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01章 九州会馆的会面

    马城主这么明显的敌意,叶凌月要是再感受不到,那她就是傻子了。

    “马城主,多谢提醒。晚辈刚好懂得一些医术,看你面无光泽,耳垂发黑,人中浅显,这乃是阳亏之兆,还是谨慎些好,以免宝刀易老,头顶绿云都不知道。”

    叶凌月笑盈盈地说道,说罢意有所指地瞟了眼洪玉郎。

    “叶凌月,你敢侮辱老城主!”

    洪玉郎气得七窍生烟,他好不容易才哄下了马城主,还让这老家伙答应他让他获得了一次进入神通池的机会。

    在雇佣兵城时,洪玉郎就见过改容易貌的叶凌月,如今见了,他不禁想起了在雇佣兵城时,自己因为叶凌月的缘故,被薄情狠狠抛弃拒绝的事。

    家仇加上夺爱之恨,洪玉郎对叶凌月的恨意,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侮辱不侮辱,玉公子最清楚不过了。你可还记得,当年雇佣兵城的那个薄情?”

    叶凌月恶作剧地提起了薄情。

    洪玉郎明显脸色一僵,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

    薄情,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名字。

    洪玉郎那一日被叶凌月等人算计后,险些失宠。

    他不惜向马城主发毒誓,如狗一样摇尾乞怜,才留在了城主府。

    他也曾想起,那一晚,自己的确是看到了薄情。

    洪玉郎事后也调查过,终于让他发现,薄情也到了古九洲,他这次也参加了九洲荒狩,而且还是在黄泉城的代表队。

    “薄情又是谁?”

    马城主一听,面上顿时阴云笼罩。

    一个金三少还不够,难道说洪玉郎还有其他相好的。

    “城主,你不要听她妖言惑众,这贱种牙尖嘴利,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薄情。城主,城主府事务繁忙,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一提到薄情,洪玉郎就丢盔弃甲,落荒而逃了。

    待到叶凌月进了九州会馆,洪玉郎才松了口气,他恨恨地瞪着叶凌月离开的方向,暗恨道。

    “叶凌月,我倒是要看看,你待会儿知道了那个消息后,还能得意多久!”

    进入九洲会馆后,叶凌月很快就将洪玉郎这个跳梁小丑的事丢在了脑后。

    九洲会馆,乃是宣武城中,唯一一个和城主府的地位平起平坐的特殊存在。

    虽只是个会馆,可是却是一个庞然大物。

    叶凌月出示了城玺后,顺利进入了会馆。

    会馆的入口处,最中间乃是两张巨大的榜单。

    正是实时更新版的九洲天榜和九洲地榜,和悬挂在宣武城门口的只显示前两百名的九洲天地榜不同,这里的榜单显示的名单更加齐全。

    只要足够耐心,叶凌月甚至能在上面找到黄泉城的排名,当然排名的名次那是相当难看的。

    除了天地榜外,会馆的入口处还有两条道路,分为了东西两侧。

    西侧写着神通池,只有每个月的初十,通往神通池的道路才会打开。

    至于通往东侧的,则是普通通道,平日九洲盟内的中高层会见各城的城主都是在东侧。

    叶凌月这是第一次到九洲会馆来,一进入会馆,就看到了不少城的城主在会馆的会客厅等待着。

    这些人见了叶凌月,也没有搭理,各自寒暄着。

    叶凌月寻了个位置,顾自坐下了,也没人来端茶送水。

    只听到一旁,有些人对着她小声议论着。

    “此人就是黄泉城城主,看来传闻是真的。”

    “听说她得罪了陈堂主还有马城主,上次还打伤了几名巡逻使。”

    “我们还是和她保持距离的好,免得惹祸上身。”

    众城主都自发和叶凌月拉开了一段距离,就好像她身上有什么传染病似的。

    只不过,叶凌月是谁,她当傻子时经受的羞辱可比如今多了百倍十倍,这些话对于她而言,都只是毛毛雨。

    “黄泉城城主,陈堂主有请。”

    正听着,就见一名巡逻使走上前来,请了叶凌月入内。

    叶凌月定睛一看,心里咯噔一声,真是冤家路窄,这负责招待的巡逻使不是别人,正是早前的罪过的穆大人。

    “叶城主,真是好久不见了。”

    穆大人一脸讥讽地看着叶凌月。

    她引了叶凌月进入了会所的议事厅,只见里面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男子身形魁梧,颇有几分威仪,一身的元力很是张狂,至少也是大神通级别的高手,看穆大人的态度,此人正是宣武城九洲会馆的主事人之一陈堂主。

    “叶城主是吧,在下陈苍,乃是九洲会馆议事堂的主事人。早前我的手下承蒙你的照顾,陈某感激不尽。”

    陈堂主一见了叶凌月,就阴阳怪气地说道。

    “陈堂主客气了,同是九洲盟的人,彼此相互照顾,那也是应该的。不知陈堂主今日召见晚辈,有何事?”

    叶凌月听得头皮发麻,这老狐狸,分明就是要替手下教训自己,不过这是在九洲会馆,陈堂主也不过是主事人之一,谅他也没这个胆量在这里暗算她。

    “叶城主当上黄泉城的城主也已经好阵子了。关于黄泉城,九洲盟一直很有争议。经过了几位堂主的讨论,我们一致觉得,黄泉城多年都蝉联古九洲最穷、最乱的城池,不过那也就罢了。”

    陈堂主慢条斯理地说道。

    “这阵子,我又听说九洲盟的居民又急剧下降。经过了九洲盟的讨论,我们认为,若是一个城池,连城民都没几个,那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叶城主你再想不到什么新法子招揽到新的居民,九洲盟会取缔黄泉城,包括你这个城主乃至黄泉代表队都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取缔黄泉城,取消黄泉代表队资格!

    叶凌月一听,猛地抬起了头来,正好迎视上陈堂主那双似笑非笑的眼。

    “陈堂主,黄泉城正在不断改善,相信不久以后,会有新的移民进入,还请九洲盟能给与一些时间上的宽限。”

    叶凌月虽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九洲盟竟然打算取消黄泉城。

    “宽限嘛,也不是不可以,那就得看叶城主你的诚意了。”

    陈堂主说罢,笑着看了眼叶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