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06章 新老姐夫之间的PK

    一听到“奚九夜”的名字,叶凌月怔了怔。

    又是这个人,从第一次见面,到这次突如其来的相遇。

    每次听到这个名字时,叶凌月都会觉得自己的心底,有一抹异样闪过。

    异样,并不是疼痛或是难受,它就如一种幻觉,让人悸动,一闪而逝,它并不真实存在,可是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发作。

    “迟了,我们已经交过手了,而且我还被打败了。”

    尽管不想承认,可叶凌月不得不承认,奚九夜的实力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她是没法子逾越的。

    心底的不甘,就如一头蛰伏已久的困兽,时时刻刻想要破笼而出。

    叶凌月也不知,为何独独对不如奚九夜这件事,如此愤恨。

    明明,比她强的人,她也是遇到过的。

    不说其他,像是天赋惊人的帝莘,再就是福缘逆天的薄情,还有修为深不可测的云神医夫妇,面对他们时,她都不会不甘,可唯独奚九夜,唯独输给这个人,让她无法忍受。

    那种不甘,甚至超过了当初叶凌月对于洪放那个渣爹的恨。

    超过了对洪放的恨?

    叶凌月也被自己这个惊人的念头吓到了,她怎么会对一个只交过两次手的人,恨之入骨。

    “什么,你遇到奚九夜了,他,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一旁的光子反应比叶凌月更大,他打了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他紧张之下,一把抓住了叶凌月的手,气力之大,让叶凌月都觉得一阵肉疼。

    “你弄疼她了。有我在,无论是谁都奈何不了洗妇儿。”

    帝莘冷眉一挑,将光子跟小鸡似的拎开了,他有些担忧地望了眼叶凌月,后者脸色有些发白。

    帝莘的心里有点不舒服,关于奚九夜,他本能的觉得这人并非简简单单是九洲荒狩上的对手那么简单。

    “没错,亏了帝莘,那一晚我才能顺利逃脱。不过我不会永远比他差的,再过几日神通池打开后,我若是能得到神通技,我就不会怕他了。”

    叶凌月详装无事地说道。

    只是她眼底的深沉,让帝莘和光子都不由捏了把冷汗。

    因为奚九夜的事,早前卖出了黄泉水的喜悦也被冲淡了,叶凌月有些意兴阑珊,索性就先回了客栈。

    帝莘却是趁着秦小川不注意时,把光子拽到了一旁。

    “松手,我说你这人,还让不让好好说话了。”

    光子一早就发现帝莘在旁对自己虎视眈眈,其实他也有话要问帝莘。

    虽然阿姐被他改容易貌了,奚九夜不大可能认出阿姐,可他还是很担心。

    “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奚九夜,我是说,凌月她以前是不是认识他?”

    帝莘抿紧了唇,目光冷寒,几欲凝结成冰。

    在帝莘还是巫重时,他曾经窥探过叶凌月的记忆,可由于灵魂碎片的缺失,他只记得,奚九夜和叶凌月有莫大的瓜葛,但是对方具体是什么身份,究竟和叶凌月有怎样的恩怨情仇,他并不清楚。

    他想知道洗妇儿的一切,过去、现在,所有的一切。

    “岂止是认识,他还差点成了我的姐夫……哎,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别用一副掐死我的眼神看着我。事实就是事实,你以为我想承认那家伙是我的姐夫。”光子没好气着,碑帝莘这么一瞪,他觉得自个儿起码要短命一年。

    不过光子也没打算隐瞒帝莘,毕竟奚九夜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发现阿姐的身份。

    阿姐虽然本领不小,可终究不是神尊奚九夜的对手。

    而帝莘,他乃是妖祖转世,也只有他,可以和如今的奚九夜抗衡。

    毕竟叶凌月的记忆被娘亲和爹爹封印,光子也不愿意让阿姐恢复记忆,那些记忆太过痛苦沉重,光子希望,阿姐能像现在一样活着。

    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城池,还有一心一意爱护着新姐夫……呸,他才没承认帝莘是他的新姐夫。

    不过一定要比的话,光子还是觉得,帝莘比奚九夜强了很多的。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五百多年前,阿姐因为奚九夜的负心,受了千刀万剐之苦,她发下重誓,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我爹娘为了救阿姐,替她搜集魂魄,找到了一具和她前世一模一样的肉身,将魂魄封印在了新的肉身里。也不知怎么的,奚九夜知道了阿姐可能没死的消息,他这次来古九洲,很可能就是来杀阿姐的。奚族和我家有少杀父之仇,他可恨阿姐了。”

    光子絮絮叨叨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帝莘边听着,脑海中,一段模糊的影像渐渐清晰,正是早前巫重从叶凌月的记忆中获得一抹梦境记忆。

    “你说奚九夜恨凌月?”

    帝莘听罢,半晌才问了一句话。

    “对啊,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厮就是个白眼狼,一点都不记得阿姐对他的好,否则他也不会凌迟了阿姐。我可怜的阿姐,怎么会喜欢……哎,我什么都没说。”

    如果目光能杀死人,帝莘此刻的眼神已经足以光子死上一百次了。

    帝莘冷笑了一声,心中百感交集。

    当真是恨?

    若是真的是恨,为何凌月的记忆中。

    看到了夜凌月跳入鼎内,跌落万丈深崖时,奚九夜的眼神会是那般。

    他的眼底,有惊慌、也有绝望和不舍,却唯独少了仇恨。

    同样的眼神,帝莘也有过。

    而这般的眼神,他只倾注在洗妇儿一个人身上过。

    真是可悲,所以那个男人,在害死了洗妇儿之后,发现了自己爱上了杀父仇人之女?

    不,也许;;连奚九夜本人都没有发现。

    他这次到古九洲,也许真是为了来找叶凌月,却并非光子想得那样,是为了杀她。

    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忍受挚爱在自己的面前,死去两次。

    帝莘的手指一下子收紧了,指节因为用力,泛起了青白色的光。

    “我跟你说,九洲荒狩上,你们一定要谨慎,绝对不能让奚九夜知道阿姐的名字,我们要保护好阿姐,绝不能让阿姐有机会记起奚九夜。”光子还在说着什么。

    “没机会了。”

    帝莘的牙缝里,挤出了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