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15章 被撞破的告白

    经此一事,叶凌月已经荣升成了马城主和陈堂主的眼中钉。

    “陈堂主,这件事,我也管不了,你也知道,这次出面说出黄泉水的神效的不是别人,正是付堂主。”

    马城主没好气着。

    宣武城内,多年来的权威除了城主府外,就只有九洲会馆。

    而九洲会馆的两大坐镇堂主,陈堂主看似掌管了更多的权力,可事实上,只要有付三石那老家伙在,陈堂主就不能随心所欲。

    “又是那老家伙,那付三石就是茅坑里的一块破石头,又臭又硬。不过付老头都说好的东西,那必定是好东西,马城主,难道你都没有动心?”

    陈堂主啐了一口,眼中泛起了贪婪之光。

    能提升神通技领悟几率的黄泉水,这般好东西,若是能掌控在手中,那就意味着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财富。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陈堂主你的人不也已经混入黄泉城了嘛。”

    马城主打了个哈哈。

    “原来城主和我想的一样,不如我们定个协议,若是真能找到黄泉水的泉眼所在,我们俩不如一起联手……”

    陈堂主比了个卡擦脖子的动作。

    马城主很有默契地笑了笑。

    “陈堂主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找到了黄泉水的泉眼,你我就一起联手,在九洲荒狩上,收拾了那不听话的废材城主,到时候黄泉水的归属,你我各占一半。”

    原来陈、马两老狐狸,都不甘心坐看黄泉城做大,他们都各自派了人以移民的身份潜入了黄泉城。

    付三石说过,黄泉水是天然的泉水,叶凌月则说过,黄泉水只有黄泉城有,这几日,也的确有不少黄泉水在黄泉城出现,只要他们小心查看了,找到了泉眼所在地,还怕黄泉水飞了不成。

    一想到这里,两人互视了一眼,阴测测地笑了起来,同时心里想的美滋滋的。

    “姓叶的那小丫头可真是蠢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黄泉水这种五灵物都敢露白,她就坐着等死吧。”

    正坐在“甲天下”商会里,与贾富贵商讨着新移民问题的叶凌月,耳根子没来由的一阵发痒。

    “神医,小的刚说的话,你可一定要听啊。眼下黄泉城的移民太多,难免有一些心存歹念的人搬迁进去,他们必定会四处寻找黄泉水泉眼的下落,依小的之见,一定要重兵把守保护泉眼。”

    贾富贵自打那一日被马城主一翻羞辱,商会还遭遇了重大损失后,就对宣武城生了离心。

    他已经决定将商会和一家老小都搬迁到黄泉城,只是在临行前,还有些不放心,特意来给叶凌月提个醒。

    “这事,我自有分寸。”

    叶凌月不以为意着,心中暗暗好笑。

    在她宣布黄泉水的独家供应地就是黄泉城后,她就提醒了阿骨朵等人,这阵子会有不少人“关顾”城主府。

    对那些人,城主府也不用刻意提防。

    那些人不用说,就是对黄泉水生了歹念的人,他们在城主府内找不到泉眼的下落,就在黄泉城内,甚至在黄泉城外几十里都开始挖地三尺开始寻觅,只可惜,他们永远也不会有任何发现。

    只因为,黄泉水的所谓“泉眼”不在其他地方,只在她的鸿蒙天里。

    谁又能想到,那么多的黄泉水,居然都在她的身上。

    当然,这个秘密,叶凌月用远不会和其他人说。

    在“甲天下”商会逗留了一阵子后,叶凌月起身回客栈,她可没忘记,明天就是初十,按照她和宫琳心的约定,她将会获得进入神通池的机会。

    叶凌月到了客栈门口时,天已经暗了下来。

    昏黄的灯光下,客栈门口的大柳树下,垂柳被晚风吹得微微摇摆,就如少女的长发,在夜色中多了几份旖旎。

    这时,叶凌月听到了些声响。

    前方有人从客栈里出来。

    听到了动静,叶凌月下意思往柳树背后一躲。

    “薄情,你为何都不肯见我。”

    却见客栈里,奔行出了两人。

    一人是满脸不耐烦的薄情,还有一人,正是洪玉郎。

    “洪玉郎,我是个男人,我不喜欢男人。”

    薄情俊美的脸上,浮着不耐之色。

    “我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我只是喜欢你……你送我的东西,我一直保存着。”

    洪玉郎痴痴地望着薄情,哪怕他知道那一晚,陷害自己的是薄情,他依旧对他情深一片。

    当初,得知薄情是男人时,洪玉郎的内心也有过片刻的挣扎,可他依旧是忘不了。

    在雇佣兵城时,再遇薄情,薄情对他的一度关爱,让他爱意更甚,难以自拔。

    “你要我说几次才会明白,是我的错,不该将你当成替代品。”

    薄情皱了皱眉,当时的薄情,以为叶凌月被鬼帝所杀,伤心欲绝,才会一度将和凌月有几分神似的洪玉郎,当成了替身。

    只是他很快就发现,没有人可以代替得了叶凌月,就果断和洪玉郎撇清了关系。

    薄情人如其名,本就是薄凉至极,对于洪玉郎,他没有半分愧疚可言。

    “不,你是不是因为马城主的缘故,嫌弃我。你放心,我委身于他,不过是为了谋个更好的将来。我很快就可以摆脱他,薄情,你要等我。”

    洪玉郎仿佛听不到薄情的话般,执拗地要去拉薄情。

    薄情眉目一冷,身形一逝,洪玉郎却是扑了个空,只捕捉到了满手的冰冷空气。

    “脏。”

    薄情已经不愿意和洪玉郎再多说。

    “你嫌我脏?薄情,你怎能这样对我,你嫌弃我脏,那要是换成了是叶凌月,你可会嫌她脏?她比我好得了多少,先有凤王,再有巫重,现在又是那个叫做帝莘的,她也早就是人尽可夫的贱货。”

    洪玉郎嫉妒成狂,满嘴都是尖酸刻薄。

    洪玉郎脚下一轻,脖颈被死死掐住,那已然在了嘴里的脏话,一下子全都卡死在了咽喉里。

    薄情的手指,就如烙铁般,一寸寸的缩紧,他的眼中,暴戾之色泛滥不绝,就在洪玉郎以为自己非死不可时,薄情松开了手,他的唇间,吐了几个字来。

    “只要是她,我就要。”

    ~最近刚在书城看本书滴,看完最新章后,记得翻到下一章,乃们有一堆的免费月票推票可以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