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16章 神通技,祝福之力

    只要是她,我都要。

    薄情的话,让躲在了柳树后的叶凌月,微微一愣。

    落到了洪玉郎的耳中,却是从头凉到了脚,冷彻心扉。

    哪怕是叶凌月有再多的男人,无论凤王、巫重,再或者是帝莘亦或者是其他种种,只要她肯,他就要。

    薄情的话里,没有任何的甜言蜜语,却胜过人间无数的情话。

    男女间的(情)爱,没有谁对谁错之说,只有你情我愿,与第三人无关。

    她爱不爱他,他依旧是爱的死心塌地。

    薄情是聪明人,他怎会不知道,叶凌月一心只有帝莘。

    可他为了她,却愿意等待,只要她回头,他就在。

    洪玉郎瘫在了地上,夏末的夜,并不凉,潮湿的泥土的水气,打湿了衣服,让洪玉郎有种冰冷刺骨之感。

    他不知是怎样离开了客栈,他只知道,他恐怕这辈子都没法子赢回薄情的心了。

    叶凌月,是她,她毁了洪家,她毁了一切,现在她连他洪玉郎最后的一分美好也给剥夺了。

    洪玉郎惨笑着,他的心中,迸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仇恨,他的指头紧紧握在一起,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不论用什么代价,他都要叶凌月死!

    凉风依旧,叶凌月藏在了大柳树下,她也知道,偷听人讲话是不道德的。

    这会儿,客栈门口已经没有了人声,想来薄情和洪玉郎都已经走远了。

    柳枝的嫩芽打在了她的脸颊上,有些发痒,叶凌月正欲用手拂开,这时却有几根微微有些发凉的手指,从她脸侧拂过。

    她一惊,却见了薄情站在了她的身侧,那双比三月桃花还要绚烂多情的眸,一瞬不瞬,凝视着她。

    叶凌月惊了一惊,就要后退,却被薄情一把抓住了。

    薄情也不敢用力,他只是轻轻地抵住了叶凌月的肩,指挑开了那些碍事的柳叶,有些苦涩地说道。

    “凌月,答应我,至少让我当你的朋友。”

    他早就发现了,柳树后有人。

    那呼吸,那气味,只有她了。

    明知道她在,薄情还是将自己心底的那番话说了出来。

    说出来之后,他又后悔了。

    他担心,叶凌月会因此和他刻意疏远。

    他不求其他,只求此生能当她的好友。

    一念成执,若是成不了情人,那就当朋友。

    他只求能看到她的笑,看到她过得好,就够了。

    始魔宗的这位少主,群英社的这位社长,此时用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求着叶凌月。

    叶凌月一时之间,眼底有些发酸。

    她轻轻说道。

    “薄情,我不值得你……”

    她话还未说完,轻呼了一声,却见自己的双手,被薄情捧在了手中,他微微有些颤抖的唇,落到了她的手上,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就像是叶凌月是什么易碎的瓷器般。

    叶凌月就要缩手,却没法子动弹。

    “别拒绝我。”

    薄情坚定的说道,他的眼神很是纯净,没有半分情色的成分,亦没有任何多余的欲念。

    叶凌月忽觉得自己体内,有一股异样的暖流涌入。

    这是?

    那还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叶凌月只觉得整个人如同泡在了温泉里,一道红光融入了她的体内。

    “祝福之力,凌月,你不是问过我的神通技到底是什么?我的神通技,就是祝福之力。明日就是初十,我但愿你进入神通池时,幸运之神能眷顾着你。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别拒绝。”

    叶凌月回过神来时,薄情已经不在了。

    可他双唇的触觉,还固执地停留在手背上,早前那一股暖流也已经消失了。

    可叶凌月却知道,那并不是幻觉。

    薄情的神通技竟是祝福之力?

    大千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

    叶凌月一下子就想到了小噩兔,小噩兔的妖技是诅咒,薄情的却是祝福。

    薄情恐怕是担心她明日的神通池之行,才会特意将自己的神通技施展在了她的身上。

    不过好在,他没有其他过分的举动,否则,真不知该拿他怎么办,叶凌月摸了摸微微有些发烫的脸颊,苦笑了下。

    薄情,我答应你了,我们做永世的好朋友。

    薄情走进了客栈,他平日清润的脸上,有些苍白。

    “啧,神通技居然是祝福,不愧是福缘深厚的上天眷顾之子,连我都要嫉妒了。”光子斜靠在了门旁,睨了薄情一眼。

    “天生的娘给的,羡慕不来的。”

    薄情侧身就要走过。

    “祝福之力可不是诅咒之力,送人一分则自损一分,你就不怕损了自己的福缘,祸害无穷嘛?”

    光子悠然说道。

    “她若安好,就是我最大的福缘。你,没爱过人吧?”

    薄情满脸的“不懂就闭嘴”的神情。

    “爱人?谁说我不懂得爱,我爱我的阿姐,爹娘,勉勉强强再加一个我的双胞兄弟。不过你送出祝福之力也就罢了,干嘛轻薄凌月。”

    光子可没忘记,方才薄情趁机轻薄了自家阿姐。

    “我乐意,你管得着。”

    薄情低声笑了笑,他好歹也得收回点利息不是嘛,一亲芳泽也算是满足了他的心愿了。

    光子努努嘴,心中暗道,这人界的男人都有毛病。

    一个帝莘,一个薄情……

    “光子姑娘?”

    不远处,又传来了秦小川的叫声,光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默默地又加了一句。

    最有毛病的还要算秦小川,这男人。

    光子一溜烟,就跟老鼠躲猫似的,闪人了。

    叶凌月得了薄情的祝福之力,恍恍惚惚间走进了客栈,却见了宫琳心倚在了门边。

    见到了宫琳心,叶凌月有些尴尬,方才薄情对她的举动,宫琳心怕是要误会了。

    “叶城主,不必介怀,我已经决定接受司徒了。”

    宫琳心释然一笑。

    方才洪玉郎找上门来时,宫琳心也在。

    某种意义上,她和洪玉郎一样,都恋慕薄情,只是她比起洪玉郎来,更加豁达。

    亦或者说,在她听到叶凌月靠着黄泉水,几天之内,解决了黄泉城的取缔危机后,就已经心明如镜,自己永远比不上叶凌月。

    有些人,生来就是萤火,可有些人,生来就是星月并霁的人物。

    叶凌月就是如此,古九洲的这片天空,是困不住她的,她终有一日,会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