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29章 两男救一女

    九洲会馆里,房屋摇晃,大量的墙壁倒塌。

    断裂的墙壁成片成片的垮塌而下,激起的尘土化为了烟雾,方圆百米之内,视野一片模糊。

    在发现神通池损毁后,付堂主第一时间,就引导了人群离开九洲会馆。

    在报了平安之后,付堂主毅然选择了返回神通池查看。

    他不顾个人安危,一定要查探清楚,神通池究竟为什么会垮塌。

    否则等到九洲会馆彻底塌陷,神通池被掩埋,到时候想再查找神通池毁坏的原因,就更难了。

    作为看守神通池大半辈子的守池人,付堂主知道一个其他人都不知道的重大秘密。

    尽管只是九洲盟所有神通池中的一个,但宣武城的这个神通池是历史最古老的,它同时也是九洲盟最重要的一个神通池,否则也不会专门让身为堂主的他看守多年。

    具体的缘由,只有九洲盟的长老会乃至付堂主本人才知道,就连陈堂主和马城主也是毫不知情。

    宣武城的这个神通池,是所有神通池中的鼻祖,它也是唯一一个,由九洲地榜第一人中原侯创立的神通池。

    当年,九洲盟在中原侯的帮助下,逼退了中原妖族入侵。

    彼时的中原侯要离开古九洲,尽管九洲盟的人极力挽留,但中原侯依旧要离开,但他为了振兴九洲盟,就在落脚的宣武城设下了一个阵法,并在那阵法里留下了一个自己的神通技。

    为了响应中原侯,当时九洲盟内的个大长老乃至盟主都纷纷响应,也留下了自己的神通技。

    而那个阵法就成了神通池的雏形,自那以后,宣武城以外的其他几大城池,也开始纷纷建立了神通池。

    许多年过去了,一代代古九洲的强者们先后进入了神通池,但是从没有人在神通池里,发现或者说获得了中原侯的神通技。

    到了后来,甚至有人说,中原侯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神通技。

    过去连付堂主都如此认为,可这一切,全因为今日这场突如其来的祸事发生了变化。

    付堂主脑中,百转千回。

    前方忽出现了两道人影,看到了那两个人影时,付堂主精神一振。

    “好小子,找的就是你们!”付堂主立时认了出来。

    就是这两个小兔崽子,早前将他禁锢了身形,两人的元神还偷偷溜进了神通池。

    付堂主猜测,神通池变成了这副鬼模样,一定和两人有关。

    却说帝莘和奚九夜两人的元神在神通池时,忽然间,神通池崩溃,两人的元神也被迫退了出来。

    两人也都留意到,叶凌月没有出来。

    情急之下,两人都是如出一辙,返回肉身,然后立刻调头来救人。

    哪知这时候,付堂主这个阴魂不撒的老头子又追了上来,帝莘和奚九夜如同没听到身后的喝声,依旧朝着神通池的方向掠去。

    “哪里去!”

    付堂主衣袖之间,飞出了两个八卦形的阵法灵器。

    “老头子,我没空陪你玩,我家洗妇儿还等着我。”

    哪知付堂主的阵法,灵光一闪,前方的帝莘就如猴子般,几个乱蹿,完美躲避开了他的阵法。

    再看一旁的奚九夜,也是提起了一口气,只见他身下闪出了一道虚影,一瞬也躲闪开了。

    眼看自己最得意的阵法,居然被两毛头小子轻轻松松给破解了,付堂主有种胸闷气短之感。

    可他一回过神来,忽地意识到。

    “等等,小子,你说你的洗妇儿是谁?难道是我家老太婆口中的月丫头?”

    付堂主回想了起来,方才疏散的人群中,的确没见到叶凌月,暗道说那个看着很狡猾的黄毛丫头,还身陷神通池中?

    这下子,付堂主也急了,也不拦着帝莘和奚九夜,随着两人,就往神通池赶去。

    赶到了院落时,地面还在不断地下沉。

    地下,显露出了一个鱼塘大小的池子里,叶凌月盘腿坐着。

    她紧闭着双眼,呼吸缓而有力,一吐一吸之间,蝶翼般的长睫微微颤动。

    她已经完全沉浸在领悟神通技“十重天”的意识之中。

    周边发生的一切,她毫无知觉。

    这时,院落的一面墙壁晃了晃,陡然砸下。

    “洗妇儿。”

    帝莘见了,双拳轰出,重重轰在了墙壁上,坚硬无比的墙石化为了碎片。

    “快带她离开。”

    周围还不断有墙石砸落,付堂主见了情形危急,也无瑕顾忌神通池,让帝莘迅速带着叶凌月离开。

    “她还在领悟。”

    帝莘凝视着叶凌月,没有挪开步伐。

    神通技不是其他武学,尤其是神通池里得到的神通技,必须迅速领悟,否则一旦领悟被打断,也就前功尽弃了。

    帝莘了解叶凌月,尽管她从未开口说过,但是叶凌月一直想变强,她不愿意落到他后头,她也不是一般的小女人,时时刻刻都躲在他的背后。

    “都什么时候了,还管这些,命都没了,还要什么神通技。”

    付堂主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却见他双臂一张,一股精神力缓缓而出,却是要强行带走帝莘和叶凌月。

    可这时,奚九夜身形一晃,阻在了付堂主的身前。

    “你小子又想干什么?”

    付堂主稀奇了,今个儿也是奇了,一个两个,都不要命了是吧?

    “不对啊,你是金三少那边的人,你难不成是想害死他俩,坐收渔翁之利?”

    奚九夜不快地皱皱眉,他一语不发,可偏自他的身上,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强大压迫感,扑面而出。

    付堂主身子僵了僵,心道自己竟被两个年纪小了自己一大截的小子给难住了。

    “我不管你们是哪一个阵营的,那小丫头老头子我是救定了,统统给我让开。”话语间,地面一阵激荡,地面骤然往下塌。

    叶凌月的身下,出现了一个窟窿,她身子一坠,眼看就要被那窟窿吞没。

    “不好。”

    付堂主心下一惊,就要上前营救,可他面前一花。

    帝莘和奚九夜同时出了手,两人一人一手,分别落在了叶凌月的左右双肩上,一下子制住了叶凌月下坠的身形。