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74章 异火,觉醒的小公主

    伴随着“未婚夫”三个字吼出来时,赤赤体内的妖力就如死火山爆发般,一下子炸开了。

    那妖力就如火焰般,奇热无比。

    夕颜妖后被火一灼,往后暴退了几步,再看手上,光洁白皙的手指上,多了几个水泡。

    火焰滚滚,淹没了赤赤和小九念,两人就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

    伴随着火焰的出现,小九念非但没有被灼伤,他身上被夕颜的妖藤所伤的伤口,正在发生变化,伤口迅速结巴,污垢从他脸上脱落。

    而火在治疗小九念的同时,赤赤本身的身形也在迅速蜕变。

    它身上柔软浓密的毛发一片片的脱落,毛发脱落处长出了漂亮的火红色头发,身躯犹如破土的嫩芽般伸展开来。

    在赤烨妖帝和夕颜妖后的注视下,赤赤变成了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

    她披着一身火红色的小斗篷,头发齐耳长短,一双水当当的,大到足以倒映出人影的火红色眸子下,一张樱桃小口,却是个可爱粉嫩的小姑娘。

    “赤赤,你化形成功了!”

    赤烨妖帝看到胞妹化为了人形,狂喜没顶而来。

    赤赤出生时,赤烨妖帝已经是四百多岁了,可算是“老来得妹。”

    所以整个赤宫上下,对于这位宝贝小公主,简直是疼爱有加。

    尤其是赤烨,由于老太后生了赤赤时是难产,坐月子时只能找了奶娘来照看小赤赤。

    可小赤赤见哭闹不止,唯独身为兄长的赤烨来了,她才会止住哭声。

    再后来,老太后的身体是恢复了,可小赤赤变得特别黏赤烨。

    到了最后,有一阵子,赤烨甚至连上朝都要带着赤赤。

    可悲剧的事,和一般的妖族贵族十六岁就能化形成人不同,赤赤小公主一直都不能化形,她活了一百岁,可依旧是出生时小老虎的模样。

    这可急坏了赤宫上下。

    因为不能化人,就意味着赤赤不能学习上古妖术。

    一个连上古妖术都没法子领悟的贵族,根本没法子在妖界立足。

    赤烨这个当哥哥的,也是想尽了法子,可是一直没法子让赤赤成功化形。

    赤赤小公主因此一直很郁闷沮丧。

    直到有一天,赤赤忽然从宫中的某位祭司在和赤烨说,赤赤小公主的命中贵人在北方,只有找到了命定之人,它才能化形。

    赤烨自然不愿意让自家妹妹外出冒险,哪知道赤赤却把话放在了心上,它就趁着赤烨被老太后逼婚外出避难之际,偷溜了出去。

    结果一不留神,居然被拐带到了人界,差点还被卖了当兽宠。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赤赤终于化形成功了。

    他伸手就想抱起赤赤,甚至忘记了早一刻他还在和赤赤争执。

    “啪。”迎接赤烨却是赤赤飞身而起的一腿,正踢在了赤焰妖帝的俊脸。“最讨厌哥哥了。”

    火红色的小斗篷就如一朵红云拍在了赤焰的脑门上,赤赤一脸担忧地蹲在了小九念的身旁。

    “赤赤……”赤烨一脸的讨好。

    “这是梵火?”

    夕颜妖后看看赤赤再看看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恢复的小九念,一脸的惊诧。

    没想到,北狱司的这位小公主竟拥有传说中的妖族至宝梵火?

    传闻这种火,至于天地之间,心灵最是纯净之人才会拥有,它能够净化、治愈一切伤害,甚至是灵魂上的损伤。

    不仅仅是净化之力,梵火也可以攻击人,它的威力堪比人族方士中高级的本命紫火。

    妖界已经多年没有见到这样的妖火了。

    夕颜妖后拧紧了眉头,北狱司出了一名拥有净化梵火的小公主,这可不是件好事。

    “赤赤,你别胡闹,你是北狱司的公主,怎么能让一个妖人混血当你的未婚夫。”

    赤烨咳了几声,终于回味了过来,赤赤刚刚说了多么惊悚的话。

    他这会儿只想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告诉了赤赤未婚夫这个字眼。

    “除了九念,我谁都不要。你要是不救九念,我就和你脱离兄妹关系!”赤赤抓紧了小九念,那架势谁要分开他们,除非把她的手剁下来。

    脱离兄妹关系?

    赤烨妖帝风中凌乱了,这又是谁给赤赤灌输的乱七八糟的思想!

    “赤烨妖帝,依我看……”

    夕颜还想说什么。

    “闭嘴,若非是你,赤赤怎么会不理我。我不管这小子是什么来历,他跑到了北狱司,按照北狱司的国策,凡是进入北狱司的,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爬的还是河里游的,都归北狱司所有。”

    赤烨立马改了口风,变脸比小孩子还快。

    夕颜一听,一口银牙差点没咬碎。

    “赤烨妖帝,我好像从未听说过北狱司有这么一条国策。”

    “那你现在听说了,就在本帝在刚刚颁布的,怎么没听说过?”

    赤烨脸不红气不喘,横了夕颜一眼,嘴里还嘀咕了一声,女人干涉朝政,战痕那窝囊废,脑子别是被骡子给踢了。

    “你!”

    夕颜一口恶气哽在了喉咙里,差点没背过气去。

    “夕颜妖后,你别忘了,再过不久南幽和北狱将会一起联合图谋大事,你不会是想在这时候因为一个小奴隶破坏了两国的邦交,成为妖界的千古罪人吧?”

    赤赤依旧在生气,用后脑勺对着赤烨,赤烨的脸色越来越臭。

    “不敢,夕颜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在北狱司的地界上多做逗留了。赤烨妖帝,后会有期。”

    夕颜一摔袖,身化为了一缕光影,消失在了天际。

    “小九念,你别吓我,你可不要有事。”

    赤赤虽在假装生气,一听夕颜这个老妖婆走了,立马小脸乐开了花,她捏了捏小九念的脸蛋,见他依旧在昏迷,焦急了起来。

    “死不了,这小子身上有天妖的血统。哼,真没想到,叱咤一时的妖神卫之一的阎九居然会有一个杂种混血的妖人儿子。”

    赤烨妖帝说罢,那双斜长的妖目落到了一旁那块寂静无声的石碑上。

    “彼此彼此,我也没想到,一代妖帝会是个‘妹管严’。”

    石碑里,阎九的声音也幸灾乐祸地飘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