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75章 托付幼子

    看情形,赤烨和阎九还是旧识?

    赤赤转过身来,好奇地瞅瞅自家兄长,再看看那块怪异的石碑。

    “赤烨,多年不见,你还是老德行。”

    对于阎九而言,方才真是危急万分,在他知道了小九念就是自己的儿子后,他真有一瞬间动摇了。

    若非是赤烨出现,恐怕他真的会“背叛”帝莘。

    他欠彩儿和小九念的实在是太多了。

    “阎九,你也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蠢。非但和人族生下了一个孩子,还被战痕逼到了如此地步。”

    赤烨抬了抬眼皮子,睨了眼小九念那张和阎九小时候如出一辙的正太脸。

    一想到妹妹方才那一番“非九不嫁”的话,赤烨妖帝的脸颊止不住搐了搐。

    说起赤烨和阎九的恩怨,不,确切地说是赤烨和帝莘那帮人的恩怨,那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尽。

    曾经在妖界,赤烨是绝顶的天才,妖界无数的第一记录都是赤烨保持的。

    可自打帝莘崛起之后,赤烨就成了万年老二。

    就连赤烨苦心经营的赤狱军,也因为妖神卫的崛起,成了妖界第二的强兵。

    赤烨为此不知向帝莘挑战了多少次,可每一次,都被妖祖帝莘给揍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直到后来赤烨成了北狱司的狱帝,这一段往事也成了他永远无法抹除的黑历史,每每想起来,赤烨就气得想要吐血。

    面对赤烨话语中越来越浓的火药味,换成了以前,阎九必定会磨拳擦掌和赤烨打一架。

    可今日,阎九却是一改常态,诚恳地说道。

    “赤烨,无论如何,谢谢你。”

    “谁说我是在帮你,我只是在帮赤赤。她能化形,多少也有这小子的功劳,我救他一命,算作了两清了。”

    赤烨死鸭子嘴硬着。

    别说是一个混血妖人,就算是天上的月亮,赤赤若是喜欢,他都得给摘下来。

    “哥哥,你在和石碑大叔说话?”

    赤赤见小九念呼吸渐趋平稳,脸色也红润了,心知他没有大碍也就松了口气。

    她也发现了石碑的特殊之处,抱着小孩子的好奇心态,她摸了摸石碑。

    “我不是什么石碑大叔,我叫做阎九,也是小九念的生父。”

    赤赤很得阎九的眼缘,他琢磨着,这脾气火爆敢爱敢恨的小母老虎和自家的彩儿还真有几分相似。

    “啊,你就是那个负心爹。”

    赤赤惊讶地用小手捂住了嘴。

    “负心爹,原来九念的心目中,我是如此的不堪。也对,我确实对不起他们母子俩。”

    从别人口中听到儿子对自己的评价,阎九不免怅然,可他也明白自己的确不是个尽职的父亲。

    丢下身怀六甲的妻子,一去就是三年,换成了任何孩子恐怕都是不会认他这个父亲的。

    “石碑大叔,你别难过,是我口没遮拦。九念他是口是心非,他心里还是很想你这个爹爹的,否则也不会不远千里迢迢来找你了。”赤赤葡萄般的大眼睛转了转。

    她虽外貌小,可好歹活了一百岁,又在人界游历了一趟,还是很懂得说好话的。

    石碑大叔是小九念的爹,那也就是她将来的公公,自然要打好关系。

    于是赤赤将自己在蓝府的所闻所见,以及小九念瞒着蓝彩儿,独自到妖界的事都说了个明白。

    “岂有此理,刀戈那小子成了九念的干爹!”

    一听到刀戈那小子经常出入蓝府,还成了九念的干爹,阎九的声音就高了八度。

    赤赤严重怀疑,她还听到了一阵磨牙的声音。

    他的儿子,还未喊过自己一声爹,居然白白便宜了刀戈当了三年的“便宜爹”,阎九就牙痒痒。

    “石碑大叔,我敢以我生为女人的直觉告诉你,小九念的那个美人娘亲对那个叫做刀戈的大叔一点兴趣也没有。石碑大叔,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的,我让我哥哥帮忙,把你救出来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可好?”

    赤赤人小鬼大着。

    “赤赤,和他说那么多干什么,这人是我的死对头。他们父子的死活,与我们何干。”

    赤烨一听,把赤赤单手抱了起来。

    阎九所中的禁制乃是战痕所留,赤烨也没有法子破除。

    阎九看了眼小九念,他担心的只是小九念的安危。

    “哥哥,那我们带小九念回北狱司好不好,他昏迷不醒,一个人留在这里很危险。”

    赤赤一听,换了个人似的,扯着自家哥哥的衣袖,晃来晃去,一张萌哒哒的萝莉脸上满是祈求。

    赤烨妖帝最禁不住的就是妹妹这般的祈求,没坚持多久,就丢盔弃甲了。

    “带回去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到了北狱后,无论我怎么操练那小子,你都不许插手,否则我立马把他驱逐出妖界。”

    赤烨妖帝虽不喜小九念是妖人混血,但小九念身上流着阎九的血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方才小九念面对夕颜妖后时不屈不挠的态度,也让赤烨印象很深。

    若是能把这小子培养成一代天妖,对北狱司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阎九注视着小九念被赤烨抱了起来,他心中很是不舍,可是他也明白对于如今的小九念而言,前往北狱司是最好的选择。

    他身上终究流淌着一部分天妖的血,需要觉醒。

    “阎九,你儿子我带走了,至于你能不能活着看见他,那就看你们父子两的造化了。”

    赤烨临走之前,丢下了一番话。

    “赤烨,看在你照顾我儿子的份上,我也告诉你一句,‘他回来了’。”

    阎九沉思了下,缓缓说道。

    阎九还保留有一部分的妖帝血肉。

    在帝莘重生的那一刻,他能感觉到那一部分血肉里的妖力在沸腾,在叫嚣,仿佛在呼唤着它们的主人。

    而这阵子,这种感觉越来越强。

    阎九心知,距离那个“他”真正苏醒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赤烨脚步一滞,也不知有没有听清楚阎九的话。

    那个他,究竟是谁?

    赤赤好奇地看了眼哥哥,只觉得哥哥身上有一股蜇人的寒气。

    赤烨没有再多问,带着赤赤和小九念消失在了天际,石碑又恢复了昔日的平静,可是从妖界入口吹来的妖风却越发的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