥有这么强横的体魄。”

    夕颜啧啧称奇着,她摸了摸花藤上的鲜血,忽的,眉头拧了起来。

    这血的气味……

    这是天妖的血的紫微,而且浓度极高,一个普通的小杂种身上,怎么会有天妖的血?

    三岁,三岁,蓝九念今年三岁。

    “难道说是……”夕颜目光在小九念身上睃了几眼,明白了什么。“原来如此,阎九,你还是不说嘛,你若是再不说,我可是会拧下这小家伙的头的。”

    夕颜因为这个惊喜的发现,身上的戾气重了几分。

    花藤缠上了小九念的脖颈。

    “夕颜,你若是敢伤他分毫,我阎九发誓,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妖祖的下落。”

    阎九看向小九念,他的声音里,第一次有了恐惧之色。

    那是他的孩子,难怪他今日会那么反常。

    难怪一看到小九念,他就会如此喜欢。

    那是他和彩儿的孩子,为何,这孩子会一个人出现在妖界。

    他不该来的。

    夕颜被阎九的话震住了。

    两人僵持着,勒住小九念的那根花藤没有再勒紧。

    “阎九,你真以为,没了你我就没法子找到他,我虽不知道他具体在何处,可是我知道他必定在人界。妖族的人早已进入了人界,找到他只是迟早的事。可是这小家伙就不同了,他还很脆弱,我举手之间就能杀了他。”

    夕颜笑了起来。

    她神识一动,那根花藤又勒紧了几分,锋利的肉刺扎进了小九念的脖子。

    看着小九念的脸慢慢从红色变成了青紫色,阎九的思绪越来越乱。

    “土地公公……没事的……我不怕死的……我只是有点不甘心……我还没找到……”

    小九念气若游丝着,小小的身子一点点软了下去,眼神也涣散开。

    小九念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晰。

    他有些遗憾,他还没有看到他的负心爹爹呢,好可惜,若是能遇到他,自己还想告诉他,自己和娘亲都很爱……

    “放开他(放开他)。”

    截然不同的两个声音,同时传来。

    那是个冰冷冷漠的男低音,突兀地打断了胶着的局面。

    阎九一愣。

    夕颜妖后也是一愣。

    身后,一股妖力涌动。

    那妖力是何时来的,夕颜和阎九都没有留意。

    妖力化为了风,化为了云,风起云动,夕颜的那些花藤轰的一声,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