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24章 相互吃醋

    两道颀长的身影,一前一后,飘落到了付堂主的身前。

    一人眉目冷峻,气势不凡。

    一人桀骜孤绝,惊艳四方。

    站在了一起,原本还算宽敞的小院,一下子变得逼仄了起来。

    “你不错。”

    “你也不错。”

    帝莘和奚九夜,南北而立,两人以一种钦佩的目光打量着彼此。

    方才,在穿越通道时,两人都已经发现了彼此的存在。

    这一次,两人倒是很有默契,没有再缠斗,因为他们都知道,神通池才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没有任何的话语,他们就如相互较劲般,互相比拼着,你破一个机关,我破一个阵法。

    至于那些躲藏在了暗处的九州会馆的人,压根奈何不了他们的元神分身。

    帝莘在阵法方面,承袭了凤莘的天赋。

    奚九夜在神界战场上,动晓了无数敌人的机关。

    两人竟一口气,就破除了九洲会馆里所有的机关和阵法。

    整个过程,只能用畅快淋漓来形容,换成了任何其他人,或者是只有他们两人任何其中一个单独闯通道,都会耗费比今日多得多的时间。

    阴差阳错的,帝莘就和奚九夜竟成了短暂的盟友,两人一起破除了九州会馆的阻挠。

    棋逢对手就如酒逢知己,帝莘和奚九夜,这两位都曾站在了妖界和神界巅峰的绝世强者而言,他们一度都是孤独的。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两人发现,在这世上,竟有人能和自己保持一样的步调,而且是不相上下,这种势均力敌的感觉,对于两人而言,都是全新而又深刻的。

    加之上一次交手时,只能说,两人更加意识到,对方的实力和智谋非同小可。

    帝莘也总算是明白了,自家洗妇儿以前为何会看上奚九夜,这男人,绝对是值得女人侧目的极品男人。

    不过,那仅限于他帝莘出现之前。

    一想起奚九夜曾经拥有洗妇儿最初的爱恋,哪怕是前世的,帝莘也一阵不爽,看向奚九夜的眼神,从惺惺相惜,变成了嫉妒羡慕不爽。

    奚九夜却是浑然不知帝莘内心发生的变化。

    可惜啊……道不同不相为谋,奚九夜心中暗道。

    当他们站在了彼此的对立面,加入了不同的阵营时,注定了,今日的神通池也好,他日的九洲荒狩也罢,终将只是他们厮杀死搏之地。

    直视着对方,帝莘和奚九夜沉默不语,可忽然间,两人的元神一动,几乎是同时,一起看向了不远处,从天空倾泄而下的那一道光柱。

    光柱直通地底,一口不着边际的池里,神通之力犹如烟雾般缭绕。

    帝莘和奚九夜不再迟疑,两人的元神转瞬就投入了神通池之内。

    就在两人只身进入神通池的那一瞬,五彩斑斓的神通池的上方,一道紫气氤氲飘过。

    神通池内,叶凌月和洪明月、月沐白的追逐也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时辰。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祝福之力,已经溃散的差不多了。

    在这样下去,可不成,她连寻找神通技的时间都没有。

    叶凌月暗暗心急,这时,忽听到一阵异动。

    神通池内的众人都留意到,有两股力量波动,同时进入了神通池。

    “帝莘?”

    “奚大哥?”

    帝莘和奚九夜,几乎是同时站到了各自阵营前。

    见了奚九夜,金三少就如见了救命稻草似的,急忙上前。

    “哗,你小子居然还会元神分身,快,被耽搁了,帮我找到一个合适的神通技,这阴阳怪气的神通池,本少爷才懒得多呆。”

    “帝莘,你怎么闯进来了,付老前辈他?”

    叶凌月见了帝莘,埋怨着,他怎么能一声不吭就跑了进来。

    这家伙,就是喜欢先斩后奏,看她出去了不收拾他。

    “没事,那老头挺好的,只不过被我影缝之术,定身了两个时辰,死不了。”

    帝莘见了自家洗妇儿,宠溺地笑了笑,彷若无人地拂开了洗妇儿略微有些凌乱的发丝。

    可他目光越过了叶凌月,看到了金三少等人,再看看叶凌月因为躲闪,而变得有些浑浊的呼吸,这厮的脸立马拉长了,拖了个长长的鼻音。

    “他们怎么也在?”

    “……”

    金三少这一伙人,集体脑门挂下了一道道冷汗。

    这小子,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眼中就只有自家女人一个不成,他们已经在那站了好久了。

    奚九夜抿紧了唇,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到了叶凌月的身上。

    在他捕捉到叶凌月因为帝莘的出现,变得生动了许多的眸子时,他心中微微一荡,这目光,让他很是不是滋味。

    “帝莘,那些人欺负我。”

    虽说对于帝莘不按理出牌,叶凌月有些恼,可他的出现,让叶凌月瞬间有了底气。

    帝莘斜眼看了下洪明月和月沐白,尤其是看到了洪明月那张莫名其妙和洗妇儿很相似的脸时,他就有种暴揍对方一顿的冲动。

    “帝莘,你别以为我们会怕了你。”

    月沐白对于帝莘还是有几分避讳的。

    这小子的成长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加入孤月海不过三年多,肉身成长的速度姑且不论,光是帝莘修为增长的速度,就已经让人侧目了。

    至于洪明月,她对帝莘更多的是好奇。

    她可没忘记,夕颜妖后对“帝莘”这个人也很在意。

    “打群架是吧,一起上吧。洗妇儿,你去找神通技。”

    帝莘将叶凌月往身后一藏,挑衅味十足地冲着月沐白那伙来比了个“不服,来战”的手势。

    “啧,这小子太嚣张了,奚九夜,我们几个一起上,杀了这猖狂的小子。”

    月沐白恨得牙痒痒。

    “你这是在命令我?”

    奚九夜冷眉一睃,月沐白顿觉头皮紧了紧,他差点忘记了,奚九夜不是他能差使的主。

    “我只答应了金三少,帮他抢神通技,其他事,我一概不会插手。”

    与其说奚九夜不愿意和月沐白等人为伍,还不如说,他有些排斥和那“地煞大君主”交手。

    他不愿意……真正与她为敌,本能的排斥。

    “对对对,抢神通技最紧要。”

    金三少刚看到了月沐白的“离火蛛”的神通技的厉害,这会儿眼馋的很。

    再看看四周,陆续有人都得了神通技,金三少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他得在那废材城主之前抢到神通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