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81章 帝莘 vs 奚九夜

    “嘘,声音轻点,中原侯的名字可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可以评论的,他可是九洲地榜上的一个神话级别的存在,数百多年来,绝对的第一人。”

    章全比了个手势,示意舞悦不要胡乱说话。

    九洲地榜自成榜以来,更替率极快。

    两百名的九洲地榜,几乎每天都在变动,但是有一个名词已经数百年没有变更了,那就是第一名的中原侯。

    “中原侯到底是何许人也?”

    帝莘也不由好奇,这制霸九洲地榜的传奇人物,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

    “我也不知道中原侯是什么人,只听说,他是几百年前古九洲的一位前辈大能。当年中原地区的妖族和九洲盟经历了一场恶战,古九洲的四五个大洲都已经沦陷,就连当时九洲盟的盟主都被妖族给暗杀了。危急关头,一位强者横空出世……”

    数百年前,古九洲的猎妖者们为了追求更高的修为和天材地宝,疯狂地进入古九洲进行猎妖。

    终于,引来了妖族的滔天怒火。

    妖族的几大妖王联合发动了规模空前的超级的妖兽潮。

    妖兽犹如蚂蚁般,疯狂地涌入古九洲。

    所到之处,人族的族群被疯狂屠戮,一夜屠镇,一日屠城。

    九洲盟的多位堂主,也在兽潮中牺牲。

    就在所有人都陷入绝望之时,忽有一神秘的人出现在中原地区。

    彼时的中原地区,天空就如燃烧的熔炉般,天火犹如烧沸的一口铁水。

    拳头大小的黑色火焰,骤然降落。

    那黑色的火焰,熔金销骨,能燃烧殆尽一切奸邪妖煞之气。

    中原地区,陷入了火海地狱之中。

    几大妖王赶回时,只听得苍穹之上,飘落了一个雷霆之音。

    “大道无情,三日不退,寂灭焚原,。”

    所谓寂灭之火,乃是那黑色的天火。

    几大妖王们眼看妖族在中原地区几乎要灭绝,无奈之下,只得向九洲盟递交了停战协定。

    按照停战协定,妖族和古九洲分庭而治,妖族妖王级别、九洲盟大神通境以上的强者,都不允许参与猎妖,若有一方忤逆,既被视为中止停战协定。

    停战协定签订后,妖族悉数退出了中原地区,九洲盟得以存活下来。

    当时群龙无首的九洲盟众人,上下一致,想要推选中原侯为新盟主,但却被中原侯一口回绝了。

    为了感激中原侯,九洲盟做了两件事。

    其一是铸造了一块九洲.中原令,作为中原侯独一无二的标志,见中原令犹如中原侯亲临。

    其二就是尊奉中原侯为九洲地榜第一人。

    而九洲盟上下乃至古九洲当年亲历过那场浩劫的无数百姓的后裔们,迄今为止都是中原侯的追随者。

    “所以说,中原侯的声望才会如此之高。至于他的实力,其实没有几个人真正见识过,但毋庸置疑是很强的。”

    章全提起了这位前辈大能时,也是一脸的心驰神往。

    这件事,发生在数百年前,就连五灵城主和马城主也都还没出生,中原侯到底长什么样,也无人知晓,连他的声音,都只有几大妖王还有九洲盟资历最老的几个洲长长老才听说过。

    可这些都无关紧要,因为纵观整个古九洲和中原地区,只有一个中原侯可以同时震慑地住九洲盟和妖族。

    自此,九洲盟大神通境以上的至高强者们,以及中原地区的妖王们级别的存在退出了猎妖和反猎妖的行列,古九洲和中原地区这些年,才能相安无事。

    “那都过去了几百年了,谁知道中原侯到底还活着不?”

    舞悦撇撇嘴。

    “这……其实坊间也却有传闻,说中原侯只怕已经不在了,因为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出现过了。中原地区的妖族们怕也是料到了这一点,所以这阵子的活动也日益猖獗了起来。”

    章全沉吟着。

    未成神之前,五百年的寿元已经是天寿了,哪怕是大神通境的强者也是如此,中原侯再强,只要他不是神,那想必也已经陨落了。

    “到底还让不让人进城了,都盘查了多久了。”

    就在五灵城众人议论之时,城门口堵塞的人群已经按捺不住,抱怨了起来。

    因为洪玉郎一人的缘故,让进城盘查的人群大面积滞留,城门比菜市场还要嘈杂。

    马城主见众怒难犯,只得是先行放人通过,但他也因此下令,接下来几日进入宣武城的人,必须严加检查。

    马城主下令之后,才好言安慰着洪玉郎,带着人进城去了。

    “真恶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舞悦见了马城主和洪玉郎那副亲热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马城主实力不错,只可惜在作风方面有些欠妥当。”

    五灵城主目睹了感概那一幕,也是有些不满,可他在九洲盟的品级比起马城主来,低了些自然也不好多说。

    一行人这才依次进入了宣武城。

    经过城门时,帝莘恰好和一名年青男子对看了一眼。

    帝莘为人冷漠,除了洗妇儿和几名伙伴的事,轻易不管闲事,但身旁的这名男子,他却下意识多看了几眼。

    只见对方器宇轩昂,宝蓝色武袍,头配一顶脂玉发冠,眉目深邃,容貌虽算不上绝世无双,却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尊贵气息,却是个冷峻的英挺好男儿。

    帝莘在打量男子的同时,那人又未尝没有留意到帝莘。

    “此人相貌无双,一身气息收放自如。想不到人界也有这般不俗的武者。难道说,他也是神界中人?”

    当帝莘等人从男子身前擦身而过后,年青男子凝视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了起来。

    方才洪玉郎的兽车失事,出手教训玉公子的,应该就是此人。

    莫名的,青年男子对帝莘生出了几分警惕之心,他甚至有种感觉,此行到宣武城,对方也许会是潜在的对手。

    彼时,两人都只是陌路人,可却都对对方生出了警惕之心。

    却不知道,两人的命运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联系在一起。

    再相逢时,两人竟会为了一个女子,成了死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