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77章 妖祖之力,上古妖术

    “怎么,你们认识玉公子?”

    章全注意到了舞悦和帝莘的异样。

    “倒也不是认识,而是觉得眼熟,六弟你觉不觉得这玉公子和月峰的那个洪明月长得很像?”

    舞悦回忆着,那玉公子和洪明月的五官长得很相似,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男人的话,她真以为洪明月又活了。

    不过那玉公子一身艳绿色的衣衫,面上明显涂抹了脂粉,看上去不大正派。

    再一结合早前章全和那些武者说话时的怪异口吻,舞悦大概已经猜测出来,这玉公子和宣武城马城主的关系只怕不简单。

    古九洲的风气比青洲大陆还要开放,一些有钱人乃至贵族,紧紧是娶妻娶妾已经是难以满足了,他们之间还盛行豢养男宠,这种男宠大部分年轻貌美,是翩翩美少年,被称为男妾。

    这些男妾或是精通诗歌器乐,或是口如蜜糖,以此得到那些贵人们的庇护。

    想来这玉公子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舞悦已经从帝莘口中得知,洪明月死性不改,早前还想在水之城勾结妖族,一起祸害叶凌月,已经被斩杀,这件事也已经禀告了门派。

    “却有几分神似。”帝莘沉吟着。

    关于那玉公子的记忆,帝莘是没有的。

    可他记得洗妇儿似乎说过,洪明月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除了洪明月之外,还有一姐姐(已死)和一哥哥洪玉郎。

    这玉公子难道和洪玉郎有什么关系?

    坐在了车内的那玉公子不是其他人,正是洪玉郎。

    话说自从洪府没落之后,洪玉郎虽然是侥幸逃脱了诛杀,被诸葛长老救走,可因为诸葛长老被逐出了门派,又被追杀,爷孙俩一直逃亡在外。

    在半途中,诸葛长老又被门派中人所杀。

    他们抓了洪玉郎,见他说天赋没天赋,只有几分姿色,就将他转手当奴隶给卖了。

    贩卖奴隶之人见洪玉郎出身贵族又容貌英俊,精心调教了一番后,辗转贩卖,最终竟是把洪玉郎卖到了古九洲的马城主手里。

    马城主又好男风,洪玉郎凭着自己的一张嘴和床地间的功夫,哄得年龄足以当他爷爷的马堂主很是高兴,成了马堂主的心肝宝贝。

    马堂主还特意赐了他一个玉公子的名号,还让他挂了个九洲盟巡逻使的名头。

    如此一来,洪玉郎可谓是鸡犬升天,仗着宠爱,在宣武城内横行霸道,好不威风。

    洪玉郎的车经过城门时,并没有留意到车外的人。

    “车夫,怎么还不进城?”

    洪玉郎在兽车上察觉到马车的车速慢了下来,有些不满。

    “启禀公子,是一些到宣武城参加九洲荒狩的武者们挡住了城门。”

    车夫在车外说道。

    “让他们滚开,挡住了本公子的车,耽搁了城主的大事,你们担当得起嘛。谁若是不让,就给我狠狠地打。”

    洪玉郎傲慢地说道。

    他家道中落,又成了男宠,内心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如今的洪玉郎很讨厌这种人多的地方,他总觉得那些人聚在一起,都会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

    宣武城的城门分为普通道和贵宾通道。

    古九洲的其他大型城池的城主、代表队以及九洲盟堂主级别若是到了都需要从贵宾通道通过,在普通通道排队的,必定都是一些小城池乃至新手城来的普通代表队,这些人洪玉郎压根没看在眼里。

    “遵命,手下这就照办。”车夫狗仗人势,他一眼就看到了帝莘和舞悦等人,眼中狠光一闪,驱赶血牙虎的鞭子在半空“噼啪”一响,化为了一道圆弧,抽向了身形娇小的舞悦。

    舞悦背对着兽车,听到了风声时,鞭风已经抽向了她的后背。

    “五姐。”

    帝莘一见,眼神森冷,一股无形的妖力悄无声息地扩散开。

    坐在了兽车上的洪玉郎忽觉得打了个寒颤,包括车夫在内,也觉得浑身一僵,像是被定身了似的,一下子都不能动弹了。

    帝莘目光一厉,那八头血牙虎忽的狂性大作,猛地一跃,拉着兽车发了疯般,向城墙撞去。

    “发狂了,快,快把那几头狮拉住。”

    半兽人侍卫们发现不对头时,血牙虎已经带着马车,撞向了城墙,坐在了最前头的车夫被撞得头破血流,当场就断了气。

    车里的洪玉郎僵着身子,马车撞散了架时,他也跟着滚了出来,手脚依旧不能动弹,也根本没法子闪躲,混乱之中,已经被踩了几脚,俊美的脸上变得鼻青脸肿。

    不仅如此,两头血牙虎狂性大作,一把将他扑倒在地,撕扯着他的头发,洪玉郎很是狼狈。

    “快,快救玉公子。”

    那些半兽人们这时才反映了过来,城主的男妾玉公子要是死了,他们这些半兽人侍卫可都是要被砍头的。

    半兽人们很快就擒住了那几头发狂的血牙虎。

    可洪玉郎的脸面也丢光了。

    “看看,连禽兽都看不过去了,这人就是活该。”

    “活该,那么嚣张,不就是一个男妾,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得。”

    四周,嘲笑的声音不绝于耳,玉公子在城中狗仗人势,得罪了不少了,这些人顾忌着马城主都不敢开罪他,今日见了他这么狼狈,大伙都幸灾乐祸不已。

    “谁,是谁干得!”洪玉郎一脸的青肿,直到被救出来,他才慢慢恢复了知觉,他敢断定,方才一定是有人暗算他。

    也不知对方用了什么武学,居然能让人手脚不能动弹,连说话都不能。

    洪玉郎气得不清,正欲追查是什么人下的手,这时,就见有人喊道马城主来了。

    看热闹的人群一下子散开了,一名身形矮小,长得干巴巴的老头走了过来。

    趁着所有人的视线被马城主吸引了过去,帝莘勾了勾唇角,退回了五灵城的代表队伍里。

    很好,上古妖术,他的影缝术终于学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