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22章 显神通,祝福之力

    在神通池里弹琴,如此奇葩的举动,也就只有月沐白做得出来。

    叶凌月看得一惊,却没有半分看轻月沐白的意思。

    身为孤月海月峰的天才,整个孤月海传奇般的人物,月沐白比起陆名远来,城府深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此举必定有其深意。

    月沐白的琴音,乍听之下,很是柔和,琴音在神通池里回旋,波澜不惊。

    但细细品味,琴音就如一张网,很是勾人。

    琴音之中,隐隐还带着一丝轮回火之力。

    在琴音的诱惑下,早前还在了外围悠悠荡荡的那条火属性的神通鱼,像是听醉了般,一点点朝着月沐白游去。

    叶凌月吃了一惊。

    神通鱼果然是有灵性的,它会自己择主。

    就在神通鱼逼近的差不都时,原本醉心于弹奏的月沐白眼中,利芒一纵而逝,指下,琴音突变。

    只听得嗡的一声,一根琴弦断开。

    琴音曳然而止,一琴弦化为了利刃,击穿了那头火红色的神通鱼的身体。

    那鱼动弹了几下,轰然炸开了。

    “小神通技,离火蛛。”

    那神通技,化为了一头狰狞的火焰蜘蛛,那蜘蛛,转瞬就钻入了月沐白的眉心。

    蜘蛛钻入体内的那一瞬,月沐白身子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他咬了咬牙,当即盘腿坐下,领悟起神通技来了。

    成了?

    想不到月沐白居然成了成功获得神通技的第一人。

    其余众人一见月沐白成功了,也个个跃跃欲试了起来。

    叶凌月蹙了蹙眉,回忆着月沐白方才的举动,可是这时,洪家兄妹俩已然逼近。

    “叶凌月,死去吧。”

    洪玉郎怒红着眼,却见洪玉郎手中,多了一个古怪的轮盘状的灵器。

    随着灵器的灌入,那轮盘灵器就如风火轮般,疯狂旋转了起来,朝着叶凌月呼啸而去,却是一件天阶的灵器。

    饶是叶凌月也惊成了一声冷汗。

    可就在那轮盘灵器飞旋而来,眼看就要擦身而过时。

    那灵器诡异地从叶凌月的身旁呼啸而过,正中了叶凌月身后的一名猎妖者。

    那猎妖者惨叫了一声,手臂上已经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小子,你敢偷袭我!”

    那猎妖者怒咆了一声,以为洪玉郎是要对付他,也不听洪玉郎解释,扑上前来,就要与洪玉郎算账。

    洪玉郎也傻了眼,他明明要袭击的是叶凌月。

    那灵器,可是他这一次为了击杀叶凌月,求了马城主许久才求来的。

    没用的东西,连个偷袭也不会。

    洪明月看在眼底,暗骂了一声。

    却见她眸光一冷,咽喉滚动,口中忽的吐出了一团大量有毒的幽绿鳞粉。

    这种鳞粉,剧毒无比,乃是洪明月吞噬了鬼谷蛾之后,获得的一种妖术,名为雾鳞。

    这种鳞粉奇毒无比,带有很强的腐蚀性,能够瞬间侵蚀人的皮肤。

    洪明月恨极了叶凌月,却是要置她于死地。

    洪明月毁过容,她也想让叶凌月一尝毁容之苦,这雾鳞一扩散开,一瞬就到了叶凌月面前。

    可是这时,原本就在叶凌月身旁不远,与人缠斗的洪玉郎,脚下忽的一个踉跄,也不知怎么回事,身子横隔在了叶凌月身前。

    那一团绿色的毒粉,全都撒在了他的身上。

    洪玉郎只觉得浑身一麻,鳞粉就如无数的虫蚁,他的皮肤上,如同被火灼烧般,爬出了一个个毒泡,只是用手一挠,就立刻溃烂开。

    “啊,我的脸,我的身子。”

    洪玉郎惨叫着,原本俊美的脸,变得丑陋不堪,皮肤一片片地被他抓落。

    饶是洪明月,此时也已经被吓得手足无措了,根本不知为何会发生这种事。

    叶凌月竟又一次,躲了过去。

    叶凌月也呆了呆,再看看自己的身子,她留意到,自己的身旁,笼罩着一股暖融融的光芒。

    她忽是想起了什么。

    昨夜……这种感觉和昨夜薄情亲吻她的手时的感觉很相似。

    难道说,这就是薄情的特殊神通技的力量。

    叶凌月记得,薄情的神通技是祝福之力,难道祝福之力让她躲开了方才的两次攻击。

    “怎么回事?”

    月沐白也已经领悟了神通技,和金三少赶来时,就看到了洪玉郎的惨况。

    “我也不清楚,我明明是要杀叶凌月的。”

    洪明月心乱如麻,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她和洪玉郎虽然没有什么亲情可言,但看着自己的兄长被自己所害,成了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心中也是一片悸动。

    “杀了他。”

    金三少看了眼洪玉郎,一想起这个男人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就觉得一阵恶心。

    洪玉郎不能留,他好歹也是马城主的人,若是马城主知道,是自己的宠妾洪玉郎害成了这副模样,金三少都会被牵连。

    “可是……可是他是我……”

    洪明月迟疑着。

    “明月,你不能杀我,我是你亲哥哥啊。,明月,你忘记了,小时候哥哥最疼的就是你。”

    洪玉郎抬起了脸来,那张已经被毒粉害得辨认不出半点容貌的脸上,满是乞求之色。

    “你还犹豫什么,快动手!本少可没那么多时间。”

    金三少不耐着,催促着洪明月。

    “下不了手,那就由我来好了,恰好可以试试我新的神通技。”

    月沐白嘴角,浮起了嗜血的笑来。

    洪明月狠了狠心,退到了一旁。

    “明月,明月,你救救我。”

    洪玉郎悲呼着,他试着抓住亲妹妹的手,可洪明月如遇蛇蝎般,迅速躲闪开。

    洪玉郎绝望了,他猛地一头撞向了身前的月沐白。

    月沐白却连躲闪都不躲闪,他催动着体内的精神力。

    一头足有牛犊大小的焰色蜘蛛出现了。

    它口中,喷吐出了一条条火焰蜘蛛丝,蜘蛛丝一沾上洪玉郎的身体,洪玉郎的身体就化为了一团火球。

    任凭他怎样在地上翻滚,火焰始终不熄灭。

    离火,乃是一种异火,生生不息,直至将人烧成焦炭方才罢休。

    洪玉郎的哀声,渐渐消失了,直到他化为了一堆焦炭,洪明月才缓缓转过了身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眼中迸射出了怨毒的光,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的叶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